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第836章 小严先森要带走傅渔?闹乌龙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许家慈善斋宴的事情,除却聂汐被人钉在耻辱柱上,时不时会被网友拿出来攻击,很少有人再去议论这件事。

  聂汐的事情,网友还做了一首打油诗,无非是斥责她厚颜无耻一类。

  宋风晚被推的事情,聂汐认了,证据充分,很快就移交到了司法部门。

  而整个京城此时热议的都是京许两家的婚事,傅沉婚事比他们晚,压在了临过年时。

  到底是许老身子骨不够硬朗,那日从医院出来后,一阵寒潮后,老爷子就病倒了,他身体已经不适合做手术,用了范老留下的方子滋补身体。

  过了些许日子,整个人气色倒是好了许多,只是快入冬,雨雪天增多,他腿疾频繁,有时都是吃止疼药才能入睡。

  索性整个人精神能吊起来,这也让许家能安心筹措婚礼。

  另外这边,严家人也准备回南江,临走的前一天,傅家在老宅摆了一桌酒宴,但凡在京城的傅家人都到了。

  那日余漫兮临时要去出现场,回来的时候,大家已经吃得差不多了。

  “赶紧过来坐,给你留了饭。”老太太急忙招呼她坐下,“这么冷,出什么外景?”

  “有个交通事故,挺严重的。”余漫兮脱了大衣外套。

  傅渔正坐在一侧的儿童车里,听到她的声音,立刻就咿咿呀呀叫起来。

  “你女儿还是最黏你。”孙琼华笑着打趣道,“方才睡醒后,怎么都哄不好,让斯年哄她,结果孩子哭得更惨了。”

  “他不太会哄孩子。”

  余漫兮提起这个事儿,就是一肚子火。

  她有时候比较忙,需要写稿子,或者出采访之类,就会把孩子让傅斯年帮忙照顾,他自己在电脑前忙活,就让女儿在边上干瞪着她。

  哭了就给口喝的,这是哄孩子嘛!

  她有时候倒是希望傅斯年带傅渔出去玩,要是去了工作室,最起码他那几个朋友,还是有人会哄孩子的。

  结果傅斯年带出去两次之后,就拒绝了这个提议。

  问他原因

  他说“那几个小子会抽烟,还是死宅,十天半月不洗澡的,身上臭。”

  容易熏着他女儿。

  余漫兮哭笑不得,估计他那些朋友听到这些话,怕是要哭了吧。

  她伸手将女儿抱起来,傅渔自然是黏母亲的,闻着她身上的味道就开心了。

  “先别管孩子了,吃点东西。”傅斯年从她手中接过女儿。

  余漫兮说了一些参访中遇到的趣事,聊着聊着,她发现坐在她斜对角的小严先森似乎有话要说……

  他坐在儿童椅上,一直在咬着勺子,黑亮的眼睛,一瞬不瞬盯着他。

  “你还想听?”余漫兮以为他是对自己说得话题感兴趣。

  小严先森摇摇头,认真而严肃的说道,“我明天要回家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啊,很快你姐姐结婚,还是能见到的。”

  “不是啊……”小严先森放下勺子,认真看着她,“你给妹妹收拾行李了嘛?”

  “什么收拾行李?”

  余漫兮低头吃着东西,回答得漫不经心,显然把前几天答应小严先森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
  “你之前不是答应我,让我带妹妹回家玩?我现在要走了,她也该跟我走了啊。”

  小严先森想到可以带小伙伴回家,还一脸兴奋,拿着勺子,就差开始敲碗了。

  乔艾芸和严望川对视一眼,这件事他们怎么不清楚?

  而所有傅家人都是一脸懵的。

  傅斯年则下意识抱紧了女儿,看向身侧的妻子,“你答应他这种事了?”

  “我……”余漫兮可能是一孕傻三年,怎么都想不起来有件事了。

  “就在那个晚上啊,姐姐也在的,还有那个医生阿姨……”小严先森记忆力贼好,掰着手指数着,“是你亲口答应我的。”

  宋风晚此时恍然,好像是有这么回事。

  此时所有人目光都看向了余漫兮。

  尤其是傅斯年,那表情……

  好像余漫兮已经孩子亲妈了,居然要把自己不足周岁的女儿让人带走?

  “小迟,来,吃点番茄炒蛋。”乔艾芸看余漫兮表情,也知道当时可能是玩笑话,急忙转移儿子注意力。

  小严先森低头吃着炒蛋,还不忘嘟囔着嘴说,“你别忘了帮她收拾行李啊,我们明天就走了,我们家门口有很多沙子,可好玩了,还有大海……”

  余漫兮低着头,捏着筷子戳了戳碗里的米饭,咳嗽着说了句,“小迟啊,上次你说要带妹妹回家,不是去你姐夫家?”

  “不是啊,姐夫家,我家……不是一个地方!”这点某个小家伙分得很清楚。

  傅沉低头闷笑着,看着抱紧女儿的傅斯年,他现在肯定是郁闷死了。

  “她有泳衣嘛,我可以带她下水。”小严先森没什么小伙伴,恨不能把她认为好的所有东西都给计划好了。

  傅斯年咳嗽着,低头逗弄着女儿。

  大家看小严先森兴致颇好,也没好意思直接戳破他的幻想,小孩子嘛,可能睡一觉就把事情给忘了。

  结果第二天傅沉和宋风晚送他们一家三口坐飞机离开……

  小严先森背着他蜘蛛侠的书包,一直在进站口徘徊。

  “小迟,要耽误飞机了,赶紧走吧。”乔艾芸看他如此固执,只能连哄带骗,准备把他想弄上飞机再说。

  “要等妹妹。”

  也不知他怎么会对这件事如此执着上心。

  宋风晚还想着,要不找个什么借口理由打发他?

  没想到严望川直接说了一句。

  “她不会来的!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她那么小,她爸妈怎么可能让她单独跟我们回南江?”

  “可是我听奶奶说,我小时候,你们就把我丢下过,为什么她不行?”

  严望川被怼了……

  被亲儿子怼了!

  傅沉低头,憋着笑,这可真是一物克一物啊。

  其实严老太太和他说这件事,是想告诉小严先森,他从小就是个不会给人添麻烦的好孩子,就算父母不在,也不会哭闹,结果他只记得父母把他单独留下了。

  “反正她不行,赶紧跟我走!”严望川可没什么耐心,也没那么多好脾气,拉着他就强行带着要入安检口。

  小严先生不依,某人直接弯腰,捞着他,把人掐着,提起来就往里面走。

  傅沉挑眉。

  这么强势的?

  “那我们走了,你们赶紧回去,外面挺冷的……”乔艾芸又叮嘱了宋风晚保重身体,才跟着入了安检口。

  隔着一段距离,还能听到小严先森说严望川是魔鬼!

  安检人员看到这场景,还愣了两秒,不过严望川也算名人,估摸着是他的老来子,也就笑着让他们进去了。

  后来听说,因为这件事小严先森一路上都没理严望川。

  回家之后,还搞起了自闭,回屋,就关上门不吃不喝,后来反正是饿得不行了,又自己溜出来了。

  不过宋风晚打电话过去的时候,小严先森就一直说余漫兮是骗子。

  南江那边也能收到京城这边的电视台,余漫兮入镜的时候,他指着电视说“奶奶,这个人特别坏,专骗小孩子的!”

  把严老太太逗得快笑死了。

  不过小孩子的记性总是持续不了多久,也就几天的时间,似乎就把这件事给忘了。

  而傅斯年还因为这件事说了余漫兮几次。

  无非是告诉她,千万不要答应严迟或者怀生任何事,小孩子很容易当真。

  余漫兮哪里不知道这回事,当时不是理解不够,才闹了乌龙嘛,傅斯年那语气,搞得她好像是个后妈。

  ……

  不过这一头,京家已经准备了礼物,准备去许家正式提亲。

  这点让段林白有点着急。

  以前四个人,大家都是单身狗,他也不突出,现在都有对象了,可人家不是有孩子了,就是领证在筹备婚礼,就他……

  开个车,都没驾照的。

  想挂个牌就这么难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