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第842章 艰难的迎亲,打架不打脸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岭南许家

  京家车子快逼近许家的时候,不远处的几辆警车内,有人走下来。

  这次领队的还是翟队长,上头担心这两人结亲当天会闹出什么流血事件,大佬太多,而且两家男丁壮汉太多。

  近些年关于婚闹的事情,也频频等上热搜,这两家是做不出恶俗的婚闹事情,不过危险人物太多,不得不防啊。

  大冬天的,都得赶来执勤。

  不过今天赶来凑热闹的群众也非常多,的确需要维持一下秩序,他们7点多到的,许家还给他们送了餐点和喜糖,也与他们道了声辛苦。

  “队长,我怎么觉着这气氛不太对啊。”

  “许家小爷弄板砖出来干嘛?”

  “大喜的日子,搞得这么狠?这以后结了婚,六爷也是他姐夫啊,这要是弄得不愉快,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,也不太好吧。”

  ……

  翟队长耸肩,“只要不发生肢体冲突,就没我们什么事。”

  京寒川下车之后,许尧咧嘴一笑。

  “可算是等到你了。”

  作为伴郎,段林白等人肯定是紧跟着京寒川,不像傅沉和傅斯年,那是真的站在一边看热闹的。

  “我去,这个是要干嘛?直接动手?”段林白蹙眉。

  一般迎亲,不就是撒点红包就行了嘛,怎么还动家伙了。

  京寒川抬手整理衣服的空隙,看向面前的人,“说吧,怎么才能让我进去。”

  “其实很简单,我和你之间一直没有正式较量一次,只要你赢了我,我就放你过去。”

  蒋二少长舒一口气,“幸亏不是我打架。”

  他这次来当伴郎,出门的时候,他哥说,傅三爷好心,给他买了份保险……

  蒋二少一脸懵逼,我去迎个亲,还可以那点喜糖喜烟回来,为毛要买保险?

  这许家人再可怕,大喜的日子,能干出什么事啊,现在看来,这家人真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

  “不过你得让我一只手!”许尧有自知之明,那日家里斋宴,他见识过京寒川的厉害。

  “可以,在这里?”京寒川也不客气,想速战速决。

  “后面吧,就我们两个人,摄影师傅也别跟着。”许尧说着,弯腰捡起地上的板砖,就往后侧走。

  大家好奇,不过许家人拦着,不然进去。

  外面的情况,都被一五一十传到了里面。

  许鸢飞此时正在进行补妆,顺便吃了点东西,得知自己弟弟,居然在这种时候和京寒川约架,顿时不知该说什么好了。

  这要是把他老公给打了,尤其是脸!

  她可饶不过他!

  许尧是个什么水平,许鸢飞心底是清楚的,还让京寒川让他一只手,这小子未免太欺负人了。

  她心底想着,差点就想出去了。

  “嗳,不能出去!”她刚动一下,就被身侧几个伴娘给拉住了。

  “小舅子为难一下未来姐夫,也是给你撑腰啊,最起码他以后不会随便欺负你,你着急什么啊?”

  “就是,给他一个下马威也挺好。”

  “你出去像什么话。”

  ……

  许鸢飞只能给许舜钦发信息,让他去盯着点,被大喜的日子,两人出什么意外。

  许舜钦此时正在客厅和叔伯喝茶,瞧着信息,回了一句“许尧有分寸。”

  许鸢飞哭笑不得。

  许尧肯定是准备趁着今天的事,公报私仇的,他早就想教训京寒川了,不过以前没机会啊。

  而此时的许尧和京寒川已经到了后面空地。

  京寒川伸手脱了外套,即便此时天冷,他穿得也不多,外套脱下,里面是一件黑色马甲背心,他抬手卷着袖管,神色极冷。

  寒风中,风骨料峭,只是偶尔撩着眉眼,打量着对面的人。

  那眼神……

  不凶,但是狠!

  “要不这样吧,你让我拍一下,这关我就让你过。”许尧笑着,他就是想趁机打京寒川一顿。

  毕竟今天是大喜的日子,自己又是他小舅子,不看僧面看佛面,他总不可能真的对自己下手,面子重要给的。

  京寒川不理会他,“直接来?”

  “我想给你留点面子,就给我敲一下,你还非要和我动手是吧,行啊,来吧!”

  许尧直接脱了衣服,“说好让我一只手的。”

  “记得,需要对你手下留情吗?”

  许尧一听这话就急眼了。

  这习武的人,最听不到这种话,瞧不起人还是怎么滴。

  “你放心,我不会打你的脸的,总得让你漂漂亮亮和你我姐结婚啊。”

  “那我也不打你的脸。”

  京寒川这话实在挑衅。

  许尧咬了咬牙,也不客气,直接冲着他就挥拳过去。

  ……

  外面的京许两家人,两大帮子人,加起来都有两百口了,已经蹲在一起抽烟晒太阳了。

  “来,抽根烟。”说话的是京家人。

  “不用。”许家人一开始还绷着。

  “以后都是一家人,不用这么客气,反正也没什么事。”

  许家人心想,也是这个理儿。

  翟队长一群人,还思量着,这两拨人凑到一起,就算不打架,也总得放个狠话,耀武扬威一番吧。

  可是什么都没发生,凑到一起抽烟侃大山了。

  外面太冷,傅沉直接钻进了车里,段林白几个人紧跟着上去。

  “嗳,虽说最后明面儿上肯定是寒川赢,不过你们猜,最后谁才是那个赢家?”段林白一脸兴奋,这模样,显然是想下注赌一局了。

  京寒川是新郎,就算许尧赢了,面儿上也说他输了,然后让他通过的。

  傅沉挑眉“寒川。”

  “你就这么肯定?那小子可拿了个板砖进去啊。”

  “这日子,他还敢砸破寒川的脑袋?”傅沉轻哂。

  “这倒也是,唬人而已。”

  在车内无聊,段林白再次把目标对准了蒋二少。

  “大哥,你干嘛这么看着我?”蒋二少后颈凉飕飕的。

  “你哥的事,八卦一下呗,我真的好奇。”

  有些事,这个瘾一旦被吊了起来,要是不问出个所有人,就无法消解。

  “你怎么又……”蒋二少最近一直躲着段林白,就是怕他又扯到这件事。

  “好奇啊,反正你哥又不在,随便聊聊。”

  “您看三爷他们就不感兴趣,您就不能学学人家?”蒋二少其实很想说,他憋得也要炸了,可是没办法,不能出卖自己大哥啊。

  傅沉“其实你想说,我也是勉为其难,可以听一下的。”

  傅斯年“正好可以打发时间。”

  蒋二少你们这都是什么魔鬼。

  几人无聊,拿蒋奕晗打趣而已,也不会真的逼着他说什么。

  ……

  几人说话间,两人已经从里面走了出来,明面儿上看,好像都没什么异常,京寒川抬手整理着领带,招呼傅沉等人往里面走。

  “赢了?”段林白凑过去就想问个结果。

  京寒川没说话。

  而此时众人注意到

  许家小爷这腿……

  怎么瘸了!

  许尧算是恨透京寒川了p哦,大喜的日子,你特么是要把我打残吗?

  不过京寒川最后也说了“我没打脸。”

  确实没打脸,就是差点把我的腿给打折了。

  “您没事吧?”许家人过去查看他的情况。

  “我能有什么事,好得很!”

  好你个京寒川,还和我说,不想拖延时间,速战速决?

  丫的,敢情之前那些过招,就是在耍我玩呢。

  京寒川朝着屋里走,中间又遇到了七大姑八大姨挡路,还有许多小朋友,此时大家才觉着盛爱颐真的有先见之明,之前还觉得红包封得太多,此时看来……

  简直明智。

  傅沉趁着机会问了京寒川一句“刚才没受伤吧。”

  “小孩子闹着玩而已,就是裤腿有点脏了。”

  许尧若是听到这话,怕是想死了。

  为了今天的决斗,他真的很认真在准备,谁和他闹着玩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