京寒川和许鸢飞度蜜月回来的时候,京城已入隆冬。

  北风吹,满城凉。

  由于即将进入寒假,宋风晚最近几乎都泡在画室,准备期末设计作业,到了大三,纯粹背书考试的科目很少,都是论文和需要绘图的。

  天冷,她干脆一整天都缩在画室里,若不是怀孕久坐对孩子不好,她怕是一天都不会挪一下窝。

  她和傅沉婚礼,在农历腊月26,已经是接近过年,不过筹备阶段,总是耗时耗力,她也操持不来,所以基本都是傅沉把控的。

  关于婚礼请柬,还有喜糖礼盒设计,则是宋风晚自己勾画设计,成品也不错,配上傅沉一手瘦金体的小字,光是这设计和心意,都能珍藏了。

  京寒川那日到云锦首府的时候,正逢傅沉在写请柬。

  手边摆了盘冻柿子,青铜镂花香炉,青烟袅袅。

  一侧还放着一段《贵妃醉酒》的京戏。

  “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?”傅沉听着脚步声,就能分辨出是谁了。

  “去了许家一趟,顺路来看你。”

  京寒川手指在一侧的冻柿子上摩挲着,还特意选了一个颜色最好看的,在手中掂量着。

  傅沉将写好的请柬放在一侧晾干,因为都是用墨水钢笔写得字,担心摞在一起糊掉,“你是去医院了吧。”

  京寒川捏着柿子的手,稍微收紧。

  “你身上有股子医院味。”

  “许爷带你去检查身体了?”

  京寒川靠在椅子上,手指轻轻摩挲着柿子,没作声。

  其实今天一大早,京寒川和许鸢飞就到了许家。

  两人蜜月回来,已有半月,许爷的意思是,让两人回家吃个饭,他们自然也没多想,还带了不少东西回去。

  他们婚后并没住在京家,而是搬到了京寒川原先就准备的婚房里。

  新婚燕尔,两人难免腻歪缠绵些,有时甚至睡到午后才起,和父母长辈同住,肯定不方便,平素京许两家也不太管两人生活,只让他们逢周末,到各家吃饭。

  许鸢飞继续经营着甜品店,京寒川除却在店内陪她,就是在家养了一点多肉绿植,不过他最近一直在看一些投资。

  婚后要养老婆,肯定不能和以前一样佛系了。

  两人搬到一起住的时候,京寒川就把自己的存款积蓄上交了,许鸢飞当天晚上……

  蹲在床上数钱,有种嫁了个富豪的感觉。

  他们的小日子,怡然自乐,可是两家人都很着急。

  现在不少人都是结婚后,很快就怀孕,距离这两人发生关系,也有半年久了,怎么许鸢飞的肚子半点动静没有。

  所以许正风将两人叫回去,开门见山说道

  “我咨询过范老,他给我推荐了一个很好的中医大夫,我带你们去看看,拿点药调理一下。”

  京寒川和许鸢飞对视一眼!

  调理什么?

  “爸,他们身体又没问题,喝什么药啊!是药三分毒!”

  “你懂个屁,你看你姐这么瘦,肯定是体虚,需要好好补补。”

  许尧愕然,他姐体虚?

  您在逗我嘛!

  他姐就是个女人,这要是男的,以她的身手,都能上山打虎了,补个鬼啊。

  “爸,不用了吧,生孩子这事儿还是顺其自然比较好。”许鸢飞早知道父亲叫他们回来是为了这件事,肯定不会带着京寒川过来。

  真是尴尬。

  “那你俩怎么大半年没动静?”许正风自然不会怀疑自己女儿,目光一直在京寒川身上乱窜。

  许舜钦坐在一侧,幽幽说了一句“想给这个老医生看病不同意,二叔让人熬夜排队拿的号,别辜负他的一片心意,就算没什么事,去看看,拿点药调理一下总是好的。”

  京寒川悻悻笑着。

  他饶是不想去,也不可能公开违逆岳父,只能跟着一起去了。

  毕竟是中药馆,进去之后,一股浓厚的药材味扑面而来,京寒川身上不想沾点也是难的。

  而结果证明,他们两个人身体都很好。

  医生也说了,“要孩子这种事,急不得,有时候,越是想要,越急,越是求之不得,得放宽心。”

  不过既然去了,总得拿点药回来的。

  好在现在的中医馆都很方便,可以帮忙熬药,他们封装好,隔日来取就行。

  回去的路上,许正风一直叹着气。

  “你们两个人是不是做什么措施了?所以一直怀不上?”

  他视线凌厉得在两人身上来回扫射。

  “没有。”许鸢飞尴尬笑着。

  他们以前确实会做措施,因为当时许家很乱,要是再来个孩子,怕又是一阵兵荒马乱,不过婚礼之后,就真的认真在造孩子。

  双方家里都希望,而且许鸢飞看到余漫兮和汤景瓷的两个小宝贝,心底也痒痒的。

  甚至查了不少资料,比如说什么时间女人容易受孕一类。

  不过结果却不如人意。

  许正风叹了口气,“你看人家傅沉和晚晚,速度过快,这过了年啊,肚子大起来,时间就过得很快啦。”

  “别等人家孩子出生,你俩还没动静。”

  “你俩是不是要多和他们接触一下,或者多去傅斯年家里走走,涨涨孕气。”

  许鸢飞哭笑不得,我的亲爹,涨涨孕气这种词你是在哪里学的。

  “我看傅家那两个,动作就真的快,寒川啊,要不你去取取经?”

  京寒川怔了下,他并没答应……

  不过许正风让人把车开到了云锦首府,直接让他滚下车了。

  “爸?”许鸢飞诧异,她以为自己父亲是开玩笑的,怎么可能真的让自己老公半路下车,没想到他这么认真。

  “关于抱外孙这件事,我是认真的。”

  这才导致,此时京寒川出现在傅沉这里。

  这两人太熟,傅沉看他略显尴尬的神情,似乎就猜到了一些。

  京寒川咳嗽着,拿着傅沉的请柬打量起来,封面是宋风晚按照她和傅沉为原型绘制的古风图,非常喜庆。

  “小嫂子很厉害,请柬非常漂亮。”

  “这个都能珍藏了吧。”

  “严先生一家什么时候上京?”严望川与京许两家都没关系,而乔家有人代表过来,所以京寒川结婚,严望川一家并未北上。

  ……

  傅沉原本还在低头写请柬,忽然搁下笔,“寒川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你今天话有点密。”

  “有吗?”

  “你到底来我们家干嘛的?”傅沉靠在椅子上,敛着眉眼,扯了佛珠摩挲着,好整以暇,就看着他演戏。

  他本就猜到了一些端倪,偏生某人过来时,还各种反常,自然更加坚定他心底所想。

  “刚去了医院,跑来我家?你是想问我什么?”

  京寒川无奈要投诉,“是爸让我来的。”

  这里指的爸肯定是许正风了。

  “取经?”傅沉直。

  京寒川点头,其实他们兄弟之间,也无所谓面子问题,他过来,不过是做做样子,也好回去和许正风交差罢了。

  “你想要孩子吗?”傅沉询问。

  “都可以。”

  京寒川本身不是很排斥小孩,结了婚,能有个属于两人的孩子,自然也是不错的。

  “想不想知道怎么才能怀孕?”

  京寒川挑眉,“难不成你还真的有什么秘诀不成?”

  他最近翻阅了不少资料书籍,造人这种事,真的不是你想要就能有的,有些时候真是不想要偏来了,想要的,却往往求而不得。

  不少人和他说,有什么生孩子的妙方,甚至有人保证,吃了他的东西,许鸢飞保证三年抱俩,还信誓旦旦说肯定能一举得男一类。

  他觉着是胡乱语,只是听之任之,完全没放在心上,不过傅沉若是有什么诀窍,应该可以听一下。

  就在他满心期待,等着傅沉开口时。

  他只说了三个字!

  “多努力!”

  京寒川当即脸就黑透了。

  这人是故意拿他开涮啊,他低头,咬一口柿子。

  挑来选去,居然是个有点涩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