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858 晚晚乱点鸳鸯谱【番外征集】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傅沉与宋风晚婚礼后半场,两人挨桌敬了酒,考虑到宋风晚的身体,自然是不会让她喝,所以火力全部集中到了傅沉身上。

  只是某人本身酒量也一般,除却伴郎挡了些酒,两个侄子一个都没逃过。

  傅斯年腹黑,总能想着法子躲一点,傅聿修就比较惨了,跟着敬了三四桌,已经有些飘飘然了。

  有几个亲戚扶他去酒店楼上客房休息,今天傅沉在楼上开了不少房间,不少亲友晚上都是住在这里的,尤其是一些男宾,闹得更厉害。

  傅聿修都没到床边,就跑进洗手间吐了起来。

  “他怎么把自己喝成这样?”

  “你说他是不是对三爷的小妻子还存着什么幻想,受刺激了?”

  “不懂,不过也是够惨的,前任未婚妻结婚,他还帮忙挡酒。”

  ……

  傅聿修脑袋是有点昏沉,却不至于醉得不省人事,他很想告诉这些人,他有女朋友,他压根没受刺激,只是浑身无力,最后若不是外面几人扶他到床边,怕是要抱着马桶睡觉了。

  傅沉挨桌敬了酒之后,就被乔西延扯到了一边,他本来全无醉态,可是乔望北这波人哪里能轻饶了他,刚坐下就被灌了不少白酒。

  宋风晚想阻止的,不过此时有宾客已经准备离开,她起身去送别客人。

  就没管傅沉。

  蒋家兄弟离开得较早。

  “这么快就走了?”宋风晚此时穿着正红色的礼服,衣服贴身合寸,她身材算不到是火辣那种,却也玲珑有致,蓬软的卷发落在耳边,妩媚动人。

  “实在抱歉,今晚太忙了,也顾不上招呼你们。”

  自从蒋端砚当众揭开了聂汐装残的事情,宋风晚对他们兄弟就极有好感。

  本身蒋二少这种二愣子……

  还是需要关爱的。

  毕竟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关爱智障儿童,人人有责。

  “没关系,恭喜。”蒋端砚仍旧是一副绅士斯文的做派。

  “我送你们出去。”

  宋风晚并没将两人送出门口,只是出了宴客厅而已。

  当两人抵达门口时,隔着很远就看到裹着黑色羽绒服的人,有些人,似乎单凭背影就能认得出来,况且她怀里还紧紧抱着捧花,左顾右盼,似乎是在等车。

  兄弟俩到门口的时候,蒋二少心底暗恨

  真是孽缘啊!

  她不是走了十多分钟,怎么还在门口。

  此时外面飘了雪,似乎已经下了有段时间,建筑物上已经蒙了层白白的雪絮,此时有酒店经理出门给两人送了一把伞。

  这经理也是看人行事的,就算三爷大婚,来了不少人,有权贵,自然也有寻常人,那姑娘是生面孔,自然没多关注。

  而蒋家兄弟现在是京城的名人,蒋端砚得了许老提携,加上三爷与之交好,蒋家已经一跃而起,自然轻慢不得。

  “我去,怎么下雪了。”蒋二少自顾自说着,却控制不住自己,眼睛往一侧瞄。

  她低头时不时查看手机,似乎是叫了车的。

  京城这地方道路拥堵,你喊个出租车,他如果被堵到半道,真能等得你怀疑人生,况且今天还下雪,估计城区各道路还在限速限流。

  他犹豫着,要不要邀请她上车,或者送她回家的时候,蒋端砚开口了。

  “你去开车。”

  蒋二少应了声,准备拿伞往外走,这经理送的一把伞就被自家大哥给抢了去。

  倒不是经理小气只给一把,而是不少伞都被借走了。

  蒋二少只能冒着雪冲到了停车场。

  边上的姑娘,一直低头看着手机,雪似乎是往酒店房檐下吹的,时不时就落在她手机上,她伸出手擦着屏幕,指头已冻得通红。

  然后她感觉到有人朝她走来,她强忍着心底那股异样的感觉,没动。

  那人与她之间还隔了一人距离,没再动,只是撑开的伞,倾斜过来,帮她挡去了大部分风雪。

  蒋二少开车过来时,看到这一幕,也是懵逼的。

  你丫再装!

  你敢不敢直接过去。

  不过此时有辆出租车忽然驶来,停在酒店门口,那姑娘二话不说,直接钻进了雪里,蒋端砚抓紧伞柄,朝着自家车子而去。

  蒋二少摸不惯自家大哥的车,很自然的把驾驶位让开,车子徐徐驶出酒店,因为要过横杆,前面有车,所以行驶得非常慢。

  “哥,这么晚了,她一个人回去安全吗?”

  “最近这些顺风车啊,出租车,总是出新闻,什么夜深女孩子被杀人抛尸神马的。”

  “我觉得……”

  蒋二少话没说完,就感觉到身侧一道凌厉的视线射来,吓得他脖子一缩。

  “我就是随口胡说的,呵呵——”

  “我们回家吧,我还约了十点找许尧打游戏。”

  可是蒋二少低估了某人……

  因为车子一直跟着那辆出租,直至车子将人送到了某个酒店,看着她钻到酒店里,才驱车离开。

  此时已经过了夜里十点,蒋二少接到许尧电话,就是被他一顿臭骂!

  “我真没想到,你技术不怎么样,人品也不好,约好十点,你居然把我给鸽了?”

  “这不下雪,路上堵车嘛!”蒋二少头疼不已。

  再说了,大家都是小菜鸡,你有什么资格质疑我?还上升到人品了。

  不过蒋二今天也是放了他鸽子,被骂两句,干脆装死了。

  不过他余光瞥了眼身侧的人。

  脸好黑啊。

  因为今天到了最后,还是不少人找她要了联系方式,有几个还是宋风晚介绍的。

  宋风晚不懂这些,甚至还把严少臣给拽过去了,因为严少臣觉着那姑娘长得漂亮,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为原则,就来询问能不能交换联系方式。

  新娘的面子总是要给的。

  然后严少臣居然就在他们那桌坐下了。

  当时很多人都去别桌推杯换盏,一桌子留了不小空位,最后也是严少臣把人送出去的,具体发生了什么,谁都不清楚。

  “奕晗。”

  “哥!”蒋二少浑身激灵一下。

  “宋风晚还是你女神吗?”

  “啊?”蒋二少不知怎么回答了,他此刻回答是,怕是要被扔下车的,而此时车子正在过大桥,他该不会是想把踹下河吧。

  求生本能。

  他摇着头,“不啊,不是,她都结婚了,呵呵——”

  “你觉得那个严少臣如何?”

  “严少臣是谁?有这个人吗?我怎么不记得了?可能是太大众化了,所以没印象……”蒋二少努力保持着微笑。

  婚礼嘉宾都走得差不多了,乔望北还拖着傅沉在喝酒,宋风晚不能陪他们熬夜,加上一整天忙碌,已经撑不住了。

  到了酒店楼上开好的房间,里面也是被布置的一片喜色,床上还有花生红枣一类坚果。

  乔艾芸帮她收拾了一下屋子,又陪她聊了会儿才离开。

  傅沉回屋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了,身子太倦,都没洗澡,就上床,准备先搂着宋风晚亲两下,这刚掀开被子,就傻眼了。

  严迟为什么在这里!

  而且小家伙只穿了条小内内,小肚皮吃得圆滚滚的,四仰八叉钻在被子里。

  “你回来了?”宋风晚看他醉得不轻,起身帮他脱衣服。

  “他怎么在这里?”

  “他非要过来,而且我妈担心你今晚是回不来了,也就没把他抱走,六爷、林白他们都走了?”

  “没有,在另一屋子里打牌。”

  众人难得相聚,加上也要过年了,基本都放了假,隔天无事,打牌唱歌的,就各自约了起来。

  “舅舅和表哥给你灌了多少酒?你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  “其实也没灌多少。”

  宋风晚看他说话还算清醒,真以为没喝多少,结果他紧接着来了一句。

  “就吐了两次。”

  傅沉没吃什么东西,酒水吐完了,整个人自然就醒了。

  宋风晚深吸一口气,这群人怕是疯了。

  “你一个人能洗澡吗?”

  傅沉拉着她的亲了几下,就钻进了浴室。

  宋风晚没睡觉,靠在床边,又看了遍今天拍摄的视频,因为录像会在婚礼现场播放,所以剪辑师很快就剪好了画面。

  当她看到傅沉坐着儿童小凳子,捧着石头在雕琢的时候,还是忍不住笑出声。

  反复看着录像,嘴角不自觉勾起。

  当她看了两三遍后,发现傅沉还没过来,忍不住下床查看,发现他压根没洗澡,居然靠在浴缸边睡着了,她一时也没叫醒他,蹲在边上安静看着。

  嘴角扬着,凑过去啄了两口。

  某人都没清醒。

  宋风晚恶趣味的拿着手机,拍了几张照。

  原本想着拍他几张囧照,只是画面出来,颇有种美男出浴的感觉,有种禁欲的诱惑。

  这照片……

  可以珍藏。

  “三哥……”宋风晚晃着他,某人没醒。

  她干脆伸手,又是揉脸,又是捏鼻子,玩得不亦乐乎。

  可能初见傅沉时,她怎么都没想过,自己有一天会对他这般肆意妄为吧。

  正当她玩得开心时,傅沉忽然就醒了,瞳孔颜色很深,也没说话,凑过去就把她挤到了浴室最角落……

  若不是她一直喊着孩子、孩子,今晚怕是走不出浴室了。

  当她回去时,衣服都湿透了,只能到另一个卧室换了衣服,等她回房的时候,傅沉已经靠在床边睡着了,连头发都没擦干,小严先森不知怎么爬到他身上,紧紧抱着他。

  宋风晚忍不住笑出声,下意识摸了摸肚子,或许很快,这一幕会经常出现在家里吧。

  可是事实告诉他,某对父子,真的很不合!

  隔天早上,傅沉醒来的时候,已经快正午,卧室并没人。

  当他出去的时候,小严先森正坐在客厅,一板一眼看着动画片,“姐姐,姐夫起来啦!”

  宋风晚从一侧出来,显然是在收拾东西,因为下午就要回家了,昨天忙得不可开交,屋子也是乱糟糟的。

  “你去收拾一下,待会儿下楼吃饭。”

  傅沉点着头,深深看了眼小严先森。

  新婚之夜,搂着自家小舅子睡觉?这叫什么事儿。

  当两人到楼下的时候,傅家人与严家、乔家人开了个大的包厢,坐在一处,就等他们过来了,不过昨天的确忙得太晚,傅沉迟一点到场,也没人多说什么。

  “人齐了,吃饭吧。”傅老开口。

  傅沉环顾一圈,“少臣还没来?”

  严少臣是陪着严老太太一起的,虽说不是本家人,却也和一家人没两样,平素各种活动,他都是参加的。

  “出去约会啦!”严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,“这还得多亏晚晚,要是他俩成了,晚晚啊,你就是大媒人。”

  “你撮合了他和谁?”傅沉漫不经心询问。

  “就昨天接了捧花的那姑娘。”

  傅沉差点被一口浓茶呛着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我怎么了?”宋风晚笑道,“就连爸妈都说合适。”他指着一侧的傅家二老,昨晚就改了口,虽然第一次叫爸妈有些生分,其实习惯了,也就没什么了。

  傅老笑着,“是不错,两人很般配。”

  傅沉扯着嘴角,“你可真有眼光。”

  “大家都这么说。”

  宋风晚笑靥如花……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今天暂时就三更哈,不过字数不少哒,前面两更已经有一万字啦。

  明天傅宝宝就可以出生啦,三爷真的要开始奶孩子了。

  大家都看得出来,正文已经在收尾了~

  番外征集

  大家有想看的,直接留给我吧,蒋大少的故事正文写个引子,具体不会写哒。

  收集留后,我就开始构思情节啦。

  目前呼声最高的人选是蒋大少、许家哥哥和傅宝宝们的……

  小严先森没人想看我,好吧,我懂了……

  我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