产房内

  一群医护人员,包括助产士围着她,宋风晚整个人像是从水中被捞起来一般,她怀孕过程中,除却前面孕吐期间遭了点罪,都是比较顺遂的。

  都说生孩子的阵痛厉害,可没亲自感受一番,各种滋味是没法体会的,宋风晚饶是再想象,也觉不出会这么疼。

  饶是之前蓄了力,此时也疼得去了半条命。

  她可以很明显感觉到自己周身的力气,被一点点抽干,可是孩子却好像没什么动静。

  都说顺产对孩子好,加上她这胎很稳,所以第一方案自然是顺产。

  只是时间久了,孩子没动静,医生也在酌情考虑,是不是要剖腹。

  “傅夫人,现在情况是这样的,这孩子确实有点大,所以”医生想和宋风晚沟通了下。

  “到那个地步了”

  宋风晚嗓子干哑得说话都困难,她早上没吃什么东西,方才吃了点巧克力,可已经有点力竭的迹象。

  “还没有,不过我们要出去和三爷商量一下。”

  宋风晚咬着牙,没作声。

  众人也听着产房内动静越来越小,这心头都浮上一丝不好的预感,很快有医生推门出来,拿着手术知情书,先让傅沉签字,待会儿一旦顺产不成,他们就必须立刻进行剖腹产手术。

  “她现在情况怎么样”傅沉可能这辈子都没如此紧张过。

  因为他帮不上忙,只能干着急。

  “还行,不过孩子有点大,就是担心顺产困难。”

  “我能进去陪她吗”

  傅沉坐在这里,完全静不下心。

  什么静心咒,清心诀,都是什么玩意,他是半点都想不起来了。

  “您还在外面等着吧。”医生和宋风晚提过这个建议,可能三爷进来,能给她鼓励,被她否决了。

  她想都不用想,也知道自己此时多难看,不想让傅沉看到。

  “那麻烦您了。”傅沉郑重拜托。

  “您安心。”

  医生得到他的签字,匆忙往里走。

  此时的宋风晚手指抓着床单,若非指甲修剪得干净,怕是已经刺透了床单,满脸是汗,急促喘息后,只能咬牙用力,头发贴在脸上,脑子已经有些混混沌沌了。

  完全是凭本能,机械性得跟着助产士的话在用力。

  “再用点力,好像看到头了。”

  宋风晚急促喘息着,再度调整呼吸。

  产房外,一群人在焦躁等待,原本很多人都在等着,不过时间过长,不少人都有自己的事,都陆续离开了,比如许佳木医院事情忙,同事只能顶几个小时,没待到中午就提前离开。

  “小渔人呢”傅斯年一回头,发现自己女儿,当时一颗心都悬到了嗓子眼。

  “小渔不是”余漫兮正在安抚焦躁的老太太,傅渔一直很乖的坐在边上,她就没多在意,这一扭头,人没了,也是当即慌了神。

  “小迟”乔艾芸几乎是下意识寻找自己儿子,发现

  他也没了

  “赶紧找啊”老太太一拍大腿,“两个孩子怎么都没了”

  当时所有人心思都在宋风晚身上,将两个孩子安置在椅子上,就让两人自己玩了,谁曾想人会没了。

  “十方,千江,你俩也没看到”傅斯年看向守在一侧的两人。

  十方摇头,方才傅沉佛珠断了,两人在忙着收拾,毕竟在医院里,患者多,要是谁踩到磕了绊着,定然摔得不轻。

  “赶紧去找”老太太也是急得来回转。

  医生说签剖腹产的同意书,就意味着顺产并不顺利,老太太本就心焦,这小曾孙女和严迟还没了,又是一颗心吊了起来。

  傅斯年、严望川以

  及千江等人,立刻四散出去找人。

  中午的医院,人员很杂,而且医院非常大,病房办公室,都有不少,两人要是躲在哪里,或者被人藏了,真的不好找。

  傅斯年在附近找了一圈,没寻到人,最后跑到了监控室,原打算让保安查一下,有没有两个孩子出入大门。

  一听说丢了孩子,保安也上了心,不过宋风晚即将临产的消息,传到了媒体耳朵里,八点多,外面就守了不少记者,傅斯年干脆去他们那里打听。

  记者都说没看到。

  因为傅渔经常跟着余漫兮出入电台,记者对她长相还是很熟的,听说孩子没了,意识到是个大新闻,但事情没落实前,没人敢随便报道。

  “谢谢,如果你们有看到她,随时联系我。”

  傅斯年给记者发了名片,就往医院跑。

  保安也在调取医院里面的监控,可是这监控不是全方位覆盖,漫天撒网找两个孩子,也确实困难。

  傅沉在产房外也实在坐不住,出去找了会儿两个小家伙,最后去了医院超市,买了包烟。

  医院里面禁烟,不过也设立了吸烟区,傅沉抽过烟,毕竟是男人,到了一定年纪,喝酒抽烟总是学过的,只是没瘾,加上信佛后就戒了。

  此时也是实在烦躁,到了吸烟区,才发现,没买打火机,他无奈着,手指捏紧烟盒,手背上青筋微微乍起,从窗口吹来的夏风

  湿热得让人烦躁。

  他捏着烟盒,在窗口踱步,准备扔了烟,会产房外,忽然瞥见躲在角落的两个小身影。

  “你一颗,我一颗”两个小家伙蹲在地上,正在分糖。

  “吃”傅渔指着糖。

  “我剥给你。”小严先森用牙咬开糖衣,把糖塞到她嘴里,“好不好吃”

  傅渔咯咯笑着,似乎非常满足。

  “严迟”傅沉开口,两人都站了起来。

  “姐夫。”

  “你俩在干嘛”

  严迟抓起地上糖,就往傅渔口袋里面塞,“吃糖啊。”

  傅沉立刻拿出手机给傅斯年和严望川打电话,“人找到了,我马上带他们回去。”

  傅沉抱着傅渔,让小严先森跟在屁股后面,很快回到了产房门口,众人看到两人安然无恙,方才长舒一口气,余漫兮眼睛都急红了。

  “你们去哪儿了啊。”乔艾芸一看就知道,肯定是自己儿子干得好事,傅渔还小,什么都不懂,小严先森是压根闲不住的。

  “我带她去买糖吃,我和你们说过了。”小严先森看着众人围着自己,一脸严肃,还觉得莫名其妙。

  “你和谁说的”傅斯年抱着女儿,还仔细检查了一番,好像和小严先森出去一趟,会少块肉一般。

  “我也和您打了招呼,您同意了。”

  “我”

  傅斯年是一点都不记得了。

  “是你们说,让我照顾好她的。”小严先森说得非常严肃,他毕竟大一些,两个孩子在一起玩,乔艾芸自然会这么叮嘱。

  可是也没让他趁着兵荒马乱,直接把人带走啊。

  乔艾芸心底是又气又急,却没半点办法,因为他打过招呼,众人没注意罢了,也不好过分苛责。

  “人找到就好,斯年,漫兮,你们先带两个孩子出去吃点东西,这都中午了,不能饿着孩子。”老太太直接开口。

  当时乱哄哄的,小严先森估计是打了招呼,只是没人在意,和孩子争论这些完全没意义。

  “嗯。”总之孩子没事,傅斯年还是宽了心。

  “艾芸,你们两口子也去吃点东西吧。”老太太是半点胃口都没有,傅老坐在一侧,也是一脸凝重。

  “没事,再等等。”乔艾

  芸哪里来的心思吃东西啊。

  最后还是傅斯年夫妇带着两个小家伙去吃饭。

  小严先森已经非常会察观色了,毕竟有个面无表情,喜怒无常的父亲,所以他很快就察觉到,对面这个人对自己非常有敌意。

  他低头吃着鸡腿,完全无视他。

  “行了,你别看他了,赶紧吃饭。”余漫兮催着傅斯年。

  老盯着一个孩子看什么,故意严迟的确和他说了,自己没在意,此时却把过错都推给孩子,可没这么当大人的。

  “没什么胃口。”傅斯年担惊受怕这么久,生怕女儿被人拐走了,哪里来的心思吃东西。

  “哪里去打包点东西带回去,爷爷奶奶都没吃。”余漫兮抱着女儿,正专心给他喂饭。

  傅斯年是一直盯着小严先森,可是这孩子出奇的淡定,稳如泰山,压根不在意他。

  啃了一个鸡腿,还慢条斯理的嘬了下手指头。

  这个鸡腿

  特别美味

  傅斯年无奈真不愧是三叔的小舅子,面对他,还能这么淡定

  其实他压根不知道,小严先森经常被自己父亲盯着,因为他经常惹祸,严望川看他颇不顺眼,不过严老太太直接说了“你都这把岁数了,才得了个孩子,你还想打他你怎么想的”

  就和寻常老人家一样,严老太太是有点溺爱孙子的,这也导致,严望川只能用眼神“射杀”他。

  他此时面对傅斯年,自然是一个淡定。

  毕竟傅斯年,是不敢碰他一只手指头的。

  这让傅斯年很是憋屈,只能扭头和自己女儿说,以后不要和他一起玩。

  傅渔此时嘴里还吃着小严先森买的糖,一侧小脸撑得鼓鼓的,漫不经心的点头,心底想着,还是想和他一起玩的。

  毕竟有好吃的。

  当几人回去后,即便打包了饭菜,也是没人动几口,而宋风晚进产房也已经过了一个上午。

  约莫是下午两点多,天气最炎热的时候,产房里忽然传来孩子的啼哭声,就连此时窗外的蝉鸣,都不觉得那般让人烦躁了。

  “生了生了”老太太激动地站起来,傅老一直紧握的手,也方才松弛开。

  傅沉原本斜靠在墙边,听着哭声,眼眶微微发热,可能从知道宋风晚怀孕,到孕期这么久,傅沉都没和此刻这般激动过,他深吸一口气,将情绪强压下去。

  很快就有医生出来通知,“恭喜,母子平安,稍等一下,马上他们就出来了。”

  傅沉点着头,“谢谢。”

  “是男孩啊。”乔艾芸一脸欣喜,其实对她来说,男女都是无所谓的,只要宋风晚平安无事就行。

  只是傅老叹了口气

  看样子他这辈子就是没有孙女的命了,各家都是小子,哎

  “大喜的日子,你唉声叹气做什么”老太太蹙眉,一脸不悦。

  “我是松了口气,没叹气。”傅老自然不会说,自己此时希冀着,宋风晚这胎会给他生个小孙女。

  可惜了

  孩子是先被抱出来的,傅沉这个做父亲的,压根没机会上手,孩子先落在了老太太怀里,等几个长辈传阅完毕,乔艾芸才招呼着,让他抱抱孩子

  傅沉手心很热,甚至有些出汗,他不着痕迹的擦拭了手汗,伸手接过孩子,这算是他第一眼,十分清晰得打量着自己儿子。

  满脑子就两个字

  好丑

  皱皱巴巴不说,五官全部挤在一起。

  “孩子非常健康,恭喜三爷。”护士笑着站在一侧。

  “这个是我的孩子”傅沉脱口而出。

  为什么比乔执初出生的时候,还丑。

  他真觉得,

  乔执初出生的时候,已经丑出了一个高度,现在才知道,还有更咳咳,那什么的存在。

  “肯定的啊,这不是您的孩子是谁的啊。”护士笑道。

  而且今天产房内只有宋风晚一个孕妇。

  “可是”傅沉眯着眼,以前上课学过抱孩子,他搂着傅宝宝,也算驾轻就熟,“他这,真的是晚晚生的”

  一开始问,护士只是一笑而过,可再度发问,就让她有些不满了,“傅三爷,您这话是什么意思今天就您夫人一个产妇。”

  “您也看到了,整个产房外,就你们一家子人,除却她,没人在生孩子。”

  “况且,您这话说得,好像我们医院做了什么什么意思啊”

  一而再再而三确认,护士真的气得要吼他了,哪有这么做父亲的,谁家看到孩子不是欣喜若狂,就他一直在问,是不是他的孩子

  难不成他们还能找个孩子,给他来个狸猫换太子

  真不知道质疑谁

  “你别听他胡说,他就是太激动了,请问我的小儿媳什么时候出来啊。”老太太干瞪了傅沉一样,这小子都在胡扯些什么啊。

  “应该快了。”护士说着就去里面看了看情况。

  宋风晚此时已经全身无力,最后还是顺产生了孩子,此时整个人都是气虚脱力状态。

  “老三,你在胡扯什么啊”护士离开,老太太才冷哼着冲他说道。

  “我只是觉得这孩子长得不像我和晚晚。”

  傅沉拧眉,不仅不像,还

  巨丑

  “我觉得挺像的啊。”老太太盯着孩子,都不敢伸手多碰他,“你看着眉眼和晚晚多像,还有这鼻子,这小嘴,和你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”

  傅沉惊了

  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她到底从哪里看出来的。

  “我觉得挺像的,尤其是这嘴巴,和傅沉特像。”乔艾芸也加入了夸夸群。

  严望川没抱孩子,就是站在边上看了几眼,又盯着傅沉看了一会儿

  说真的

  刚出生的孩子,都是皱皱巴巴,像个小糟老头,真的看不清五官,说他和傅沉亦或是宋风晚多像,那是真的分辨不出。

  这两个人

  完全就是在胡说八道

  傅沉已经凌乱了,就这小丑东西,还和自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

  知子莫若母,老太太似乎察觉到了傅沉的想法,“老三,你是不是觉得他不好看”

  “没有。”傅沉立刻否认,就他妈此时的状态,已经被喜悦蒙了眼,觉得这孩子是个美男子,估计自己说嫌弃,会被炮轰。

  “其实”老太太眯着眼,“你是早产儿”

  这点傅沉知道,老太太怀他的时候,年纪很大了,最后是选择的剖腹,并且没有足月。

  可是老太太紧接着一句话,惹得傅沉嘴角又是狠狠一抽。

  “你出生的时候,还不如他好看,你也没资格嫌弃他。”

  傅沉此时总算知道,为什么普度大师让他克制情绪了,他现在

  真的有点暴躁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三更结束啦,吼吼,傅宝宝终于来了,撒花撒花

  老太太的话太扎心了。

  傅宝宝我丑,你还不如我。

  三爷想把他塞回去

  晚晚我好不容易生的塞回去

  ‵′︵┻━┻

  三爷

  喜欢傅宝宝的别忘了留投票票呀,么么

  ps看到qq有读者留说更新时间问题,其实我每天都是和以前一样按时更新的,最近那边系统似乎有半个小时左右的延迟,所以十点更新,可能你们十点半左右

  才能看到,系统的问题,我也是真的木有办法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