病房内

  宋风晚被推出产房的时候,整个人都是处于脱力的状态,尤其是看到孩子的那一刻,身体精神都彻底松弛,有个血脉相连的小家伙,那种感觉极不一样。

  所以看到孩子的瞬间,她眼睛瞬间红了。

  “傅夫人,这时候要开开心心的。”医生正给宋风晚做处理。

  待她被推出去的时候,整个人意识已经混混沌沌,几乎是昏睡状态。

  隐约听着傅沉与医生对话,他说了很多次谢谢。

  然后她感觉到有个温热柔软的触感,轻轻落在自己额头、眉眼……

  “晚晚,辛苦了。”

  那人声音忽远忽近的,却始终都在自己耳侧般。

  医生后来告诉傅沉,其实到生产后面,他们已经建议实施剖腹产了,不过宋风晚坚持顺产,所以到后面生得尤为艰难。

  *

  宋风晚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傍晚了,孩子正被许鸢飞抱在怀里,她没怎么抱过孩子,乔艾芸正笑着纠正她的姿势,她的神情也是小心和专注。

  “醒了?”首先发现她苏醒的是许佳木,“恭喜啊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宋风晚嗓子眼干得冒火,之前声嘶力竭的叫喊后遗症显现出来了,她挪了下身子,还是觉得极不舒服。

  “别动。”傅沉已经走到床边,“还是想干嘛?”

  “想看看孩子。”

  许鸢飞已经笑着把孩子送到了她面前,小家伙已经睡着了,被宋风晚接到怀里,也是安安静静的,她盯着看了良久,心底各种滋味,百感交集。

  “孩子很可爱,而且很乖。”许鸢飞自己怀孕后,整个人似乎显得越发柔和了。

  “对啊晚晚,你看这孩子的鼻子嘴巴,和傅沉多像。”乔艾芸已经坐到床边,指着孩子笑道,“真的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”

  宋风晚低头看了看傅宝宝,又抬头看了眼傅沉。

  说真的……

  并不像!

  傅沉坐在床另一边,无可奈何,偏生是岳母说的话,没办法反驳,说实在的,他真的有点嫌弃这孩子,怎么长得就……

  段林白坐在一边,都要笑抽了。

  他和京寒川这些人,都是上午来了一趟,等宋风晚生产才过来送上祝福,看到孩子的第一眼,他的感觉就是……

  怎么皱皱巴巴像个小老头子,真的和傅沉半点不像,可是他爸妈之前也来过一趟,也是各种海夸,活像这小糟老头子是个美男子。

  宋风晚抱着孩子,环顾四周,看了眼乔艾芸,“小迟呢?”

  因为严望川也在,只是坐在角落,没上来凑热闹罢了。

  “跟傅老回去了,我这边实在照顾不到他,而且你也别指望某人照顾了……”乔艾芸意有所指。

  若是交给严望川,估计这一大一小得瞪眼到天亮。

  “傅家人也是刚走,傅斯年家里毕竟还有个小的,也是在医院守了一天。”乔艾芸解释着,这刚上了孩子的人都敏感,容易多想,看到婆家人一个不在,怕是会乱想,她就特意说了下。

  “两位老人年纪大了,在医院守了一天,兵荒马乱的,精神也熬不住了,我就让他们早些回去休息。”

  “明早还会过来,正好给宝宝带点日用品。”

  宋风晚点头。

  “那小迟去老宅,爸妈那年纪怕是照顾不过来吧。”小严先森毕竟是孩子,就算再乖,也总是皮的。

  “傅斯年两口子也住在那里,会帮忙的,你就别担心这个了。”

  乔艾芸无语,自己都照顾不过来,还想着弟弟?

  她又把小严先森今天把傅渔带走分糖的事给你说了下,惹得宋风晚发笑,她用脚指头想也知道,傅斯年当时的脸色肯定难堪至极。

  傅斯年这人性子冷,对妻女却极好,加上傅渔是第一个孩子,又是女孩,总是偏疼些,当时肯定着急跳脚了。

  **

  傅家老宅

  傅家二老回去后,虽然身体疲惫,却还是很亢奋,已经开始叮嘱孙琼华,明日早点去早市场,给宋风晚买点新鲜的食物炖汤。

  孙琼华点头应着,“我听说国外某个牌子的奶粉不错,聿修暑期要回来,我让他带点回来。”

  她也是刚从医院回来,宋风晚很瘦,估摸着奶水不会非常多,反正有不错的奶粉,可以先屯点。

  “可以啊。”老太太现在恨不能把所有好东西都堆给傅宝宝。

  倒不是孙琼华多么崇洋媚外,只是圈子里有几个好友已经有了孙子,推荐过这个牌子,她记下罢了,之前也给傅渔带过,喝着还不错。

  傅聿修远在国外,此时正好是午夜,还不清楚宋风晚产子的消息。

  被母亲电话吵醒,原本还有点不爽,忽然听说宋风晚产子了,他只能硬着头皮说了声:“恭喜啊,我回头给三叔打个电话。”

  “不是这个,你回头啊,带点奶粉回来,我回头把图片发给你……”

  “不是妈,我……”傅聿修一脸懵逼,大半夜把他叫起来,让他背奶粉回去?他又不是代购。

  “你要记得买1段奶粉,别弄错了。”

  傅聿修一脸懵逼,那是什么鬼东西……

  孙琼华挂了电话后,傅聿修才查了下资料,等他躺回床上的时候,才觉得莫名其妙,大半夜的,又不是他生孩子,他查奶粉干嘛!

  他家三叔生孩子,让他背奶粉?

  而且她母亲说了,代购不靠谱,毕竟是小孩子吃的东西,不能买到假货,让他亲自去买。

  过了很久,傅聿修都阖眼睡了,才猛地惊醒!

  他有个小堂弟了。

  还是个奶娃子!

  然后他,彻底失眠了……

  傅家二老回去后,又依次回了几个世交好友的问候祝福电话。

  整个傅家也是热闹非凡,不时有人前来道喜。

  傅斯年和余漫兮自然是跟着在屋内招待朋友,就让小严先森和傅渔待在院子里玩,大院安保严密,也和门口保安打了招呼,孩子总不至于丢了,两人当时也没多管。

  等客人送走,几人到了院子里,傅老当时脑袋有些发昏。

  他之前在院子里种了些花花草草,此时正值盛夏,开了满院子的小花,谁见了不说好,严家这小崽子居然把花摘了,弄了个花环。

  此时编制的小花环正稳稳当当落在自家小曾孙女的头上。

  他这大半年啥事没干,就摆弄这些小玩意儿了。

  结果……

  刚开花,就惨遭毒手。

  偏生两个小家伙还玩得很开心,此时正蹲在一起搅和泥巴,看得傅斯年也是一阵脑仁疼。

  他家闺女一直很淑女的,怎么和他一起玩之后,就开始活泥巴了?

  “你这花……”傅老哑着嗓子。

  “好看吧!”小严先森炫耀着,“我可会编了,表嫂都说我手巧。”

  这表嫂自然是指的汤景瓷,小严先森的确动手能力极强,乔望北曾一度想培养他,只是严老太太心疼孩子,暂时不愿让他拿刀。

  刻刀这玩意儿,就小孩子的皮肉,估计几分钟下来,就能磨出不少水泡。

  不过她也不反对小严先森以后拿刀刻玉,主要还是他喜欢。

  傅老嘴角抽搐着,他刚想开口,傅渔已经跑到他身边,一脸炫耀着指着,“喜……喜……”

  她此时不大会说话,看她表情也知道,是喜欢的。

  “瞧你们玩得一身泥巴,漫兮、斯年,你俩带孩子去洗个澡吧,待会儿正好下来吃完饭。”老太太说话了。

  傅斯年几乎是一把将小严先森从篱笆里提出来的,“走吧,带你去洗澡。”

  小严先森蹙眉:这个人,比爸爸还粗鲁。

  傅老看着被糟蹋了一角的小院子,有苦难。

  到了楼上后,小严先森忽然说了句,“我想和小渔一起洗澡。”

  “嗯?”

  傅斯年当时脸都黑透了,这小子怕是想上天。

  小孩子哪里知道男女大防这种事,就是在一起玩得开心,现在想时时刻刻黏糊着罢了。

  “不能一起洗吗?”

  “男孩和女孩不能一起洗澡!”傅斯年几乎是咬牙切齿,一字一顿说得,生怕他听不懂。

  “哦——”小严先森点着头,也不知听没听进去。

  傅斯年伺候完小严先森洗澡,也是松了口气,他毕竟能听懂大人的话,过程中也比较配合。

  “如果迷了眼或者哪里不舒服,记得告诉我。”总归是孩子,没心没肺的,傅斯年也没必要和他置气。

  小严先森捏着浮在水上的小黄鸭,偏头看向傅斯年,“你好温柔啊。”

  傅斯年怔了下,温柔?

  可没人这么形容过他。

  “我说真的,虽然您喜欢瞪人,不过我知道,您肯定是个很温柔的人。”

  最起码比他爸温柔!

  严望川给他洗澡,简直可以用粗鲁来形容……

  这也不怪傅斯年这般作态,他家是女儿,有时候给她洗澡穿衣,自然都是小心翼翼,对他的话,动作还是柔和点的。

  小严先森这话说得傅斯年心里倒是有点异样,动作也越发温柔。

  不过很快他这心就柔软不起来了。

  某个小子,洗了澡,傅斯年帮他裹了浴巾,准备让他在床上等着,他去拿换洗衣服,结果某个小子光着屁股就是要去找自己闺女玩。

  这是干嘛!

  明目张胆耍流氓啊。

  小严先森还没跑出房间,就被傅斯年半路截胡,一把扔到了床上,“不穿衣服,不能出去!”

  “那我穿好衣服,就能和她一起玩了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那你快点给我穿衣服吧,快点。”

  傅斯年深吸一口气,当时为什么要答应严家人把这小子给带回来啊。

  不过家中有两个小孩,总是热闹些,吃了饭,傅渔也不需要人专门照顾,小严先森在摆弄玩具,就带着她一起玩,余漫兮完全可以全身心投入工作,只是……

  傅斯年在一侧,一直用一种魔鬼的眼神盯着小严先森。

  某人全然不在乎。

  他心底早就有认知了,傅斯年不敢对自己怎么样?被他多看两下也不会少块肉,干嘛弄得自己不开心,所以……

  完全无视他。

  傅斯年深吸着一口气,“你俩准备什么时候睡觉,小渔,想不想睡觉,爸爸给你讲故事。”

  傅渔听说讲故事,眼睛一亮,看了眼傅斯年,忽然又扭头,摆弄地上的玩具。

  傅斯年眼皮跳着……

  被女儿无视了?

  余漫兮正在看稿子,看到傅斯年脸一阵青一阵白,只觉得好笑,至于吗?

  **

  而此时的医院里

  宋风晚因为是顺产,体力恢复之后,很快就可以下床走动,虽然动作有些迟缓,毕竟年轻,身体恢复得快,医生也说了,如果没大问题,几天后就能出院。

  京寒川和许鸢飞原本应该早些离开的,只是许鸢飞在病房里,许是闻到那种奶味儿,胸胃不不舒服,干呕了几次,有点脱力,靠在椅子上,歇了好一会儿。

  “之前范老给晚晚开了治疗孕吐的方子,我回头给你找找,你回去试试,食疗,不伤身,效果不错。”

  乔艾芸看着许鸢飞,她反应可比宋风晚当时厉害多了。

  “谢谢。”京寒川道谢。

  其实许鸢飞在家反胃的次数,加起来还不若在医院来得厉害。

  这让京寒川坚定了要远离傅宝宝的想法。

  “寒川,其实你和傅沉也是蛮有缘的。”段林白忽然眼前一亮,端看也知道在琢磨着什么不好的事情。

  “什么有缘?”京寒川正低头照顾自己,完全没在意某人眼底一闪而过的精光。

  “就是嫂子怀孕,其实也是因为送小嫂子来医院啊,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吧。”段林白笑着。

  许鸢飞点头,“这个事情,是蛮有缘的。”

  若不是发现得早,许鸢飞可能偶尔还会去练习拳脚,这东西太激烈,弄不好流产了都不自知。

  关于这点,她真觉得是感激宋风晚的。

  “是吧,你看我们几家关系都这么好,孩子年纪相差得也不多,以后肯定也会是好朋友。”

  傅沉坐在一侧,正在低头削苹果,余光扫了眼段林白。

  这小子到底想说什么东西?

  “你想说什么?”京寒川眯着眼。

  “我觉着,你家要是生了男孩,就和傅三的孩子做兄弟,要是生个女儿,咱们就可以亲上加亲啊,把你闺女给傅沉做儿媳。”

  整个病房里鸦雀无声。

  乔艾芸对京许两家不甚了解,知道的也都是些皮毛,这两家要是生了个小子,怕是无法无天的主儿,要是生了闺女,那更是不得了……

  谁敢娶回家啊!

  “亲上加亲?”京寒川眯着眼,许鸢飞肚子才多大,他哪里来的胆子把歪心思动到自己孩子身上的。

  鱼塘警告!

  “电视上都这么演的,我觉得挺合适的,你看傅三的孩子,长得多帅。”

  傅沉和京寒川嘴角一抽:

  他是认真的?

  睁眼说瞎话也不打草稿。

  “要不就这么定了吧,你们觉得如何?”

 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说道:“不好!”

  只有许鸢飞笑着说道:“其实可以啊,当个拜把子的兄弟也不错啊。”

  宋风晚在边上听着,没发表什么意见。

  回去的时候,许佳木还说段林白话太多,而且感情这种事,又不能强扭,现在这年代,也不流行娃娃亲了。

  段林白开着车,哼着小曲儿……

  “我是觉着吧,京许两家要是生了个闺女,你说谁敢娶啊,傅三那小子,要是随了他,估计也是混世魔王,干脆这两家在一起搅和搅和,内部消化得了。”

  许佳木哭笑不得,“人家是闺女怎么就嫁不出去了,你别乌鸦嘴!”

  “实话啊,这两家都是些什么人啊,就说娶你时候,迎亲那次,寒川家要是闺女,估计新郎到了家门口,都得被吓跑了。”

  许佳木脑海里依次滑过京许两家的成员……

  他这话说得也是不假!

  “那你不能祸害三爷的孩子啊。”

  “这不叫祸害,这叫以毒攻毒!哪个都不是善茬,我就想看看会碰撞出什么火花。”

  许佳木哭笑不得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开始更新喽~

  大家记得打卡投票呀,么么扎

  以毒攻毒?浪浪你是认真的?你怕是会被群殴。

  六爷:鱼塘警告。

  三爷:别警告了,直接扔吧。

  浪浪: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