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871 满月酒,傅宝宝助攻蒋大少?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关于傅宝宝取名,傅沉还是寻思着,要尽量低调有内涵那种,不过老爷子当天过来,留下吃了晚饭,在餐桌上就说到自己给傅宝宝取了个名字。

  傅钦原。

  “你们觉得这名字怎么样?”老爷子乐呵呵的,显然他自己是非常满意的。

  严望川和乔艾芸对视一眼,对取名字一事,完全是放权给宋风晚,自然没意见,所以一时间,宋风晚成了所有人的焦点。

  宋风晚对名字本就非常纠结,傅老这提议,算是解了燃眉之急。

  “咳——”傅沉咳嗽着,给她递了个眼色。

  诚如段林白所说,这个名字过分霸道。

  宋风晚却偏头看向一侧,正被月嫂抱着,在客厅来回踱步的傅宝宝,“给你取名字叫钦原,你觉得好听吗?”

  小孩子哪里听得懂这些,看到母亲冲自己笑,就给了她回应,“啊啊——”

  “咳咳——”傅沉又重咳了声。

  “你怎么了?嗓子不好?”傅老轻哼着。

  在他眼皮底下打暗号,是把他当死人不成?

  宋风晚就好像没接收到傅沉的信号,扭头冲着傅老一笑,“我觉得挺好的,很好听。”

  “那就这么定了,哈哈——”

  老爷子吃完饭,就是仰天大笑出门去。

  回屋的时候,宋风晚正在给傅宝宝换尿布,傅沉站在边上,“你知道这名字有什么寓意吗?”

  “知道啊。”

  宋风晚专业是中国画,钦原是上古神兽的名字,自然是有所涉猎的。

  “取这么霸道的名字怕是不合适,过于张狂。”

  宋风晚倏然一笑,“难不成一个名字还能决定他的一生,你看蒋二叫蒋奕晗,这名字很斯文儒气吧,可他最后长成什么样了?”

  蒋二少此时正在家里饱受身心折磨,压根不知道,被自己女神给黑了一次。

  “而且我表哥的名字是舅妈的老家名字,按照地点取的,又能决定什么?”

  “你单名一个沉,可是你也不是个内敛的人啊。”

  傅沉可没想到,这火就烧到了自己头上,“我还不内敛?”

  整个京圈谁不说他低调。

  “你是平时内敛,若是想搞事情,那也是很张狂了。”

  “所以你就同意父亲的提议?”

  “主要还是觉得蛮好听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傅沉没想到,宋风晚最后给的理由,居然就是这个?

  好听!

  不过名字既然定下来,隔天傅沉就去户口登记机关申请给他上了户口,当他看到户口本上多出来的一个人,心底莫名柔软。

  **

  傅宝宝的满月酒是在八月,前几日恰逢台风天,傅沉和宋风晚还一度担心,恶劣的天气持续下去,酒宴怕是办不成了,没想到满月酒前两天。

  风停雨止,骄阳一出,万物勃勃。

  老爷子直,小家伙就是个福星。

  满月酒当天来的人,自然不能和婚礼时候相比,毕竟是工作日,各人都有事忙。

  乔家人是前一天过来的,傅沉当时在公司有点急事,赶不及去迎接,回家的时候,就看到小严先森抱着一个西瓜,拿着勺子,舀一口西瓜给自己,再舀一口递给乔执初。

  两个人都吃得一嘴西瓜汁。

  小严先森不会喂人吃东西,基本就是硬塞那种。

  “姑父好。”乔执初说话比寻常孩子早,但走路不是很利落,需要扶着东西。

  “嗯。”傅沉打量着乔执初。

  他眉眼相比以前,长开了些,生了双乔家特有的凤眸,偏又带着汤景瓷身上特有的冷感,此时脸上还有婴儿肥,看着可爱。

  若是再过几年,这模样,怕也不是个容易让人亲近的。

  “今晚要在你们家打扰了。”汤景瓷笑道,其实原本是订了酒店的,只是和傅家二老打了招呼,说傅沉这里宽敞,也有空房,就让他们一家直接过来住了。

  “客气。”

  傅沉刚说完,就看到一侧的乔西延忽然冲自己笑了下,“你最近过得怎么样?还好吗?”

  他指的自然是照顾孩子这件事。

  “还行。”

  傅沉怎么可能承认,有几次晚上被傅宝宝搞得抓狂了,真的有种恨不能把他给……

  乔西延似乎看透了他,走过去,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其实这都是做父亲必经的一个过程,想要解决问题,其实也很简单。”

  “解决?”傅沉蹙眉。

  “就一个字。”乔西延算是熬过最难的时候了,乔执初此时会说话,想要什么可以说,晚上也不那般闹腾。

  “什么?”傅沉好奇,这东西还有解决办法。

  “忍!”

  傅沉眸子一闪,等于白说。

  ……

  满月酒是在京城最大的酒楼举行的,当天来了很多人,宋风晚一直在后面的休息室,前去探望的也多是女眷。

  无非是送礼物,官方夸一下。

  “晚晚,你去换件衣服,待会儿要去前厅。”余漫兮帮忙抱着孩子。

  “嗯。”

  宋风晚换衣服出来后,休息室里又多了个人,就是婚礼当日接了捧花的姑娘,她似乎很喜欢小孩子,正拿着玩具在逗弄傅宝宝。

  “傅夫人。”她瞧着宋风晚,笑着打了招呼。

  “您好。”宋风晚眯着眼。

  “蒋先生也在外面,不过怕你不方便,没进来。”余漫兮说道。

  “我去喊一下。”宋风晚说着打开门,蒋家兄弟都在外侧,“你们进来坐吧。”

  蒋二少打量着宋风晚,依旧是弱骨纤细,不过整个人气色极好,身材恢复得也好,看起来,似乎还透着少许青涩,完全不像个当妈妈的人。

  “蒋先生什么时候回京的?”宋风晚笑道,“前几日三哥还想请你回来吃饭,说你在老家,赶不及过来。”

  “昨晚。”蒋端砚话音未落,忽然听得里面传来几声惊呼。

  他动作很快,几乎是越过宋风晚直接冲到了前面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那姑娘被他扯着胳膊,整个人差点撞到他怀里。

  “孩子……”小姑娘双手无措的举着,衣服上有明显的水痕。

  准确的说是尿渍。

  因为待会儿要把小家伙抱出去见人,余漫兮就想着给他换个尿布,结果他忽然就尿出来了,当时她离得比较近,就直接落在她身上。

  “什么?”蒋端砚似乎没反应过来。

  “你别碰我!”小姑娘挣开手腕,也是担心尿液弄到他身上。

  这举动让某人脸刷得一下……

  垮了。

  “不好意思啊,那个晚晚,你给她找件衣服换下吧,你家钦原尿在别人身上了。”余漫兮头疼得紧。

  这小混蛋,刚才不尿,专挑给他换尿不湿的时候尿?

  傅宝宝却好像什么都没法发生般,还咿咿呀呀扭着身子。

  “实在不好意思,你稍等。”宋风晚也是狠狠剜了一眼自己儿子,这个坏小子。

  “没关系的。”小姑娘刚准备阻止宋风晚,“衣服擦一下就行,不用那么麻烦……”

  只是还没抬脚,手腕被人攥住,就被扯回了原位。

  “是我觉得抱歉,我这边带了几件衣服,你来选一个吧,只是不是新衣服,你别嫌弃。”宋风晚笑得抱歉。

  她没办法,只能去挑了个衣服,只是某人的手全程并未松开。

  惹得一屋子的人,都紧盯着两个人。

  蒋二少抬头看着天花板,吹着口哨,当个背景板……

  “那个,我要去换衣服了。”姑娘看着蒋端砚,明显是想他松开自己。

  “嗯。”

  蒋端砚是松开了手,可是……

  她进去之后,门没关上,某人就闪身进了洗手间,整个屋子一片死寂。

  宋风晚咳嗽着,“那什么,满月宴要开始了,咱们快出去吧!”

  她快速帮自己儿子换了尿不湿,抱着他就往前厅走。

  此地不宜久留啊,蒋先生私底下是这样的人?

  我的天——

  宋风晚只觉得天雷滚滚。

  待两人出现在宴席上的时候,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。

  蒋二少看着坐在一侧的两个人,低头喝了口水。

  换个衣服要半个小时,你俩到底在里面干嘛了?

  我什么都不知道,我也不敢问。

  *

  而另一侧傅斯年也是头疼得厉害,因为自家的闺女,正缩在自己怀里,指着小严先森,口齿结巴得说着:“哥……不、玩……”

  小严先森有了乔执初这个玩伴,压根就没搭理傅渔,他俩关系显然更亲近些,而且都是男孩。

  小姑娘跟在屁股后面跑了十几分钟,两人也没怎么搭理她,傅渔委委屈屈的找父亲诉苦。

  傅斯年蹙眉,“那我们就不和他玩了。”

  而此时坐在一个桌子上的怀生走了过去,抓了颗放在桌上的糖,递到她面前,“我陪你玩好不好?”

  傅渔委屈得没作声。

  “吃不吃糖?”

  小姑娘点头了……

  傅斯年原本还想着,自己姑娘委屈了,他这个做父亲的,终于可以发挥点作用,可以趁此机会,让她更加依赖自己……

  不曾想被小和尚半路截胡了!

  他紧盯着小和尚,那视线灼热,像是能把小和尚给融穿了。

  “还看呢,多亏了怀生,这孩子可真不错。”余漫兮单手拖着下巴,“我回头还想把他接回家住几天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  接回家?

  “我觉得不怎么样!”某人说得斩钉截铁。

  “那就这么定了!”余漫兮笑着,完全把某人当空气。

  傅斯年觉着……

  自从结婚后,自己在她心底是也越发没地位了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开始更新啦~

  你们觉得蒋大少跟着人家进了洗手间,是干嘛去了。

  蒋二少:不知道,我也不敢问。

  蒋大少:……

  *

  日常求票票呀,嘻嘻(#^.^#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