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877 三爷vs傅宝宝,父子初次联手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冬至一到,过了腊八,很快就迎来傅宝宝出生后的第一个新年,年前气候不大好,北方连日大雪,新闻都是关于春运无法返乡的报道。

  傅仕南在年前调任回京,今年傅妧一家也会回京过年,只是由于大雪封路,直至年三十下午才到大院,傅聿修因为帮忙背奶粉,提前回来,没遇到大雪。

  老太太还说:“咱们钦原就是有福气,但凡和他沾边,都能给人带来好运。”

  傅聿修:他是躲过了大雪,可是背奶粉也是要了他的命啊。

  只是余漫兮过门报道新闻,直至年三十晚上八点多才到老宅,一家人算是整整齐齐过了个年。

  “钦原呢?”傅沉从老爷子书房出来,看到宋风晚正在和乔艾芸打电话,整个客厅却不见儿子身影。

  “在楼上,刚才浸夜抱走了。”宋风晚压着声音,指了指二楼。

  当他到二楼的时候,很快就找到傅宝宝在哪儿了,因为房门虚掩着。

  沈浸夜正和傅聿修准备打游戏,电脑挂着,似乎是在等队友,傅渔也在屋里,抱着平板在看动画。

  “想不想喝?”傅聿修手中拿着一瓶肥宅快乐水,在傅宝宝面前晃了晃。

  “啊——”傅宝宝过年的时候,已是来年2月多,他也已经7个月大,坐在床上,伸手就要去抓。

  “想喝?”

  傅聿修拧开瓶盖,“刺啦——”汽水声响起,傅宝宝眼睛都亮了下。

  “你别乱喂他,要是被小舅知道,你就完了。”沈浸夜坐在一侧。

  “没事……”

  “叔叔,我也想喝。”傅渔拽着傅聿修的衣服,她喝过这东西,只是傅斯年不让她多喝罢了,自然知道其中的滋味儿。

  “给你尝一口。”傅聿修说着,就给傅渔喝了口。

  可乐入嘴,她笑得格外甜。

  “啊——”傅宝宝着急了,他也想喝。

  “来来,给你喝!”傅聿修倒了一点在瓶盖上,让他舔了两口。

  “唔——”傅宝宝舌头好像被刺激到了,蹙着眉,小脸皱成一团。

  “哈哈,嗳,浸夜,他好可爱!”傅聿修笑疯了,主要是这傅宝宝虽然眼睛很像宋风晚,可是整体与傅沉神似,这种感觉……

  就像是在逗他家三叔一样。

  他心底那叫一个爽。

  “想不想喝了?”傅聿修盯着他。

  傅宝宝砸吧着嘴,似乎回过了味儿,舔了舔嘴角,又伸手要喝的。

  “不能喝了。”傅聿修拒绝了他。

  傅宝宝不乐意了,瘪瘪嘴,居然屁股一撅,歪到在床上,开始俯身朝着傅聿修爬过去。

  “会爬了?”傅聿修看向沈浸夜。

  “他这不是爬,是蠕动,你看他屁股撅的。”

  主要是傅宝宝顶了一张神似傅沉的脸,他们又常被傅沉荼毒,看到傅宝宝这般模样,都乐成一团。

  “我觉得小舅小时候肯定也是这样的,太好笑了,我要拍个照!”沈浸夜拿出手机。

  “为什么不给小堂叔喝?”傅渔完全不懂这两人的恶趣味。

  不过余漫兮经常和她说,虽然你喊他叔叔,当时傅宝宝年纪小,你也要像个姐姐一样保护他,傅渔心底记着这话。

  “来来,爬过来!”傅聿修蹲在床边,逗弄傅宝宝。

  傅宝宝此时心底是生气的,因为不给他吃的,还一个劲儿笑,憋着股劲儿,努力蠕动着胖嘟嘟的身子。

  “哈哈,笑死了,你别说,他和小舅长得是真像,光是这几张照片,就能把我笑抽。”沈浸夜举着自己拍的照片递给傅聿修。

  两人居然还在仔细研究起来。

  “这张不错,待会儿传给我。”

  “必须不错,你看着角度,还有他嘴角这口水……”

  ……

  傅渔咬了咬唇,一抬头,就看到从门缝挤进来的傅沉,刚想开口,就被傅沉用手势禁止了。

  这两人抱头谈论照片,似乎是想把对傅沉的一腔怨恨发泄到傅宝宝身上,还要给他p图什么的,全然不知危险正在靠近。

  “嗳,这个角度绝了……”傅聿修兴奋得说道。

  “拍得这么好,也传一份给我吧。”

  “传啊,必须传!”沈浸夜这话说完,有点懵逼了,两人同时转过头。

  看到傅沉黑沉着一张脸,顿时吓得魂飞魄散,双腿发软。

  “三、三叔。”“小舅!”

  “三爷爷好。”傅渔乖巧得打了招呼。

  “逗我儿子很开心?”傅沉眯着眼。

  “不是,没逗他,我们就是……”傅聿修咳嗽着,“就是陪他玩而已,你看他还挺开心的,钦原,你说对不对?”

  傅宝宝:……

  这不是典型的欺负他不会说话?

  就在此时,原本还憋着股劲儿的傅宝宝,看到父亲来了,忽然嗷得一嗓子……

  哭了!

  楼下的宋风晚与其他人都被吓了一跳。

  “呦,这是怎么啦?”老太太眯着眼。

  “我去看看!”宋风晚几乎是本能得往楼上冲。

  “不是,三叔,我……”傅聿修这次真的风中凌乱了,怎么好端端哭了。

  “这就是你说的,玩得开心?”傅沉伸手抱起儿子。

  “他刚才明明不是这样的啊……”沈浸夜也被他忽然大哭,搞得一脸懵。

  “出什么事了?”宋风晚已经跑了进来,看到母亲来了,某个小家伙哭得更惨烈,伸手要她抱。

  “还能有什么事,问他们两个……”傅沉轻哼。

  “你们欺负他了?”宋风晚不断轻拍着自己儿子后背,“你们都是做哥哥的,欺负小孩子干嘛!”

  “没欺负他,他想要喝汽水,我没给,要不都给你好了。”傅聿修将一瓶可乐递过去。

  不曾想傅宝宝忽然抬手,直接把他手挥开了,趴在宋风晚肩头,哭得那叫一个惨烈。

  傅宝宝:之前就是一口汽水能哄好的,现在一罐汽水都哄不好了!

  他可不是想哄就能哄好的人!

  傅聿修懵逼了,这臭脾气……

  绝对是他家三叔的亲儿子。

  因为他大哭,很快就把傅老和一家人都招来了。

  “你俩要脸吗?欺负小孩子啊!”傅老气结,“这么大的人了,也不觉臊得慌!”

  “不是外公,我们刚才就是逗逗他,也没欺负他啊!”沈浸夜试图解释。

  “逗逗他,那你过来,我逗逗你好不好!你来——”老爷子朝他招手。

  沈浸夜只能把目光投向自己父母,他俩站在一侧,并不准备搭腔。

  “聿修你也是,钦原才这么点,你俩逗他干嘛,闲的!”孙琼华无奈,转头去哄了下傅宝宝,“好了小宝贝儿,别哭了,再哭就不好看了啊……”

  可是傅宝宝一看一堆人来给自己撑腰,哭得更惨烈。

  傅宝宝:哄不好那种!

  “你俩还愣在这里干嘛,给我出去,去外面吹吹风,冷静冷静,欺负小孩子,你俩可真有本事。”傅老冷哼。

  老爷子生气,那是谁都不会来劝的,弄不好就要吃一顿戒尺。

  就在两人绝望之际,傅沉开口了,“爸,算了,也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  两人傻眼了,这还是他们认识的人?

  不过此时没想到为他们求情的会是傅沉,顿时觉得他整个人都在发光,浑身都笼罩着一层

  “你看钦原哭的,怎么就算了?”

  “他俩也不是故意的,估计是把对我的怨气发泄在我儿子身上了,还拍了些丑照,应该是闹着玩的。”

  傅沉说完,两人懵逼了……

  魔鬼还是魔鬼,这辈子都不会变了。

  傅沉那点心思,老爷子又岂会看不透,不过他偏疼小孙子,看他哭嚎,心都碎了,让两人去外面吹冷风。

  前些天连日大雪,寒风吹过,冷得人心颤。

  两人都没想到,大年三十,今年的最后一天,会在外面吹冷风。

  “那个傅钦原就是个戏精,刚才还好好的,怎么三叔一来就哭成那样?”傅聿修说得愤慨。

  “他可是小舅的儿子,你说呢?”沈浸夜打着哈气。

  “以后见着他还是绕着走吧,我估摸着和三叔一样,也是个腹中黑的坏家伙。”

  “你没看到他和三叔一唱一和,打着配合,真是绝了。”

  “亲儿子啊!绝壁是亲生的!”

  “都是戏精,我还以为三叔会给我们求情,以为他有了孩子之后,人会变,我还是太单纯了。”

  ……

  此时傅宝宝正被傅老搂在怀里,占据着傅家的主位,乐呵呵得盯着电视上在播放的春节晚会。

  偶尔看到歌舞节目,还兴奋得手舞足蹈,惹得老爷子大笑,觉得自己这小孙子可爱到爆。

  傅沉正依靠在沙发上,翻看着方才沈浸夜拍的照片,他们手机里的都被删除了,不过之前传了一份给傅沉。

  他眯着眼,说真的……

  可能是角度问题,的确有点丑。

  “还看啊,丑死了,删了吧!”宋风晚偏头看了眼。

  傅沉点着应着,然后把照片默默都上传到了云端,永久保存。

  这些照片也是傅宝宝长大后,最想销毁的东西之一。

  傅沉保存好了照片,偏头打量着自己儿子,他方才一系列的变化,傅沉是完全看在眼里的,这小腹黑玩意儿,给他撑腰的人越多,哭得越惨烈,也是挺会来事儿的。

  傅宝宝靠在老爷子怀里,咧着小嘴,笑得那叫一个开心,就好像刚才那个小哭包不是他一样。

  这也算是他们父子俩,第一次配合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开始更新啦~

  已经20号了,大家看看个人中心,有月票的记得支持一下月初呀。

  傅宝宝生气了,真的是哄不好那种,哈哈

  因为政策原因,开始从头修文,头疼得要命,哎,希望能安安稳稳、顺顺利利到完结吧。l0ns3v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