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878 六爷:防不住的傅宝宝(2更)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新年转瞬即逝,后面的时间就过得非常快了,因为宋风晚6月毕业,所以一开学,就全身心投入到了毕设准备中,有时候忙起来,甚至到晚上九、十点才回来。

  段林白经常调侃傅沉:

  “爱上一个不归家的女人。”

  不过这期间,傅宝宝已经会跟着傅沉念爸爸妈妈了,虽然发音不太标准。

  傅沉教了他很多次,也是大人特有的恶趣味,若是有什么聚会,就会让小孩子“表演”一番,傅沉是打算在老宅家人聚餐时候,好好炫耀一下。

  结果小家伙首先蹦出来的几个音居然是“yei——yei!”

  惹得傅老大笑不止,搂着他就亲了好几口。

  傅沉眯着眼,没作声。

  等回去再收拾他。

  傅宝宝回去后,宋风晚又教他喊了爸爸妈妈,他也有模有样的学着,只是傅沉坐在一侧,一直面色不虞。

  京大美院对毕业论文或者毕业设计要求特别高,宋风晚头上有光环,不少人都等着看她毕业设计,她对这方面自然更加上心。

  家里经常就留下父子俩,外加一条狗子。

  很快傅宝宝就从会爬,开始学习走路。

  小孩子学走路似乎总是磕磕绊绊的,第一次站起来摔倒,还哭了一阵儿。

  “三爷,你看他哭的……”年叔站在边上,看他一哭就心疼不止,偏生傅沉还不让他去抱。

  “每次一哭就抱着哄,他潜意识里,会觉得只要哭了,所有人都会对他妥协,这习惯不好。”傅沉说得有理有据。

  傅宝宝摔了几次后,也知道,哭嚎是没用的,学走路这阶段,就算摔了,也就不再找傅沉。

  终于当他能扶着东西,走几步的时候,冲着傅沉乐呵呵的,“a——a。”

  傅沉冲他笑着伸手,“能走过来吗?”傅沉与他之间,没有任何可攀附的东西。

  傅宝宝别扭趔趄的挪着脚,可是刚离开可扶着的东西,这一转头,一头栽到了地毯上……

  傅心汉蹲在一边,炯炯有神盯着,过去,拱了他几下。

  傅宝宝瘪瘪嘴,觉得委屈极了,不曾想头顶忽然传来某人低低的笑声。

  “真蠢。”

  傅宝宝:……

  这怕不是亲爹。

  而后傅宝宝学走路,似乎就显得顺利了些,有时候能离开攀附的东西,趔趄得走几步,有一次段林白来家里做客,傅宝宝就走了两步。

  “可以啊,他学走路还是挺快的。”段林白笑着。

  “都是假把式。”傅沉当时手中拿着一个小橘子,就冲着自己儿子身上扔过去。

  小家伙身子虚晃两下,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一脸懵逼。

  “你看,站都站不稳。”

  段林白愕然,你在家这么“虐待”儿子,小嫂子知道吗?

  不过待宋风晚回来后,段林白才明白,在她面前,这父子俩一直都是父慈子孝的。

  待天气暖和的时候,傅宝宝已经能独自趔趄着走路了,只是说话仍旧是口齿不清,几个字的往外蹦。

  春暖花开,傅沉就爱带着他去川北玩。

  美其名曰:春游。

  因为担心傅宝宝顺着鱼塘滑下去,京寒川不得不让人在边上加了篱笆围栏。

  京家后面填平的鱼塘上,开了不少花,傅宝宝进不去,就趴在边上盯着看。

  不过京家后院路不平整,刚过来的时候,还摔了几次。

  傅沉觉着男孩子,摔摔打打长大是很正常的,只是许鸢飞和盛爱颐瞧着心疼,拉他到客厅,就给他摆上各种好吃的。

  许鸢飞预产期在4月下旬,此时肚子已经很大,年后甜品店就交给了专业的人经营,自己在安心在家养胎。

  她和宋风晚不同,怀孕期间进补厉害,饶是刻意控制着,体重升得比较厉害。

  京家给她找了专门的营养师搭配饮食,不过她经常觉得饿,京寒川也心疼媳妇儿,就由着她吃,这期间,她这期间嗜甜嗜辣,尤其是过冬这段时间,吃了不少顿火锅。

  有些汤底辣得京寒川都受不住,她到吃得欢畅。

  原本说好,她吃点清汤的,可是怀孕后,人也变得爱撒娇,娇嗔得和京寒川说道,就吃两口。

  两口红汤的涮肉下肚,就停不下来了。

  她是敏感体质,大家都很担心她孕期出现敏感问题,不曾想怀孕后,荤素不忌,更没什么避忌的东西,胃口比寻常好了太多。

  所以她的体重从九十多斤,已经涨到了140多,不过好在她骨相瘦,脸上倒是没长什么肉。

  傅宝宝此时正坐在京家客厅,乖巧安静得吃着蛋糕。

  “好吃吗?”许鸢飞闲来无事,在家研究了不少新的甜品,大部分都喂进了他的肚子里。

  “嗯。”傅宝宝认真点头。

  “我回头打包一点让你带回去,可以吃,但不能多吃,不然牙齿会被蛀掉的。”许鸢飞认真叮嘱,可他显然没听进去。

  吃完东西,傅宝宝就靠在她边上,两人认真看着电视。

  许鸢飞肚子大了,行动总是有些不方便,经常会掐着腰,或者下意识摸下肚子,傅宝宝盯着她肚子,似乎伸手想碰,又不敢。

  傅沉和宋风晚一直叮嘱他,不许碰许鸢飞的肚子。

  小孩子鲁莽,也担心冲撞了。

  “想摸?”许鸢飞看他小心翼翼,忍不住笑出声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可以轻轻碰一下。”许鸢飞拉着他的手,轻轻放在肚子上,原本也没什么,毕竟隔了层衣服,也感觉不出什么,只是过了几分钟,肚子里面忽然有动静了……

  许鸢飞都被吓得心底一跳,虽然早就有胎动了,可这么剧烈的还是第一次。

  傅宝宝更是吓得缩回手,小脸都白了。

  “没事没事。”许鸢飞摸了下肚子,这反应有点大。

  过了半晌,傅宝宝又准备伸手碰一下。

  “没关系的,别怕,你动作小心点就好。”

  这孩子似乎和傅宝宝有什么感应一样,他碰了几下后,总有轻微的胎动……

  所以京寒川从后院回来时,就看到傅宝宝正用手指,戳着自己媳妇儿肚皮。

  “寒川,你快来,孩子又动了!”许鸢飞欣喜得喊他过去。

  可是当京寒川把手放在她肚子上的时候,隔了很久,也没半点动静。

  “刚才明明一直在动啊,怎么没动静了?”许鸢飞蹙眉。

  傅宝宝已经趔趄着走到傅沉身边,伸手要他抱,还指着许鸢飞肚子,说了一堆他压根听不懂的话。

  “刚才小钦原摸的时候,还是很有反应的……”许鸢飞咳嗽着,也觉得有些尴尬。

  京寒川忽然偏头看向傅宝宝。

  傅宝宝忽然一缩身子,搂紧傅沉的脖子。

  他干嘛要用这样的眼神盯着自己看?

  “寒川,你还别说,他俩是挺有缘的。”傅沉笑得随心。

  京寒川没作声。

  不过他心底一直有个想法,想离傅宝宝远一点,尤其快到预产期了,他压根就不想这小家伙到家里来。

  只是千算万算,千防万防,总是有所疏漏的。

  宋风晚那日抱着傅宝宝陪老太太去梨园听戏,结束后,傅宝宝是被盛爱颐抱着的,搂着她就不撒手了。

  “那就来我们家玩吧,我也好久没看到钦原了。”盛爱颐一直觉得傅宝宝是福星,对他极为疼爱,过年时候,还特意给他准备了大的红包,还托人从国外给他带回了几个限量版的玩具车。

  “他太闹了。”宋风晚抱歉笑着,“我还是带他回家吧。”

  “没关系,我们家挺冷清的,闹腾些好。”

  盛爱颐过于热情,傅宝宝又赖在她怀里不肯下来,没法子,最后还是老太太发话,让他们跟着去京家玩玩。

  老太太年纪大了,去川北太远,就先回了老宅。

  京寒川看到傅宝宝进门时,微微蹙眉:

  这小东西怎么来了?

  “六叔好!”傅宝宝说话不是很清晰,这几个字,还是在车上,宋风晚反复教的,“爷爷好。”

  某大佬乐了,抱着他就亲了下,“今晚就留在家里吃饭。”

  “不了,三哥还在家等着。”

  “让他过来就行了。”大佬是个爽快人,说一不二,就把事情给定了。

  宋风晚没了法子,只能给傅沉打电话,让他到京家来。

  “好,我马上过去。”傅沉笑着,心知肯定是傅钦原这小东西赖着不肯走的。

  京家后院很大,而且最近为了许鸢飞腹中的孩子,大佬特地在后面弄了滑滑梯一类的儿童设施,加上许鸢飞会做甜品糖果,简直就是孩子的天堂,他每次过来,若非是累得睡着了,压根不肯走。

  “鸢飞呢?”盛爱颐忙着给傅宝宝拿零食。

  “在楼上睡觉,我去叫她。”京寒川说着就往楼上走。

  不多时,许鸢飞就下来了,傅宝宝一边吃着饼干,一边睁大眼睛,炯炯有神盯着她硕大的肚子。

  “过去打个招呼,就像我教你的那样。”宋风晚催着他上前。

  “六婶。”他平翘舌似乎有些不分,喊婶婶发音极不标准,惹得许鸢飞一乐。

  “你又来啦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许鸢飞摸着他的头发,拉着他往沙发上走。

  “弟弟……出来……”傅宝宝嚼着饼干,一瞬不瞬盯着她的肚子。

  “应该快了,喜欢弟弟?”

  傅宝宝似乎想说什么,只是嘴巴说不清,口齿不清也不知想表达什么。

  说到底就是觉得男孩子……

  很好玩!

  他和傅渔出去的时候,傅渔经常穿着小裙子,很多时候都玩不到一起去。

  吃饭之前,傅宝宝一直挨着许鸢飞坐着,小孩子是闲不住的,吃了点东西,目光就落在了许鸢飞的肚子上。

  “还想摸一下?”许鸢飞笑道。

  傅宝宝点头,还在衣服上蹭了下饼干屑,把手给擦干净了。

  有些事,发生的就是这么突然……

  傅宝宝碰了没几下,许鸢飞就觉得下腹有感觉,“寒川——”

  “嗯?”京寒川此时正在喂鱼。

  “我可能要生了。”

  此时距离预产期还有一段时间,京寒川瞳孔微震,急忙过去查看情况。

  发现羊水已破。

  “快去备车!”盛爱颐喊着。

  整个京家顿时变得兵荒马乱,傅宝宝站在边上,一脸无辜茫然,压根没反应过来,具体发生了什么。

  待许鸢飞上车后,宋风晚才让千江驱车,抱着傅宝宝,紧跟着京家去了医院。

  中途和傅沉打了个电话。

  “我马上就到了。”傅沉捏着眉心,因为工作上的事,神情略显疲态。

  “你别过去了,先去医院吧。”

  傅沉手指动作一顿,“要生了?”

  “嗯,羊水都破了。”

  “哪家医院?”

  “应该是距离他们家最近的妇幼医院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……

  因为此时正值晚高峰,车子行进的非常缓慢,宋风晚紧跟在后面,都急得心头上火,更别提此时的京寒川了。

  随着宫缩的越发厉害,许鸢飞已经疼得冷汗直流。

  傅宝宝乖巧坐在自己母亲身边,刚才发生的一切,他都没回过神,就是碰了两下而已,就要去医院?

  他印象里,去医院就是打针吃药,以为许鸢飞被他碰了下,就病了,加上京家人那般着急的作态,吓得眼睛都红了。

  此时的岭南许家也得了消息,他们家当时正在吃晚饭,也顾不得太多,匆匆赶往医院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防不住的傅宝宝,哈哈

  六爷: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