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可你步步紧逼,那我就让你死得明白些。”

  宋风晚这番话,不仅是打得高雪措手不及,在场众人都是忍俊不禁,这傅三爷的小媳妇儿怎么喜欢睁眼说瞎话啊。

  慈悲心肠?还高雪步步紧逼?

  从始至终,不都是她处于强势的那一方,怎么突然委屈上了。

  她耸肩,显得有些无奈,一副被逼上梁山,不得不行壮举般,一脸悲壮。

  段林白刚想吐槽一句:戏精。

  就听到身边的人幽幽说了句:“挺可爱。”

  段林白错愕得看向傅沉。

  张牙舞爪的小老虎,这叫可爱?

  他们审美出入差距过大。

  底下也是各种讨论声。

  “忽然get到了她的可爱之处,太好玩了吧,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号神仙人物。”

  “她又不是网红,怎么可能每天在网上蹦跶。”

  “所以剽窃的事请,还有反转啊?她的意思就是,她这是要开始打高雪的脸了?”

  ……

  底下人低声议论着,站在舞台上的高雪却气得浑身战栗,咬紧唇角,手指合拢收紧,倏然掐入肉里,她却好似并不觉得疼。

  像是有股灭顶的怒火,充斥着她的四肢百骸,她手指松了松,看着面前的人。

  眉目精细,自信张扬。

  可她却恨不能上前,掐断她这细嫩的脖子。

  此时蒋二少已经到了后台,与主办方磋商什么事情,很快大屏幕就被一些截图霸占了。

  是网络上,曾经攻击宋风晚抄袭的对比图。

  除却图片证据,就是发布时间。

  “呵——”高雪看到屏幕闪现时,心脏莫名狂跳,心虚彷徨占据了所有思绪,整个人大脑都是紊乱的。

  没想到,她所谓的证据居然会是这个。

  这东西就算她在巧舌擅辩,也不可能把白的说成黑的。

  “宋风晚,这就是你所谓的证据?”

  “这些东西,现在网上还能搜到,我一没图,二没污蔑你,你要甩证据,也拿出点诚意来。”

  宋风晚抿了抿嘴,“你急什么,还没开始呢。”

  很快在两张截图的基础上,变成了三张图片的对比。

  大屏幕上可以清晰看到每张上的所有图文信息,最新追加的图片上,有时间,有图稿,有些设计创意,就算是外行人看着,都觉得相似度极高。

  只是那人呢称是画稿到秃顶。

  段林白和京寒川都忍不住笑出声,傅沉则垂眸咳嗽着:晚晚这丫头……

  这明显是某个论坛上截图来的,而且一下子展示了多张对比图,这些设计图,与宋风晚小号上的并不是很像。

  外行人乍一看,只会觉得,是三张极度相似的图,也就时间可以作证,谁先谁后。

  高雪看到这图片,瞳孔猝然放大,整个人如同被雷劈过般,呆傻在那里。

  脸上最后一点血色也急速褪去,灯光落在她青白的脸上,凄厉得好似白面恶鬼。

  她怎么找到的?

  怎么会这样?

  高雪内心疯狂咆哮着,浑身血液就像是被凛冬朔风吹过,从脚底透着凉意,瞬间蔓延到四肢百骸,底下的议论声越来越大,每一张图放出来,都能引发巨大的惊呼声。

  此时却像是有只大手,遏制住了她的喉咙,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。

  “所以说,高雪这些画,也不是原创的?”

  “那她怎么有脸煽动粉丝去攻击别人啊,也不怕自己败露了。”

  “估计以为自己做的龌龊事,别人发现不了吧。”

  “你没看到最早抄袭的时间,是在两年前嘛,她都这么长时间了,没人发现,肯定越发胆大妄为,谁知道有一天会被人扒个底朝天。”

  “刚才那么叫嚣,我都差点觉得她真的委屈,真够婊的,这次算是死得明明白白了吧。”

  ……

  大屏幕画面很快播放完,上面黑底白字打了几个字。

  送给抄袭狗!

  高雪一颗心脏像是被人倏然攥住,狠狠收紧,点点碾碎,呼吸艰难。

  “怎么样?看清楚了吗?”宋风晚偏头看她。

  “这东西肯定是合成的,你想骗谁?”高雪抵死不认。

  “你真这么觉得?”她步步紧逼。

  “你别想给我泼脏水,我根本没看过这些设计图!”她咬紧牙,完全是出于人性本能的求生欲。

  “证据都这么清晰了,你还不认?”蒋二少已经从后台上来。

  “厚颜无耻的人我见多了,就是没见过你这样的。”

  “你是真的不见棺材不落泪啊!”

  蒋二少将一份资料递给你宋风晚,高雪目光死盯着那个蓝色文件夹,眼神炙热得像是要把它灼出一个洞。

  宋风晚抿了抿嘴。

  “高雪,你似乎忘了一件事,我刚才就告诉过你,你对我情有独钟。”

  “因为都是可劲儿紧着我一个人抄。”

  “既然是抄了我的,你觉得我手里半点有力证据都没有?”

  “这些截图到底是哪里来的,别人不知,你会不知道?”

  宋风晚步步紧逼。

  “每个圈子都有自己的内部论坛,只供业内人交流,这就是所谓的小圈子,而我们搞设计的,自然也有这样的论坛。”

  “这论坛,是我得了鹤鸣杯金奖后,组委会人给我账号,我才进去的,平素也会在里面发发图,毕竟里面大佬很多,让大家指点一下,也能受益颇多。”

  “那里面的人,大家多是潜心在自己的创作力,极少关注外面的事,都是长辈,更没闲心网上冲浪,去关注网红。”

  “这圈子但凡有点风骨的,都不会去剽窃,大家就是日常交流灵感,不过我差点忘了……”

  “不是所有人都如此有风骨,也有一些厚颜无耻的人混迹其中。”

  “都被界内除名了,还苟在论坛偷鸡摸狗!”

  宋风晚这番解释,似乎是在和大家解释,整件事发生的来源。

  “这论坛外人进不去,不代表就没人知道,如果你执迷不悟,我自有大把证人在,不过对付你,压根用不着那些老前辈,掉价。”

  她拿起手中的文件夹,在她面前晃了下。

  “我们公司特别注重保护产权,所以设计图完工后,许多会第一时间申请专利,注册各种东西,就比如这个……”

  宋风晚从里面抽出一页纸,放在她面前。

  这已经是成品设计图了,已经着色过,底部还有宋风晚的签名logo,而这张图,也是高雪的成名作之一,相似度高达百分之六十。

  “这是去年我帮国外一个夫人特别定制的一款项链,公司注册款式的时间,可比你网络发布的时间早。”

  “你如果说,一张图不足以说明什么,那么我这里还有很多。”

  宋风晚抬起文件夹,将里面的文件尽数抖落出来……

  她方才脑子发晕,哪里还记得宋风晚警告过自己的话,也压根忘了,宋风晚在这个论坛里,因为她画风前后风格相差太大。

  高雪教导过宋风晚,对她风格了如指掌。

  所以她看到这些设计稿,当时内心惊艳,而且这论坛过于私密,里面的人压根不混网红圈,她才生了歹念。

  有些事,有一就有二,况且之前剽窃,居然让她得了鹤鸣杯金奖,她后面虽然被追责,显然那点惩处,在巨大的利益面前,压根不算什么。

  一个人的画风是不可能改变那么大的,高雪心底想着,总是有些侥幸心里。

  可是世上的巧合就是这么多。

  好死不死的又撞到了宋风晚这里。

  注册过专利的设计稿洋洋洒洒飘落着,原本坚定不移站在高雪一侧的工作人员,弯腰捡起,也是诧异得不知所措。

  “光凭这些,还不足够打你的脸?”

  宋风晚说完,将文件夹直接甩在她身上。

  “啪——”清脆一声,震得高雪身子剧颤,趔趄着往后退。

  她此时整个人如坠冰窖,遍体生寒,大脑嗡嗡作响,好像被一股巨大的绝望缠裹着。

  底下的人,看不到宋风晚那些纸上到底都有些什么,不过单看工作室人的态度,心底也清楚了……

  宋风晚说得这件事,八九不离十,就是真的。

  “怎么,方才不是说,这些东西可能是造假的?还得我自己举证,证明我是论坛上那个人,你才能彻底死心?”

  高雪此时脑袋发懵。

  满心满眼都是两个字:

  完了。

  今天她得了网红大赛的第一名,本来是个最值得庆贺的日子,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之一。

  为什么每次她觉得自己要爬上去了,总会遇到宋风晚!

  她看向面前这个人,眸子慵懒,裹挟着让人望而生畏的冷涩。

  宋风晚拿起画集,随手翻着,撕下里面的一页纸,放在面前,“这张图,抄袭了我二师伯。”

  再撕,继续怼在她面前,“这是成大师的作品风格。”

  继续撕,甩在她脸上:“这张图,是借鉴了过世侯老先生的作品创意吧”

  ……

  宋风晚可以轻而易举从她画集里找出这么多抄袭作品,难免让人怀疑!

  她这本画集里,怕是半点原创设计都没有。

  这不禁让人后背发凉。

  高雪没想到宋风晚比起以前,更加犀利,被她打得连连后退。

  “躲什么?你有本事抄袭,你应该早就做好被人扒的准备!”

  “我就算打你。”

  “你也只能站好,给我受着。”

  宋风晚说着,直接把画集抽过去,这次打得非常精准。

  直接抽在她脸上。

  “你不仅是胆大包天,还非常厚颜无耻!拿着别人创意去赚钱,半点不觉得亏心。”

  “一次两次……”

  “趴在别人身上吸血的滋味,是不是特舒服!”

  高雪脸被抽红了,底下所有人噤若寒蝉。

  有一个瞬间,所有人心底都只有一个想法:这姑娘……

  太凶太凶,不能惹。

  不过转念一想,如果是自己呕心沥血的东西,被人抄袭了,怕是弄死她的念头都有了,而且是被同一个人抄两次,任谁都得怒火攻心。

  “妈的,抄子,滚出去!”

  “不要脸,亏我还那么喜欢你,这书你自己那去吃吧,就当我在你身上花的钱喂狗了!”

  “还不滚,丢人现眼。”

  此时蒋二少吼了一句:“就是,臭不要脸,别人搞设计熬到头秃掉发,你轻而易举就拿走别人创意,要脸吗!”

  头秃?

  宋风晚蹙眉,幸好她发量还可以。

  ……

  反噬最厉害的是高雪粉丝。

  能来现场应援她的,必然都是死忠,可以为她冲锋陷阵,这些人倒戈相向,必然更加厉害。

  不少人都从座位上冲过去,只是舞台与下方有很高的悬殊距离,攀爬不上来,大家就把应援灯牌,还有买的签名书,一股脑儿的全部砸到舞台上。

  高雪瞬间成了个人肉靶子。

  主办方那叫一个着急上火,方才京寒川过来,京家人占据了保安位置,此时出事了,居然没人动弹,再这么下去,怕是要发生暴乱了啊。

  “……六爷!”经理急忙跑过去,试图让京家人出面阻止。

  而此时一个人影冲到了台上,朝着高雪撞过去!

  “嗙——”一声巨响!

  高雪直挺挺被撞翻在地。

  脑袋砸在舞台上,宋风晚离得近,都能感觉到舞台震了下……

  傅沉垂眸眯着眼,“场面真是血腥,我信佛,见不到这种画面。”

  段林白错愕,他是不是出现幻听了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二更来了,可能起得太早,昏昏欲睡捂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