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901 大佬都太腹黑,虐心更虐身(3更)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那个黑影冲过来的时候,虽然是奔着高雪去的,可宋风晚与她靠得太近。

  许鸢飞还以为是有人想对宋风晚不轨,把人一把给扯到了自己身后,就是可怜了蒋二少,胳膊被撞了一下。

  “我去——这谁……”他差点被撞翻,胳膊被撞得瞬间麻痹,疼得狠吸口凉气。

  只是接下来“嘭——”巨响,吓得他一个觳觫激灵。

  高雪真的是直挺挺被撞翻了。

  脑袋重重磕在舞台上,台面是瓷砖设计,这下子磕撞,骨头都被撞得散架了。

  高雪更是脑袋发昏,眼前发黑,短暂失去了知觉,紧随而来是充斥四肢百骸的剧痛,她都没回过神,有拳头砸在她脸上。

  满嘴充斥着血腥味儿,整个人就像是个粗布木偶,被人蹂躏,毫无还手之力。

  她眼睛浑浊昏沉,看不清那人是谁,只能听到底下此起彼伏的惊叫声。

  “这不是刚才那个小青年?”

  “死忠脑残粉反扑,果然最可怕。”

  “听说这个人光是她直播,就给她打赏了几十万,结果粉了个骗子,肯定更加气急败坏了。”

  “刚才就看得出来,是个暴戾分子,不是被京家人带走了吗?怎么出来了。”

  ……

  众人议论着,主办方的经理,也是被突如其来这一幕吓傻了,难以置信看向京寒川。

  “六爷,这是……”

  京寒川蹙眉,看向一侧的京家人,“怎么回事?我不是让你们把人带走了!”

  京家人都是些没表情的“机器”,“刚想和您汇报,我们本来准备把他先带到后台,准备和主办方商量,要不要扭送派出所,结果被他跑了。”

  “跑了?”经理凌乱了,他方才是见识过京家人厉害的。

  出手快,凌厉非常,几个人守着这小菜鸡,会让他跑了?在逗他?

  “六爷,对不起!由于此人过于狡猾,我们一时不察,让他趁机溜了,是我们办事不利。”

  “回去会主动领罚!”

  “知道办事不利,还不赶紧去把人拉开,你没看到经理都急出汗了?”京寒川眼梢一吊,眉眼略显犀利。

  “是!”

  “寒川,你的手下办事实在不靠谱。”傅沉轻哂。

  “可能是太久没动了……以后要常组织他们锻炼一下身体。”

  “有道理。”傅沉眯眼笑着,“不然有些人会以为,沉寂这么久,我们提不动刀了。”

  段林白在一侧听着,忍不住咋舌:

  信了你俩的鬼话,这男人绝壁是你们故意放出去的。

  经理也是人精,自然晓得这男人溜出来绝非偶然,但是京寒川本就没义务帮他们维持秩序,出手制服惹事男子,他本就应该和他道谢。

  此时再度出面阻止,他心底憋屈,还只能赔着笑说一句:

  “谢谢六爷出面!”

  “客气。”京寒川也就大大方方受着了。

  ……

  其实此时台上,两个男主持,和高雪工作室的小伙子早就冲过去劝架了,将小青年从高雪身上拉开。

  这人好似疯了,不管不顾,他们也担心自己被伤到,劝架也得注意自身安全,所以根本拉不住!

  高雪身上的礼服本就是抹胸的,此时已经被扯破,差点就春光外泄,还是她工作的小伙子脱了衣服,刚要给她披上,那人已经挣脱束缚,一脚踹了过去。

  舞台上瞬间乱成一团。

  此时所有平台的直播也被切断了。

  “我去,正精彩呢怎么回事啊?”

  “不虚传播血腥暴力内容,要弘扬社会主义价值观。”

  “我只能说,网络暴力别人,结果被反噬了,也是活该。”

  “小伙子应该是真情实意喜欢了她一段时间吧,现在估计觉得……”

  “真是日了狗了。”

  ……

  网上直播没了,可是热搜却被顶了上去。

  连带着严氏珠宝也火了一把,可能会消息传出去了,有些人出来帮宋风晚澄清。

  这是我在严氏定制的项链,结婚时候佩戴的,宋老师人特别好,设计稿前年10月给我看的,按照我的要求,改了很多次,最后成品在这里,现在我才看到,某宝上居然有我同款的项链,有点恶心。

  不少人还晒出以前拍的照片,时间都是早于高雪微博或者淘宝店饰品上新时间。

  而且宋风晚作品多是高定,站出来的人,许多都是有钱人。

  网络还有人在给高雪洗白,说宋风晚联合买通别人,仗势欺人。

  有人就怼了句:

  “买通这些人,你知道要多少钱吗?别在这里秀智商下限了好吧。”

  紧跟着,严氏集团发布了紧急声明。

  针对最近的剽窃事件,我们集团已经委托律师全权受理,对于高小姐的侵权行为,我们必将追究到底。

  其实国家对于抄袭剽窃这方面,法律追究,也就是公开道歉赔钱,而赔偿金额,对剽窃者获利的数额来说,往往并不算多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,傅沉与京寒川又背后摆了一道。

  因为正常程序,她可能只是赔点钱,不会有实质性的举措,而她这种人,恶意煽动纵容粉丝,也敢尝尝被反噬是何种滋味了吧。

  严氏集团声明一出,许多与高雪有合作的公司,都紧急下架了或者将她参与创作的东西直接停用。

  并且明要追责,要求赔偿损失。

  人人追捧的网红,也就是瞬间,成了人人喊打的对象。

  此时舞台上的风波还没平息,因为十方与京家人都上来劝架了。

  只是这些人,就好像没吃饭一样,压根拉不住那个小青年。

  害得高雪一再被打。

  “真是对不住,高小姐,您还是赶紧走吧!”十方说得抱歉。

  “谢谢!”

  高雪已经被打懵了,哪里认得面前这人是敌是友,居然还乖觉道谢,忙不迭往下走,也不知哪里伸出的一只脚,绊了她一下,她本就穿着曳地长裙,此时被撕扯得乱七八糟,双手裹着衣服,遮着上半身,哪里还有心思注意裙摆。

  脚下一晃,踩到裙摆,整个人没从阶梯上滚下去,却以一种极为难堪的姿势,跌坐在台阶上。

  撞击着尾椎骨,疼得她头皮再度发麻。

  许鸢飞轻哂,看了眼宋风晚,“不仅是你们一家子腹黑,连手下都……”

  “个人行为。”宋风晚立刻把十方推了出去。

  ……

  这出剽窃事件,似乎以高雪被带下去,已经抽离大众视线。

  主办方原本还想借着宋风晚炒一波热度,结果刚让人处理了舞台,再转头,宋风晚这群人就没了。

  “经理,他们都走了。”

  “一个都没留下?段公子也走了。”

  “对!”

  经理一拍脑袋,此时算是彻底看明白了,这群人早就知晓素尘的身份,此番前来,就是特意吃瓜看戏来了。

  他就知道,自己怎么可能突然转运,真是狗屎运了。

  宋风晚后来听说,高雪在后台被粉丝唯独,警察、120都过去了,似乎是被打得很严重,紧急送往了医院。

  对于这种抄袭者,除却谴责愤慨赔钱,似乎没什么强硬手段。

  这也让粉丝更加愤怒。

  宋风晚一行人出去后,出了口恶气,她心底舒服了。

  “走吧,时间还早,请你们喝茶。”

  傅沉眯眼看了下腕表:“晚晚……”

  “什么?”宋风晚心情极好,笑得张扬放肆。

  “该去接孩子了。”

  她一拍脑袋,“差点忘了,钦原辅导班下课了,说好今天他小测成绩好,带他去吃汉堡的。”

  许鸢飞轻笑,一孕傻三年说得半分不假,宋风晚这几年记性有点不大好,总是忘记事情。

  有时傅沉出差,她如果加班没办法去幼儿园接孩子,就会让许鸢飞帮忙把傅钦原接到京家,亦或是段家照顾一下。

  毕竟同在一个幼儿园,也方便些,傅家二老年纪大了,让他们去幼儿园奔波,也是劳碌。

  而通常情况就是……

  傅钦原当晚去哪家,就会在哪家住下。

  因为宋风晚经常回到家后,才想起把儿子给丢了。

  此时的辅导班内

  因为今天有小测,考的是数学,老师当场就给出了分数,讲解试卷,就提前下课了。

  小严先森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智能表,距离放学时间已经过去5分钟了,教室都没人了,姐姐和姐夫怎么还没来。

  “小舅舅,你别急。”

  小严先森是脸上没表情,心底早就坐不住了。

  他是个小学生了,为什么要来听一年级的辅导课,围观孩子计算一加一等于几。

  “已经超过时间了。”

  “很正常的,妈妈说她今天有事要做,肯定是忘记了。”

  “这是常事?”小严先森一脸严肃。

  “是啊,我都习惯了。”

  “姐夫呢?”

  “爸爸也忙啊……”傅钦原拿着笔,正认真在试卷上写着什么。

  小严先森蹙眉:这两人太过分了,居然不把他外甥的事放在心上。

  “钦原……”小严先森转头,看到他认真在试卷上写写画画,以为在认真订正试卷,挪着板凳走过去,心底想着,可以给他辅导一下,毕竟自己是小学生了。

  只是到他面前,才傻了……

  这蠢孩子居然在篡改试卷分数!

  “啧——小舅舅,你说,怎么才能把66分,变成96分?”傅钦原压着声音,小声嘀咕,因为老师还坐在台上。

  小严先森轻笑,“用你的脑子。”

  傅钦原没作声,盯着试卷,看了良久,“我的汉堡要泡汤了。”

  此时外面有车声传来,小严先森利索得给他收拾好书包,自己背着,牵着他往外走,辅导班老师起身,“家长来啦,走吧,送你们下去。”

  “谢谢老师。”

  几人下楼后,小严先森忽然看到有人影躲在一个树后,只是再仔细一看,好像又什么都没有……

  难不成自己又眼花了。

  不过此时宋风晚已经到了,打断他的注意力。

  刚上车,傅沉就直接问了句。

  “傅钦原,这次小测多少分?”

  “爸爸,马上要吃饭了,我们可以不谈学习吗?”

  宋风晚笑出声,听他这语气,也知道没考好。

  “现在说了,才能决定你中午是吃肉还是吃草。”

  傅钦原:……

  “别哼哼唧唧的,没用,把你的书包给我。”

  傅钦原不情愿的把书包递给他。

  傅沉翻出试卷,略微蹙眉,其实不少孩子动念或者真的动手改过分数,他们往往觉得自己很聪明,其实有些痕迹,家长一看便知。

  况且傅三爷这种精明的人。

  “傅钦原,回家后,来书房找我,我给你辅导功课。”

  傅钦原:瑟瑟发抖,抱紧我的小胳膊。

  小严先森蹙眉:不按时接送孩子,还吃草?外加辅导威胁?

  有虐待嫌疑。

  这姐夫着实太坏,外甥这么可爱,他怎么下得去手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今天三更结束啦,吼吼,我好久没有这么早更新结束了,好久没睡过午觉了捂脸

  大家看完,别忘了留投票票哈,么么~

  话说你们觉得傅宝宝今天是吃肉还是吃草。

  或者……

  三爷:试图篡改分数,给他喝口水就不错了。

  傅宝宝:宝宝委屈,可宝宝不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