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番一06:追妻套路深,小白被下套

小说: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 作者: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:2019-10-18 23:11:57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商场内,因为临近年关,rénliu拥挤,若非抱着大束玫瑰,马为民的身高、长相怕是早已淹没在了人潮里。

  池苏念虽然被某人内增高的论惊着了,还是不动声色瞄了眼马为民的鞋子。

  外增高加内增高,而且有点明显,饶是如此,也不可能窜到一米八的。

  “那个,你……”她偏头,刚想和身侧的人说,你可以走了,没想到某人快她一步,已经大步走了过去。

  “愣着做什么,让人家等那么久,实在不礼貌。”

  池苏念“……”

  这要不是人多,她真想踹他一脚,分明是他磨磨唧唧,才让她迟到了,这到底是因为谁!

  原定约了两点,此时已经超了5分钟。

  蒋端砚身高优越,马为民一眼就看到了,当即心底咯噔一下,旋即收紧怀中的花,紧张得口舌发干,目光越过他,落在池苏念身上,她今天穿了将白色羽绒服,手上提着包,搭着条红色围巾。

  眉眼本就浓艳,今日化了些许淡妆,更比夏花绚烂。

  他不自觉的耳根发烫,咳嗽两声,清了下嗓子。

  “不好意思啊,过年路上车太多了,有点堵,停车位也不好找,让你等这么久。”池苏念也不能说,自己是被某人锁在车里了啊,最能找了个借口。

  “没事,我也刚到。”马为民笑得略显不自然,嗓子犹豫紧张,有些嘶哑,看了眼蒋端砚,“蒋先生,您好。”

  鬼知道马为民,12点半就从家里出发,光是在商场,就足足等了四十多分钟。

  他客气伸手,两人手指交握,短短一瞬,却看得池苏念心惊肉跳,生怕某人说出什么惊人论。

  “您好。”蒋端砚也非常客气。

  “那个……”马为民咳嗽着,将花递给了池苏念。

  “谢谢。”没几个女人不喜欢收到花,饶是此时气氛尴尬,池苏念还是道谢接下了。

  “我、我订了两点半的电影,我擅自做主选了一部片,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看。”此时天冷,没法进行户外活动,也就商场暖和些。

  “我都可以,就是很久没进电影院了。”池苏念看向一侧的蒋端砚,不断给他使眼色。

  还不走?

  说好送到这里,怎么这么没眼力劲儿啊。

  马为民心底想着,不能得罪蒋端砚,所以与他说话都非常客气。

  “谢谢蒋先生特意送她过来。”

  “我过来有事。”他这语气让蒋端砚不太喜欢。

  下之意,不用特意道谢。

  “那……”马为民心底实在怵蒋端砚,他按照正常人惯用的套路,找了个由头,“我们打算去看电影,蒋先生有兴趣吗?要不要一起?”

  池苏念一听他说这话,心底暗叫

  坏事了!

  这人莫不是傻子,蒋端砚这种人,你根本没办法用正常人的逻辑思维去思考。

  他本来就想留下来,你这不是正好给他机会嘛!

  其实马为民压根没想太多,他就是迫不及待想和池苏念独处,而且蒋端砚也知道,他和池苏念是出来约会的,正常人的思维,听到这话,自然会是

  不用了,我还有事,先走了,你们慢慢看。

  没人愿意当电灯泡,这不是破坏气氛嘛!

  显然,他想错了蒋端砚。

  他只是一笑,“我原本约了人,那人临时有事,放我鸽子,我也很久没进电影院了,既然你盛情邀约,那我不客气了。”

  马为民懵逼了!

  这是什么路子?

  池苏念抱着花,有些无奈。

  她就知道会是这样。

  她早就该预料到,事情可能会变成这样,应该推掉这次邀约才对。

  ……

  而紧接着,就出现了最尴尬的局面,马为民只订了两张连坐电影票,马上电影就开始了,此时订票,周围位置已经满了,就是说,三个人必然有一个人会坐到别处。

  马为民又不可能让蒋端砚独自坐到一边,可他自己坐到一边,也憋屈啊,那更不可能然池苏念落单,气氛变得非常微妙。

  “要不别看电影了,其实我也不是特别想看……”池苏念悻悻笑着,试图给他解围。

  “这电影网络评分还不错,值得一看。”蒋端砚一记软刀子,直接把马为民给架到了火上。

  “是不错!”马为民讪讪说道。

  他只能又单独网购了一张票,毕竟蒋端砚和她哥差不多,两人亲如兄妹,不能得罪。

  取票顺便买水的功夫,马为民接到了母亲的电话,无非是问他是不是见到人,进展如何。

  “蒋大少也跟去了?”马夫人也觉得有些诧异。

  “现在我们三个人要去看电影。”

  “你别紧张,可能就是故意试探考察你的,你一定要好好表现,别掉链子,有什么可紧张的,一定要大方点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……

  三人进场之前,蒋二还打了个电话过来。

  他就在附近商场采购,东西太多,心底想着,他哥最多就是去会会情敌,也不可能跟着人家约会,估摸着时间,准备让他过来帮自己搬东西。

  “哥,你在哪儿啊?”

  “电影院。”

  “你去那里干嘛?”

  “原本约了人,临时来不了,马先生又盛情邀约我看电影,我也很多年没进电影院了,你一直和我说,让我别光顾着工作,偶尔也出来放松一下,我也觉得自己需要调整。”

  蒋二失笑,“马为民让你留下,他是智障嘛!”

  这话马为民自然是听不到的,蒋二就是觉着,这人实在太蠢。

  “我要进场了,挂了。”

  蒋二少看着被挂断的电话,那叫一个目瞪狗呆。

  那蠢货绝壁是和他哥瞎客气了,你和他客气,不是每个人都会看人脸色,顺杆子往下爬的,他哥寻常定然不会凑这种热闹,可遇到自家嫂子的事……

  他连亲弟弟都坑,况且是你。

  这倒霉鬼。

  蒋端砚挂了电话,顺手把模式调成静音,还看了眼马为民,“谢谢你的邀请,晚些我请你吃饭。”

  马为民再度懵逼,看电影跟着就罢了,待会儿还要一起吃饭?

  那他这算什么约会啊。

  “蒋先生,吃饭就不用了。”

  “需要,我不喜欢欠别人的。”

  自然更不喜欢,自己的女人欠了别人。

  池苏念抱着玫瑰,真觉得尴尬要命。

  进场后,自然是蒋端砚与池苏念坐在一起,这位置是马为民特意选的,靠后,并且有些偏,而他自己订票的时候,因为没什么余票,只能选择第三排,极不舒适的观赏区。

  关于座位的事,蒋端砚还和马为民客气了一番,想让他们坐一起。

  马为民也不傻,就算心底想,也不可能撇开蒋端砚,让他一个人坐着,不合适啊。

  “蒋先生,没关系的,你们坐。”

  “那就听你的。”

  池苏念抿了抿嘴,这套路未免太深了。

  真真叫人有苦说不出。

  入座的时候,池苏念手中又是围巾、包包,还抱着花,提着饮料,显得极不方便。

  蒋端砚熟稔得接过她手中的所有物品,“坐吧。”

  电影院虽然没有完全熄灯,可光线也很暗,气氛自然显得不大寻常。

  “你不该跟来。”池苏念压着声音。

  “什么?”此时影厅内有不少孩子,毕竟是寒假,有些嘈杂。

  池苏念不得已,只能靠得近了些,“蒋端砚,你到底想干嘛!”

  此时马为民还在不断往后张望,池苏念不敢与他靠得太近,表面看似无恙,语气质问中,掺着几分冷意。

  可某人愣是不搭理她,池苏念气急,下意识抠着指甲。

  影院光线本就黯淡,椅子下更是如此,男人手靠近,她没察觉,待手被人握住,那抹微热,就好似在她本就不平静的内心……

  瞬间又掀起了万丈狂澜。

  “又抠指甲?”

  “蒋端砚!”

  此时影院的灯瞬时熄灭,影片正式开始,她眼前因为光线消失,出现了短暂的昏暗,可他怎么都没想到,下一秒,某人就凑了过来……

  “唔?”

  两人以前是背着父母谈恋爱,自然不可能在公众场合做这些事,而且蒋端砚也不是会做这种事的人,此时突然这样,打得她措手不及。

  她下意识推搡。

  “别乱动,会引起别人注意的。”他说得极为认真。

  直至电影片头播完,某人才抽身离开,池苏念嘴角之前的咬痕尚未痊愈,又添新痕,这样回家,怕是不好交代了。

  这疯子。

  她在心底怨念,猝不及防,手又被某人扣住。

  此时是电影院,她不敢太激烈抗拒,担心引起别人注意,更担心前侧的马为民察觉到异常,只能任由着某人为所欲为。

  蒋端砚一直在注意马为民的一举一动,他因为频繁回头,幅度较大,容易遮挡后排观众视线,惹得一些人颇有微词,他又无心看电影,心底憋闷着,电影开场半个小时,就出去透了口气。

  池苏念此时满心满眼都是两人距离太近,某人举止太过分。

  担心被边上的人发现,心悸又忐忑。

  心乱了,脑子更是晕顿顿的,哪里还有心思关心马为民,自然不会注意他的任何举动。

  “我出去一下。”蒋端砚凑近。

  “嗯。”她点着头,身侧那抹温热消息,手中的热度也随之消散。

  原本该觉着松了口气的,此时……

  居然有些空落落的。

  她抬手摸了摸耳朵,方才他靠得很近……

  此时还觉得有些热。

  影院洗手间

  马为民去了趟洗手间,知晓今天所谓的约会,怕是注定要三人行,心底难掩失落,抄水扑了把脸,让自己冷静一下。

  不断安慰自己,其实能和池苏念一起吃顿饭也不错。

  有这个开头,来日方长,不急于一时。

  他如此劝慰自己,走出洗手间,在影厅外面,看到了正斜倚在门边的男人。

  影厅暖气太足,蒋端砚此时只穿了一件白衬衫,黑色修身的西装裤,领口有点松松垮垮,袖管稍微往上卷了些,少了些许往日的精英做派。

  风光霁月中,透着稍许懒散。

  “蒋先生,您怎么出来了?”马为民手上水渍没干,搓了搓手,莫名紧张。

  “我们聊聊。”他直。

  “嗯?”马为民怔了下,才急忙点头,“好啊。”

  想起母亲的话,难不成蒋端砚真的是池家特意派来考察他的?

  昨天池老爷子的表现看来,对他还算满意,要不然今天也不会同意池苏念出来与他约会,马为民心底不断安慰自己,跟着蒋端砚往走廊深处走。

  心底忐忑着,不知道蒋端砚待会儿会问他什么。

  生怕自己表现得不好,影响蒋端砚对他的印象和观感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蒋二都觉得这人太傻……

  这也不能怪他,只是某人套路太深,心太黑。

  蒋大少盛情邀约,我不好拒绝。

  众人……

  求票票呀~

  最近在搞新文,我感觉自己要崩溃了,写了三四个开头,都被否了,简直写到头秃o〔╥﹏╥〕o

 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