京城,傅钦原出生的时候,恰逢夏季伏天,闷热郁燥。

  蒋二少站在家门口,静候着自家大哥,他们提前约好要一起去医院,半个小时前就说要到的人,此时还没来,他后背衣服都湿透了。

  知道今天要去探望宋风晚,他还特意拾掇了一番。

  一流汗,整个造型彻底白瞎。

  他手中还抱着花提着果篮,这花都晒蔫了,他哥居然还不来。

  车子尚未挺稳,蒋二少一看到熟悉的车牌,也没仔细端详车内坐了几个人,忙不迭试图拉开副驾车门。

  咦——锁死了!

  他拍了拍车窗。

  侧边的玻璃,车膜贴得很深,从外侧根本看不清里面,蒋二少拍了半天,偏头从挡风玻璃往里窥探,这才发现池苏念坐在副驾,当即吓得魂飞魄散。

  蒋端砚抬手,指了指后侧,某人这才打开后侧车门,“嘿嘿,姐,你也来啦,我没注意。”

  他忙不迭擦了把额头的热汗,濡湿的衣服很快被空调凉风吹干。

  “嗯。”池苏念方才也是尴尬极了。

  “你在京城待几天啊?”

  “明天走。”

  “要不要我陪你到处逛逛。”这种粗壮的大腿,必须稳稳抱住。

  蒋端砚发动车子,直接前往医院,低声说道,“你明天没事做?”

  “我明天……”蒋二本就是个闲人,而且段林白婚后忙着陪媳妇儿,也没空理他,他刚想说没事,就瞧见蒋端砚手指轻轻叩着方向盘。

  接收到危险信号,立刻转了话锋,“哈哈,姐,实在不好意思,我突然想起来,我明天特别忙,约了人。”

  “是吗?”池苏念抿了抿嘴,这蒋端砚是把她当死人?当着她的面,威胁他弟弟?

  “抱歉啊,那个……你今晚住哪里,等你要走的时候,我再帮你践行。”

  “我们家。”蒋端砚直。

  “哎呦我去,我想起来晚上约了人出去喝酒,姐,太不巧了,你来得突然,我都没准备,要不然我肯定不会答应别人。”

  “没关系。”池苏念抿唇笑了笑。

  “你晚上要是住外面,就别喝太多酒,男孩子在外面,也要保护好自己。”蒋端砚这话的外之意就是

  你今晚可以不回家。

  蒋二少衣服刚被空调吹干,一转眼又孵出一层细汗。

  而他此时也发现,他哥在老家待了这么久,两人愣是没什么进展。

  池苏念坐车到京城这一路,几乎都在睡觉,也是到了收费站才醒过来,她偏头看向后侧的人,“蒋二,你目前在京城做什么?”

  从蒋家去医院还得大半个钟头,池苏念一直在和蒋二少说话,惹得某人心底极不舒服。

  搞得蒋二很尴尬,不回答问题吧,容易失去这条大腿,回答问题吧,又得接受他哥的死亡注视,这不是活生生想要了他的命嘛。

 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,刚进大厅就撞到了宋风晚的室友胡心悦,婚礼时见过,蒋二此时只要逮着个认识的活人,就想拉出来挡枪,干脆拉着她又去了一趟病房。

  搞得胡心悦一脸懵逼。

  电梯内,随着楼层升高,陆陆续续上了不少人,池苏念一直安静站在角落,随着人流涌入,缓缓往最内侧挪了下,而蒋端砚也跟着往里走。

  直至身子紧挨着,池苏念才极不舒服的动了下胳膊。

  “你别往里了,没地儿了。”她压着声音,小心看向外侧。

  一眼就看到站在另一边,一脸八卦的蒋二少,蒋二虽然觉着方才尴尬,可又喜欢八卦,他也想看看,大庭广众,他哥能对人家姑娘干什么。

  “你脸上有东西。”

  “嗯?”

  池苏念方一抬头,就看到他伸手过来,她退无可退,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手落在自己脸上,将一侧头发压在耳后,盯着她的脸看了半晌,两人之间距离也越靠越近……

  “蒋端砚——”她急急喊他。

  “方才一路睡觉,脸上压出了一点印子,好像擦不掉。”

  池苏念错愕,这东西肯定擦不掉啊,可是……

  你凑过来?

  这东西也亲不掉吧。

  想占便宜也不用找这种借口啊。

  “路上不和我说话,和奕晗聊得倒是挺开心。”这是在电梯里,蒋端砚不会对她做些什么,无非是想离她近些罢了。

  “我起得太早,很困,也不是不想和你聊天。”

  “你想和我聊天?”

  “……”池苏念拧眉,她说的话,不是这个意思吧。

  “回家再说。”

  此时电梯已经到了指定楼层,几人走了出去,池苏念小脸还红扑扑的,她伸手摸了摸脸,脸上有印子嘛,这样去探访,似乎有点丢人。

  她压着声音问了下蒋二少,“蒋二,我脸上有什么东西没有。”

  蒋二少盯着她的脸端详半天,“什么啊?”

  池苏念气得咬牙,这混蛋,那刚才不就是……

  故意占她便宜?

  进了病房后,宋风晚瞧着池苏念来了,还觉得有些诧异,眼睛在她和蒋端砚身上左右摇摆,眯着眼,似乎瞬间明白了什么。

  池苏念与宋风晚他们本就不熟,而且这夫妻俩看自己眼神怪怪的,她实在坐不住,给刚出生的傅宝宝拍了几张照片,好回去和爷爷交差,就准备走了,“那傅夫人,您好好休息,那我先走了。”

  “走吧,我送你!”蒋端砚直,几乎是不容许她拒绝的,“奕晗,我要去公司,你待会儿自己打车回家。”

  蒋二脸上笑嘻嘻,心底p。

  你要去公司?还让我回家?

  你装什么大尾巴狼呢!

  池苏念跟着蒋端砚刚到医院停车场,就直接说道,“你开一下后备箱,我拿一下行李,我随便找个酒店住就行。”

  蒋端砚深深看了她一眼,出人意料的,没辩驳其他的,“想去哪家,我送你过去。”

  池苏念这心底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,他居然这么大方就同意了?

  她拿出手机,在附近搜索了一家连锁酒店。

  可是到了大堂,准备办理入住时,池苏念才傻了眼。

  她摸出身份证的时候,某人也拿出了身份证。

  “二人是一件大床房吧。”酒店大堂负责登记的员工,一男一女,端看这模样,大家都会以为是两口子吧,而且这男人非常绅士体贴,更不可能是同事了。

  “不是,你拿身份证干嘛啊!”池苏念傻眼了。

  “夫人,两人入住,就算是开一间房,也需要一起登记的,这是规定。”那人笑着解释。

  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……”

  池苏念忽然舌头有些打结,有些气急败坏的看向蒋端砚,这男人几个意思。

  “回家,还是住酒店,你选。”

  “那还是回去吧。”

  蒋端砚抱歉得看向登记人员,“抱歉,我们不住了,麻烦你们了。”

  “没事没事。”服务人员将身份证递过去,蒋端砚伸手接过,无意看到她身份证上的照片,忍不住笑出声。

  “把东西给我!”池苏念一把抓过身份证,她当时去找证件的时候,没好好拾掇一下,所以……

  照片特别丑,那应该是她最胖的时候,那是脸上还长了一颗青春痘,简直丑到爆。

  待两人离开,酒店的工作人员才狐疑地说,“你觉不觉得那个男人长得有些眼熟啊。”

  “再眼熟也是别人老公,估计是小夫妻闹别扭呢。”

  ……

  池苏念憋了一肚子火回到车上,蒋端砚偏头看她,“气着了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你还记得刚才那人喊你什么么?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池苏念觉着这男人操作太骚了,难怪那么轻易答应让她住酒店,就在她憋闷时,余光瞥见某人凑近,他就当着她的面,哑着嗓子喊了声

  “夫人——”

  他声音不重,轻轻的,带着点笑意。

  池苏念当时有种感觉。

  好似……

  要不能呼吸了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三更结束啦~

  在xx的留活动还在进行中,月票红包也还剩很多,大家投票后记得留、投票领红包哈。

  我弟觉得我太惨,说要请我去看哪吒,我想看这部电影好久了,好多人安利我l0ns3v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