泼水、扔瓶子、揪扯衣服……

  蒋氏集团门口已经一片混乱,助理几分钟前,已经带着保安出来,周围还有警察在,可记者,围观群众混杂着,场面短暂失控。

  “蒋端砚,你还我丈夫,你这畜生,连你亲舅舅都不放过!”

  “你爸妈走了之后,是谁照顾你们兄弟俩的,你就这么对待我们?你不得好死。”

  “把我们一家往绝路上逼,你这是想让我去死啊,你爸妈在天之灵要是看到这种,怕是死不瞑目。”

  ……

  显然大家都很喜欢看这种夺人眼球的新闻,记者都拍疯了。

  这种行为,似乎让某个疯子更加兴奋。

  尤其是此时蒋端砚并没反抗,也没反驳半句,这让她更加肆无忌惮,居然抬手就朝他脸打过去!

  “蒋先生。”

  助理准备越过人群去阻拦,可有人动作比他更快。

  扯住蒋端砚的胳膊,将人往后拉了半寸,疯妇尖锐的之间,从蒋端砚下颌、脖颈处滑过,带起了一点血珠。

  “蒋端砚!你疯了,你站着让她打!”池苏念气急败坏,伸手帮他检查脖子,“你过来点,我看一下。”

  “没事。”蒋端砚随意擦了下脖子,有点刺痛,对他来说,没什么大碍。

  “这还没事,她这行为已经是故意伤害了,这要是在国外,都能送她进去蹲几年!”

  伤口不太严重,只是此时周围红肿,整个脖子都被抓红了,看起来有些狰狞。

  “这就是你处理问题的方式?”

  ……

  此时的现场有两家媒体在直播,有个人突然冲出来,所有人都不明所以。

  ……

  此时弹幕公屏上,出现一行字幕:

  网友好像又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……

  对于这种几乎神隐的家族,大家都很好奇,而且有人说他和傅老关系极好。

  ……

  在场的媒体,多是新城本地的媒体,或者是某家媒体派人常住这边的,对新城自然了解,也知道池家,一看是池苏念,忙着拍照,却没敢再往前一步。

  周围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,场面一时被稳住了。

  而曹卫的老婆显然没想到这个时候池苏念会蹦出来。

  忽然高声扬。

  “你们池家和他是一伙的,助纣为虐!”

  池苏念刚给蒋端砚检查了一下伤口,没想到,一盆脏水居然泼到了她,甚至池家身上。

  “当年就是有你们家撑腰,他才敢那么肆意妄为。”

  “池家也没一个好人,我告诉你们,你们这种人,死后都要下地狱,不得好死!”

  她吼完,方才喧闹的现场,无人敢作声。

  记者都懵逼了!

  这人莫不是疯子,敢这么说池家的,在新城,她是第一个。

  池苏念光顾四周,忽然转身进了车内,拿了两瓶矿泉水出来,因为长途开车,车厢备点水再正常不过。

  “你、你要干嘛,我告诉你,现在这么多记者,你要是敢动我一下,我立马……”

  她叫嚣着,有恃无恐,可下一秒!

  一瓶水就对着她的脸,扑面淋下!

  “啊——”她惊叫一声,还没回过神,另一瓶水就泼了过来,“池苏念!你这死丫头……”

  她刚要冲过去,池苏念直接甩手,一个矿泉水瓶直接砸在她脸上。

  没什么力道,只是塑料摩擦,响声极大!

  众人骇人——

  “他不碰你,那是看在你们还有点沾亲带故的面子上,看你是个女人,不与你计较,你别太得寸进尺!”

  “我和你可没那层关系,没那么多避忌。”

  “今天就算是有记者在,你咒我全家,我就是抽你,也是你活该!”

  方才她说的话,真的听得不少人后背发凉,骂人不得好死,谁能受得了。

  “你说我们池家助纣为虐,证据呢?空口白牙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放厥词!”

  “整个新城,道路基础设施,有多少东西是我们家出资修建的,你这么厌恶,倒是从新城滚出去啊。”

  “今天这么多人在,你拿出证据来,要是能证明我们家以权压人,上面自有人会下来调查,如果没有,今天这件事没完!”

  “说什么你疯了,我看你比谁都清醒,不是那个精神证明,就能到处撒泼?以为没人治得了你。”

  “你说你有病是吧!好啊……”

  池苏念看向不远处的两个民警,“警察同志,她这种人,散播谣,甚至当众行凶,严重危害公众安全,既然有精神病,那就关到精神病院。”

  “她住院的钱,我出!”

  那女人瞳孔睁圆,显然没想到池苏念会这么强势。

  周围记者也纷纷点头。

  池老威望在,整个新城谁提到池家,不是夸一句好,大家都不信池家会做这种事,不过她既然有精神病,的确应该关进去。

  原本网上还有不少人在围观事态发展。

  此时一听说这女人有病,忽然觉得蒋端砚很可怜了。

  “我就说这女人行很极端,居然有病?”

  “现在很多人打着精神病的幌子惹事的,反正不会判她有罪。”

  “池小姐说得不错,关进去啊!不能让精神病成为犯罪的保护伞。”

  ……

  池苏念这般强势,对面那女人抬手擦了脸脸上的水,急促喘息着,“这是我和蒋端砚的事,轮不到你插手!”

  “原本我的确不想管,是你先把我们家带进来的,毛女士,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……”

  “叫做先撩者贱!”

  “你……”那妇人气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,生生卡在嗓子眼,脸都憋红了。

  池苏念手中还有个空瓶子,她手指收紧,塑料瓶在她手中被拧得发出刺耳的声音。

  “就算是你和蒋家的事情,现在我也无法置身事外,因为……”

  “我和他结婚了,我是他妻子!”

  “你想为你老公鸣不平,怎么我就不能替我老公出头?”

  大家原本就没想到池苏念会出现,对她身份本就存在诸多猜测,没想到她自己承认了。

  记者懵了,可是网络炸了。

  只是大家都没回过神,池苏念就朝着那妇人走了两步,两人此时距离特别近。

  “结婚……你和他?”她嘴里念念有词,显然不信这番话,“怎么可能,他可是……你们……”

  她嘴里嘟囔着,有些语无伦次。

  “当年您先生是如何入狱的,这些人不清楚,您心里还没数?你别仗着当初那件案子没公开,就这么肆意妄为!”

  案子?

  什么鬼?记者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。

  “我想问问各位,当年曹先生出事,我丈夫才多大,父母过世,他有什么能力,将一个手握重权的人,冤枉进监狱?他是有通天的本事,可以买通警察,律师,以及所有法官,早就这桩冤假错案?”

  “你把国家法制当什么了?”

  “当初这件事里,还有隐情,只是涉及到未成年,并未对外公开。”

  “而我先生也想给曹家留些脸面,这么些年,她怎么闹,都没把这件事说出去,毕竟金融犯罪与刑事犯罪性质还是不同的。”

  “可是某些人不知感恩,以为是拿捏到他的痛处,这么些年,步步紧逼,有些事,他不愿提,可我敢说!”

  “当初你们家背地做得那些龌龊事,真要我一件件当着大家的面细数出来,毛女士,你承受得起嘛!”

  当初曹卫的案子,牵扯到雇凶伤人,可他是利用未成年人心智不成熟,案子没公开审理,甚至没对外说。

  蒋端砚也想给曹家留些余地,这些年就算被骚扰,也没把所有案件公开。

  没想到却成了某人妄为的资本。

  蒋端砚以前做过的事,包括蒋家,很多事都被翻找出来。

  其中有一件蒋二少被捅住院的消息进入大家视野。

  池苏念虽然没挑明,可大家很容易把整件事联系起来,只怕当初蒋二少受伤,并不简单!

  而这位毛女士,一听池苏念要把所有事情公开,当时脸就青了,面上还挂着水珠,一点点往下滴,活像从水中冒出头的青面厉鬼。

  “不要把别人的善意,当成你放肆的资本。”池苏念警告她。

  “你可以回去等律师函了,这件事我先生揭过了,在我这里过不去……”

  “我们法院见!”

  ……

  这位毛女士最后是白着脸被警察先以闹事罪被拘留的,后续事宜,自然有律师跟进。

  池苏念这般雷厉风行的做派,已经把在场记者吓得一愣一愣的。

  “那个池小姐……”有个记者试探着走过去,“您说您和蒋先生结婚了,那么昨日在医院的……”

  “是我,有问题么?”池苏念反问他,看他神色迟疑,她又补充了一句,“你是觉得我会包庇我先生?你们这么有能力,可以去查医院监控,或者去问问傅三爷、段公子……”

  池苏念形式落落大方,不卑不亢。

  此时蒋端砚握住了她的手。

  “我们夫妻关系很好,也只想清清静静过日子,不想叨扰大家,占用公共资源。”

  “稍后我会发布声明,与大家仔细说明整件事。”

  “公司还有事要处理,我们先走了,感谢大家的关心。”

  说完拉着池苏念就往公司里面走,记者没敢追进去,只是对着背影拍了几张照。

  ……

  整件事在网上并没消停。

  之前蒋端砚传出绯闻,又说什么有对象,大家不知道他对象是谁,就算是认识他的人,都没敢胡乱发。

  此时网络被他们本科母校的学生挤爆了。

  ……

  原本是扒池苏念的帖子,结果歪成了撒狗粮专用贴。

  全部都是他们同学爆料的两人恋爱经过。

  甜得齁人。

  这个瓜,宋风晚还吃到了半夜,觉得他们说的人,完全不是她认识的蒋端砚,不过能同在一个学校,一起上学,复习功课,蒋端砚甚至给她整理过复习资料,这份资料,现在还在学校广为流传……

  毕竟学校课本不是每年更新,可能几届,十几届学生,用的都是同一教材,蒋端砚整理的复习提纲,不知被影印了多少份,简直是考试必备。

  单看校园这部分,说是神仙爱情也不为过了。

  而紧接着,蒋氏集团发布声明,将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澄清了一遍。

  股票大涨,导致之前准备踩着他上位的几家公司,股票收盘前,断崖式大跌。

  用傅沉的话来说:

  被狠狠放了一次血。

  圈子里的人,大抵都清楚蒋端砚为何压着结婚的消息,秘而不发,怕是想让对家操控股票,最后狠狠弄他们一次。

  而事实证明,那几家公司,单这一天,市值蒸发都是最低的都是十几亿上下。

  别说是放血,用截肢来形容也不为过。

  太狠了。

  倒是傅沉和他,通过这件事,赚了不少。

  所以蒋二得知两人的计划,才觉得后怕,那群人想踩着蒋家上去,殊不知,他们才是真正的跳板。

  都是魔鬼,难怪这两人刚接触,就能达成合作。

  八成是惺惺相惜。

  不过蒋端砚的婚姻状况也由此彻底曝光,而且池老发声,力挺了蒋端砚,说他们夫妻关系非常好……

  老爷子最后说了这么一句话!

  “有媒体说,他偷偷带情人回家?你们怕是不知道,我们两家住隔壁,他是有多大的胆子,在我们眼皮底下偷人?”

  大家没查过这个,压根不知道他们住的那么近。

  而且虽然结婚了,蒋端砚也没另外买婚房,就是把家里重新装修了一下,其实两家人就是住在一起的,他就是想有异心,也没那个机会。

  报道他偷人的媒体顿时觉得非常尴尬难堪。

  事情彻底处理完……

  蒋端砚开会回来,就看到池苏念正靠在他会议室的沙发上玩手机,神色悠哉。

  “饿不饿,带你去吃饭?”此时已经是傍晚。

  “还行,正和以前的室友聊天,正和他们说要结婚的事,都说飞国外的机票太贵,让你包机票。”池苏念笑着,因为婚礼在海岛,必须飞国外。

  “可以,你回头把她们的身份信息给我,我让助理给他们订票。”

  “那我和她们说一声。”池苏念直起身子,一副做正经事的专用模样。

  “念念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下次再遇到这种事,别出来,我会处理好。”

  蒋端砚想过了,如果今天舅妈不依不饶,他自然不会再给她留面子,会把很多事公开,包括他们家私下做得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。

  其实曹卫进去后,曹家本就起不来了,他也有孩子,蒋端砚也是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,有些事,曹卫的子女,至今都不知道。

  祸不及妻儿,蒋端砚一直是这么做的,但是被逼急了,也豁得出去。

  “我知道你能处理!”池苏念收起手机,认真看着他。

  “其实有件事,这么多年我一直很后悔,后悔当年……”

  “我没陪在你身边。”

  “我没你想得那么脆弱,当年你为我遮风,这次我给你挡雨。”

  所有事情都告一段落后,只是蒋二莫名其妙被群嘲了。

  大家都说他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!

  气得他好几天没出门……

  没脸见人啊!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今天更新结束~

  又是肥肥的四更,有票票奖励嘛

  大家说的很对,某人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

  蒋二:让我去死,你们都别拦着我,啊——

  蒋端砚:想死?

  蒋二:哥,你别拦着我,让我走!

  蒋端砚:我只是想提醒你,闭上嘴,有点吵,安安静静走不好吗?

  蒋二:……l0ns3v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