梨园正式重新对外营业之前,京星遥定了许多剧目,难以决定,也想听些专业人士的建议,邀请了一些业内专业的京戏票友去免费试听,顺便也给傅沉发了邀请。

  他也是爱戏之人。

  自打家中老太太离开,傅沉就没去过梨园。

  “还挂怀?”京寒川询问,“怕触景生情?”

  “倒也不是。”

  “陪我去听听,我们好久没一起听戏了。”京寒川在这方面,也算专业,也是想给自己女儿提些意见。

  傅沉同意了,傅钦原说自己无事,也跟着一起去了。

  梨园已重新修缮装潢,焕然一新,不复以前旧貌,傅沉这心底总是会生出一些感慨,而此时他坐的位置,正是他母亲常坐的地方。

  他抬手端起手边的茶杯,呷了口热茶,敛了心神,打量着陆续进入园子里的人。

  忽然冲着京寒川一笑,“今天来园子的人,除却特意来听戏的,不少人都是别有目的的吧。”

  说是试听,除却京星遥邀请的人,也算是半开放的,如果想听戏的都能进,园子满了就不能进人,虽说现在宣扬国粹,但票友还是上了年纪的人比较多,忽然窜出这么多年轻人,还都是男的……

  听个戏,穿得舒服就好,这一个个打扮的光鲜亮丽,想做什么很清楚了。

  傅钦原坐在一侧,忽然笑着说了句,“六叔,这不知道人还以为院子里在搞百人相亲大会。”

  大家对京许两家虽然畏惧,但随着许氏集团在京城不断壮大,大家也知道,这两家也不是魔鬼到无法接近。

  京寒川更不是传闻那边恶名昭彰,说到底现在是法治社会,京家又能如何跋扈?

  若能做京家的女婿,再攀上许家,以后平步青云,自是贵不可。

  但凡收到风声,说这园子是京星遥经营的,想来讨好的人太多,只是寻常不敢亲近,也找不到合适的借口。

  今日借着听戏,已经很多人送了花篮。

  就算现在接近不了,好得混个眼熟。

  “这里面还有不少熟面孔,都是京城有名的新贵。”傅钦原面对底下乌压压的一大片情敌,半点都不着急。

  徐徐得给京寒川吹着耳边风,“六叔,您有觉得谁看着比较眼熟?可能我认识,还能给你提点意见。”

  “我对哪个感兴趣,自会让人查。”京寒川慢条斯理的喝着茶,脸上半点波澜未起。

  这群人没能力打听到京家人的行踪,自然不知京寒川今日也来了,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了。

  傅钦原随手吃着桌上摆放的茶点,余光已经瞥见京寒川吩咐人去楼下盯人了。

  这群人来的正好……

  京寒川出行身边总会跟些人,遍布梨园,现在这群人全部都去盯着情敌了,也方便他接下来去接近京星遥。

  这些情敌,正好帮他钳制了京寒川的耳目,省得他偷摸做贼了。

  省了诸多麻烦。

  而且有京寒川在,底下这群人压根没机会接近京星遥,他压根不用提防着。

  这群人此时还满心欢喜,准备在京星遥面前露个脸,殊不知,他们出身未捷身先死,半点机会都没有。

  傅沉偏头看了眼傅钦原,这小子今天怎么回事?

  是真的想给就京星遥找对象?还是故意刺激京寒川?

  注意到父亲的视线,傅钦原倒是不惊不动,冲他笑了下,“爸,您有事?”

  傅沉摩挲着手中的佛珠,父子两人眼神交汇……

  傅钦原是傅沉一手带大的,两人平素虽然不对付,怕也没有谁比他们更了解对方。

  傅沉抬手摩挲着佛串上的流苏,心底有个想法窜出来

  这小子心底有鬼!

  不说不做不会错,可他今天明显话太多。

  傅钦原要是知道自己是因此被父亲怀疑,怕是要郁闷死,他到梨园至今,说话加起来也没超过十句。

  不过他此时也注意到,自己父亲似乎一直在盯着他,这让傅钦原没时间去后台。

  他不能为了一时畅快,真的让父亲发现端倪。

  在老狐狸手下生存,实在太难了。

  就在此时,傅钦原手机震动起来,他摸出一看,备注。

  “爸,小舅舅电话,我出去接一下。”这地方距戏台很近,声音极大。

  傅沉看到的确是严迟的电话,点头没作声。

  ……

  傅钦原一边接电话,一边往园子后面走“喂,小舅,你居然这时候给我打电话?”

  “不行?”

  “不是,挺好的。”

  “在家?还是学校?”傅钦原最近把公司事务交给傅沉的消息,严家人都已经听说了。

  “在梨园,来听戏,有事?”虽说是甥舅,感情和兄弟差不多。

  “姐的稿子弄好了?”

  “你干嘛不去催她。”

  “关机。”

  “那八成是没弄好,玩失踪了吧。”

  宋风晚要是知道自己儿子这般形容自己,怕是要气炸了。

  “你最近怎么样?学习如何?”

  “还成吧。”

  傅钦原此时正往后台走,还得小心应付着严迟,大家都不是什么好人,也担心被他套路进去。

  那时他还很小,去南江玩,拿了些钱,就想去小卖部买东西吃,只是那地方离严家有些远,他总是征求严迟的意见。

  “小舅,陪我去小卖部吧。”

  “不去。”

  “请你。”

  “走!”

  后来他发现,和他一起去小卖部太吃亏了,毕竟他比自己大,吃得也多,不过他以后摸清了去小卖部的路,再去的时候,还是假模假样,自作聪明的问了句。

  “小舅,去不去小卖部。”

  “不去。”

  “那我去了。”

  某人乐了,然后严迟从口袋摸出钱,“帮我带瓶汽水。”

  傅钦原傻了,那时还是太天真,觉得愤愤不平。

  其实长大后也知道,他请严迟喝水,严迟请他吃得东西更贵,说到底是严迟吃了亏,只是那时不清楚而已。

  反正这个小舅,毕竟是长辈,都敢和父亲呛声的人,傅钦原心底还是提防着的。

  傅沉与严迟是怎么“交恶”的,傅钦原不大清楚,反正斗智斗勇很多年了。

  严迟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,觉着他似乎有事,在敷衍自己,随意聊了两句就把电话挂了,傅钦原却没回去,而是趁着这时候,直接进了后台。

  京星遥此时就在后台,此时后面演员换装、换衣服、准备道具,一切有条不紊,她之前还在边上控场,进入正轨后,就坐在角落默默看着。

  傅钦原刚到后面,就一眼看到了缩在角落的人,此时后台有些乱,演员,工作人员随意穿梭着,京星遥就是抬头,就瞧见他站在不远处。

  浑身紧绷,当即心脏缩紧,紧张得手心发烫。

  她心底是很清楚,今天他爸和三叔都来了,他怎么敢在他们两人底下这般放肆。

  然后她就看到某人贴墙而行,用一种颇为蛇皮的走位,到了她身边,将手中一个泡着胖大海的玻璃杯递给她。

  “喝吧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京星遥正好口渴了,伸手接过,可是某人却忽然伸手握住了她的,吓得她大惊失色,周围都是人,他怕是疯了。

  “傅钦原!”她稍一挣脱,手指抽离,傅钦原已经紧挨着她坐下了。

  “今天试演很成功。”

  那一本正经的模样,就好似方才借机握手揩油的人不是他一般。

  京星遥随口应着,拧开杯子,喝了口茶,刚吞咽一口,他就说了句,“这杯子我用过了。”

  那意思就是

  我们间接接吻了。

  京星遥蹙眉,扭头想瞪他一眼,他却飞快凑过来,在她唇边啄了口……

  很轻,很快。

  轻微的“啵——”声,惊得她差点把杯子打翻。

  “杯子我没用过,特意给你泡的水,前几天就听六婶说你最近嗓子有点哑,再者说了,也不是没亲过,怕什么。”傅钦原笑得那叫一个放肆。

  京星遥看了眼周围,她担心影响演员进场,缩在角落,幸亏这地方足够偏僻,好似并没人看到。

  “要是被我爸看到,你就完了。”京星遥真是不懂,为什么每次是他做贼,却是她在担惊受怕。

  “遥遥——你担心我?”某人靠得又近了。

  京寒川此时还让人盯着底下这群人,担心他们去后台骚扰京星遥,压根不知道,真正的罪魁已经潜入了……

  傅沉摩挲着佛珠,傅钦原和严迟关系不错,但是两个男孩,又不是女生,没那么多话要说,根据他了解,两人通话时间都不太长,他偏头看了眼后侧,十方许是去洗手间了,只有千江面无表情站着。

  好像在说我只是一个没得感情的机器。

  他余光瞥了眼傅钦原的位置,发现他把带来的杯子拿走了。

  接个电话,带杯子干嘛?

  一边打电话,一边润嗓子?

  由于怀生前段时间嗓子哑了,宋风晚买了些胖大海回来,傅钦原今日泡了点,傅沉压根没在意,此时却觉得有什么地方真的不太对劲。

  这小子以前出门,从不带杯子的。

  他说带杯子,是自己这种老干部的作风。

  有些事一旦察觉到了点端倪,就会有诸多苗头齐齐窜出来,他拿出手机,给严迟打了个电话,电话可以顺利接通,只是对方喂了声,傅沉直“打错了。”

  傅沉抬手,示意千江过来。

  “三爷。”千江走近,因为戏台声音太大,他只能尽量靠近。

  “去找一下钦原,看看他在做什么?”

  千江点头,立刻往后面走。

  这后面,除却洗手间,就是通往后台的一条路,千江去洗手间找了一圈,只有十方窝在角落抽烟,看得他眉头直皱。

  说上厕所,居然躲起来抽烟。

  “老江,来一根?”某人笑得讨好。

  千江没理他,直接往后台走。

  寸寸逼近傅钦原。

  此时的南江

  严迟盯着来电显示,他和傅沉斗智斗勇这么些年,感情算不得特好,就算拨错电话,也不会打到他这里才对。

  这父子俩今日都很反常。

  一个心不在焉却还在敷衍自己,一个声称打错电话了。

  他又瞥了眼手机,眼底一亮,似乎瞬间想到了什么。

  他记得傅钦原接电话的时候,问了他怎么会这时候给他打电话,随后自己质问,又说挺好的,那语气分明是挺开心的。

  难不成这通电话恰好打得很是时候?

  这小子顺势摆脱了他姐夫?

  所以现在……

  姐夫打来是试探敌情,看他俩是否还在通话的?

  以前傅钦原被姐夫找去书房谈心,会故意让自己到点给他打电话,以便摆脱傅沉,这把戏后来被傅沉发现了,结果就是……

  傅沉给他网购了三套《三年高考五年模拟》。

  一套模拟考试用;一套温习用;一套珍藏。

  这父子俩到底在玩什么把戏?他思量着要不要给傅钦原打个电话……

  也可能是自己想多了。

  他摩挲着手机,举棋不定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三更结束……

  某人心思真的太多,你给六爷吹耳边风,这操作很溜啊。

  不过你爹还是你爹,小三爷,你完犊子了。

  好久没搞有奖问答了,大家来猜题呀~

  今日有奖问答的题目就是

  xx回答问题的,均有15xxb的奖励

  腾讯那边没办法奖励,十分抱歉,不过大家也多多留呀,评论我都有看的。

  反正我知道,不通知的话,就会被某个没得感情的机器发现了,就千江直播般的汇报方式……

  大家可以自行发挥想象会有多炸……l0ns3v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