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锦首府内,客厅一时静极了……

  傅沉刚抬手,准备再倒杯水润燥,他此时那叫一个火大,得压着。

  此时,傅钦原急忙上前,抬起白瓷茶壶,“爸,我帮您。”

  语气讨好。

  他还指望父亲帮自己出谋划策,毕竟某人是老狐狸,而且这方面经验丰富。

  傅沉轻哂,淡淡说了句,“走开。”

  他就差让他滚蛋了!

  他此时恨不能没生过这儿子,哪儿有女儿省心。

  自己径直倒了杯水,喝了大半杯,他不开口,但几人也都知道他此时心情是雷暴天,谁敢开口,这道雷绝对会劈过来!

  傅沉忽然想起许多年前,段林白半开玩笑撮合傅钦原和京星遥,当时自己还想,反正自己不做这倒霉亲家,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

  段林白这天杀的东西!

  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什么乌鸦嘴。

  方才在梨园,他心底不是没想过这种可能,只是两人这些年的确没联系,京星遥回京时间也很短,两人见面次数屈指可数,就算去京家,在京寒川眼皮底下,想暗度陈仓也很难。

  想法窜出来,就被他否了。

  此时想来

  他小瞧了自己儿子,胆子太大。

  傅沉抿了口水,看向千江,“这就是你知道的全部?还有隐瞒?”

  “没有,对您,我知无不。”

  傅沉轻哂,这时候表什么衷心,“你如果真的向着我,就应该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,别让我知道,或者当时就该在我和寒川面前,直接把事情说了,而是选择这时候告诉我。”

  现在就算他和京寒川坦白,说自己刚得知这件事,就怕他也不会信,肯定觉得自己暗戳戳想了什么坏点子。

  他们两个,都是心“脏”的人,还是很了解对方的。

  千江仍旧是神情寡淡,直接说“我原本也打算将这件事烂在肚子里,是您逼我说的。”

  傅钦原努力憋着笑,真不愧是他的千江叔叔,难怪他母亲以前经常吐槽他的耿直。

  傅沉脸都黑透了,“我逼你?”

  “这件事我犹豫了很久,当时我虽然知道小三爷就在衣架后面,但我没有当场戳穿,如果我打死不说,这件事也能瞒一段时间。”

  “只是您刚才一直说让人去查,我心底有愧,您信任我,才让我去找小三爷,我却隐瞒了这么重要的事。”

  “所以我还是决定站出来。”

  千江说话可不是十方那种,十方是对人下菜,而他的语气永远都是正气凛然,掷地有声,一副铁骨铮铮的做派。

  而且他知错就改,那语气……

  听在傅沉耳里,就四个字理直气壮!

  真的,当年那么多机灵的人,他怎么会选择千江?

  可能觉得憨厚老实,这也太老实了!

  傅沉扶了扶眉骨,压根不想看他,转而把矛头对准另一个当事人。

  “钦原,对他说的话,哪里不对,给你机会替自己辩解。”

  傅钦原抿嘴,“爸,都这时候了,您怎么还存在侥幸心理?”

  傅沉的确想听他说,这一切都是千江臆测,可是傅钦原这小子偏……

  “行,那你补充一下,今天的事,除却他说的这些,我还有什么不知道的,你的那杯茶是泡给星遥的,这件事我了解了。”傅沉已经把事情快速把所有事情串联起来,“你小子胆子是真大,拿你六叔当qiang使?”

  “你今天那番话,说相亲找对象,是故意刺激他的?”

  “把他推出去给你处理情敌?你倒是聪明。”

  “其实不是我聪明,是您聪明。”傅钦原一个马后炮,又把傅沉给怼了出去,“当时是您先说那些人过来居心不良。”

  “我毕竟年纪小,涉世不深,道行浅,还真以为那些人是来看戏的。”

  “多亏您提点,我只是顺着您的话说而已。”

  傅沉当时就是顺嘴调侃京寒川一句,他们几个朋友之间,这般打趣再正常不过,哪里会想到,简单一句话,又被傅钦原挖了个坑。

  “敢情你把你六叔当qiang使,还是我的错?”

  “没有,只是您太聪明。”

  傅沉冷哼,他心底很清楚,左右这小子就是要把他给推出去的。

  “除却千江叔叔说的那些,其实我和她在衣架后面,还做了些别的,基本上您能想到的,我们都做了。”

  十方已经有些腿软了。

  wuli小三爷……您这么刺激你爹真的好嘛?

  傅沉喝了口茶,平复数秒。

  事已至此,只能先了解情况再做打算。

  不过他心底想好了,最坏就是把这小子绑过去,煎炸烹煮,红烧亦或是清蒸,就算就地活埋了,那就由着京寒川了,反正你动人闺女,岳父这关是一定要过的。

  要不然,他就和京寒川两个男子双打也可以。

  反正他对这小子积怨已久,趁机揍一顿,挺好。

  “你们两个,进展到什么程度了?到最后一步没?”傅沉还是要了解情况。

  “我们没上床。”傅钦原挑眉。

  他爸这些老人家说话……

  真是委婉。

  这种事有什么不能说的,还最后一步?

  傅沉松了口气,他最担心两人把能做的都做了,这要是把人闺女肚子搞大了,试图那孩子逼宫京许两家,就京寒川的脾气,绝对会说一句

  “女儿孩子我留了,你给我滚蛋!”

  绝对是留子去父。

  “还有呢,你们交往多久了?从什么时候开始的。”

  他了解情况,才能对症下药,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  可是傅钦原此时说的话,气得他差点心肌梗塞

  十方都急得险些昏厥过去。

  你们没交往,又亲又抱,这算怎么回事?六爷的脾气,你身上有几层皮都得给你扒了。

  傅钦原这句话,算是把傅沉的一条后路给断掉了,他原想着带着傅钦原去京家“负荆请罪”,把事情挑明坦白了,现在告诉他,还没交往?

  只怕到时候京寒川会被他们父子俩一起轰出去!

  他深吸一口气,“傅钦原,你知道你这种行为是什么吗?”

  没交往,对人家动手动脚,这话能听吗?

  傅钦原直,“我在耍流氓。”

  “你知道就好!”傅沉搁了茶杯,猛地扣在桌上,“说吧,你怎么想的?且不说我们两家的关系,就是别人的姑娘,也不能让你这么欺负。”

  “你是准备耍耍流氓,占完便宜,拍拍屁股就想跑?”

  “我们家可从没出过不负责任的渣男,简直是流氓行径!”

  傅沉此时心底说不出什么滋味儿,要是谈恋爱就罢了,这两人都不是正儿八经的男女朋友,那还搞什么?

  他就是想帮他,都搞不起来!

  让他怎么和京寒川开口,告诉他

  我儿子对你闺女耍流氓,把她给欺负了?

  傅钦原挑眉,“我们家的男人并非都是好的,二堂哥当初毁了和母亲的婚约,也算渣男!”

  傅聿修真是莫名其妙躺着中qiang。

  “你别给我打马虎眼犟嘴,你和人家都没确定关系,你对人家上下其手做什么?”

  “您当年和母亲也是没三媒六聘的时候,不就……而且母亲年纪还那么小,您也真是下得去手。”

  傅沉怒瞪着他,这小子当真是胆子大,居然调侃他?

  “行啊,那这件事情你自己去解决,寒川可不是你外公,没那么好忽悠。”

  “爸,您现在是想抽身?”

  “什么叫抽身,你对人家闺女耍流氓,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傅沉轻哂,“反正我还有你妹妹,就算你被沉塘了,我也有人养老送终。”

  没确定关系,傅沉是真的想帮都没办法,他也压根没法和京寒川开口。

  “其实目前为止,是我在追她,只是目前进展不明显,我相信很快就会确定关系。”傅钦原知道自己父亲在想什么。

  “那到时候在说,反正我只知道,你现在就是个没名没分的野男人。”傅沉语气不屑,“你真没用!”

  傅钦原恍惚觉得这话听着好耳熟……

  ……

  宋风晚与严迟通完电话,休息了一下,昨天熬夜,犯困,靠在床边睡了会儿。

  听到楼下有争执声,才披了外套下来,“你们都聚在客厅干嘛?”

  “妈,我们……”

  傅钦原刚要开口,就被傅沉打断了,“我们在说今天去看戏的事情。”

  “好看吗?”

  “还不错。”

  “星星真的很能干,也不知道以后要便宜谁家小子了……”宋风晚笑着说道,转身就弯腰,给自己倒了杯水。

  傅钦原看了眼自己父亲,父子俩眼神交汇。

  傅钦原为什么不让我妈知道?

  傅沉你想让她知道,他儿子在外面耍流氓,欺负小姑娘?你还要不要脸?

  眼神交流后,傅钦原摸了摸鼻子,看样子真的要加把劲儿了。

  ……

  他眼底精光一闪,“妈,您这么喜欢她,要不改天请她来家里吃顿饭吧,前几天你不是还说,好几天没见到她了。”

  京星遥忙着梨园的事,的确有段时间没见了。

  “可以啊。”宋风晚觉得没所谓,大家都这么熟了,其实和自家人没两样。

  傅沉深吸一口气,这小子居然用他妻子名义约人,这人带到家,这不就是在他地盘上,想干嘛都行了……

  这算盘打得挺好。

  “爸,今天人家请你看戏了,你觉得这个提议如何?”傅钦原直接把皮球踢给傅沉。

  是啊,人家都请你看戏了,请回家吃顿饭无可厚非。

  话到这份上,傅沉还能说些什么,“随你。”

  宋风晚喝着茶,看向傅沉,“你心情不好?今天唱的这么戏,怎么还看来火了?要不要给你冲杯去火的茶,这立秋了,天干的确有些燥。”

  “我没事,你别忙活。”

  他素来淡定,这么多年,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,可是没想过某一天会在自己儿子这里落难。

  在一条小阴沟里翻船!

  没想到这小子动作这么快,刚被他知晓自己的事,不夹着尾巴做人,立马就要把人约回家。

 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。

  傅钦原也是笃定,自己此刻拿他没法子,若不然也不会如此嚣张跋扈。

  素来都是傅沉把控全局,hold全场,没想到有一天会陷入如此被动的境地,对方若是段林白,他是半点都不担心,偏是京寒川。

  再想起许家那边……

  傅三爷说没胃口,气得晚饭都没吃。

  傅钦原倒是没所谓,晚上继续“骚扰”一下京星遥,就安心学习,好似什么事都没发生。

  宋风晚心底狐疑,不过她思量着,老太太以前爱去梨园,可能是触景生情,想起故人,心情不好,也没多问。

  她哪里知道,自家三哥那是活活被儿子气的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三更结束……

  当三爷知道,两人都没交往,就是自家儿子耍流氓的时候,真的差点心肌梗塞。

  是不是很刺激。

  三爷呵——

  小三爷_

 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