京城二中,傅欢刚上车,就和傅沉说,“爸,我想买个吃的。”校门口不缺各种摊贩。

  “大晚上吃太多,胀腹,对身体不好。”

  傅欢蹙眉,“那我买个喝的。”

  “这个点喝太多,容易起夜,直接回家!”

  他显然有些迫不及待了。

  傅欢抿抿嘴,他爸今天有些反常啊,寻常无事,还会和她一起走回去,顺便谈心,今天却如此迫不及待?

  待她到家后,才明白为什么……

  小舅来了。

  他们到家的时候,严迟和宋风晚已经到了客厅,两人看起来没什么异常。

  “小舅?”傅欢看到严迟异常兴奋,“你怎么来啦?”

  “来看你。”

  傅欢笑着搁了书包,紧挨着他坐下,显得非常亢奋,她对这个舅舅有些崇拜,不过严迟也有让她崇拜的资本就是了。

  “姐夫。”严迟与傅沉打了招呼。

  “这么晚过来,还不休息?”

  “订了外卖。”严迟在飞机上没吃什么东西,他也不敢让宋风晚下厨,他担心……

  她会给自己“下毒”。

  “嗯。”

  傅沉刚脱了外套,宋风晚就走了过去,顺手接过外套,他压着声音说,“怎么样?这小子为难你了嘛?”

  “他怎么可能为难我,本来也没到截稿时间。”

  时间倒回到五六分钟以前……

  严迟拿着画稿,看向宋风晚。

  “怎么样,还行吧,有什么地方不对?”严迟不会画这些,但动欣赏。

  “从几幅设计稿中,可以看得出来,你最近日子过得非常滋润。”

  暗讽意味十足。

  宋风晚咳嗽着,“还没到截稿时间。”

  “你能保证按时交稿?”

  “严迟,你这话是几个意思?”

  “根据你以往的表现来说,这种肯定性比较低。”而且严迟已经大致了解她的工作进度,其实他给的时间很充裕,只是某人太能拖。

  宋风晚没作声,这是实话。

  “之前我们有过协议,这次你不能按时完成,下次开会,我会点名批评。”

  “我是你姐。”

  “你不是一直教导我,工作时候只有上下级关系吗?”

  宋风晚被一噎,这是严迟刚进公司时,她叮嘱的话,因为公司里有一些严家的亲戚在,他年纪又小,这些人免不得会倚老卖老,她担心弟弟吃亏,所以一再叮咛,没想到这句话有一天会被自己身上。

  “这还没到时间!”

  “我知道,所以我没催你。”

  严迟冲她一笑,那眼神分明在说:

  让你再挣扎一天好了。

  所以傅沉回来后,两人之间的气氛,平和中透着丝丝古怪。

  待外卖到了之后,傅欢跟着严迟吃了点宵夜,直至接近十二点,才被傅沉催着上楼洗漱睡觉。

  “严迟,你也早点休息。”傅沉好心提醒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“我和你爸打过电话了,你就安心在我们家住下,待多久都行。”

  严迟点头回屋,他难得清闲,又忙了一会儿工作,听得外面有开门声,也没放在心上,所以他压根不知怀生住在这里……

  这也导致他晚上入睡迟,隔天一早,六点钟,准时被木鱼声给惊醒了。

  他和怀生认识,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就知道是谁在这里了。

  早知道怀生在,他就住酒店了。

  以前傅沉带过怀生来南江旅游,那时是暑假,作为学生,平日起早上学,好不容易放假,自然想多睡儿,谁曾想每日准点响起的木鱼声,俨然是噩梦。

  而且客人都起来了,严迟作为主人家,总不好赖床不动,只能硬着头皮起身。

  隔天起床,严迟与怀生在门口遇到了,客气打了招呼。

  “小迟,昨晚没睡好?你眼底好似有些红血丝。”傅沉明知故问。

  因为他过来,宋风晚昨天一宿没睡,他陪了半宿,回屋后,自然是独守空房。

  严迟没作声,难怪昨晚他闷声不响,原来前面还有个和尚,这和尚不是要做住持的嘛,不去庙里在这里做什么?

  而宋风晚简单吃了点东西,就赶紧到画室开始赶稿子。

  以前严迟在南江,山高水远,她还能找些借口,此时这把刀已经悬在头顶,她只能抓紧时间。

  傅钦原昨天刚给教授看了论文,此时给了他充分时间修改,可以稍微清闲两天,吃了早餐就收拾渔具准备去京家。

  “小舅,你带来的椰子糕,我能拿一些吗?”

  “嗯。”严迟点头,此时只想回屋补觉。

  傅沉看着他拿着渔具和椰子糕准备出发,有些无奈,此时的情况压根不是他可以掌控的。

  如果在交往,他可以和京寒川去说,可到现在名分都没有,最多就是个野男人,还整天巴巴往京家跑,这事儿要是败露,小命都没了。

  傅钦原出发的时候,傅沉还好心说了句:

  “注意安全!”

  严迟略微挑眉,他的姐夫,什么时候如此贴心了?

  他并不是那种会叮嘱孩子的人。

  傅钦原笑着点头,驱车前往京家。

  川北

  刚进入院子,隔着一段距离就听到从一侧传来唱戏声。

  “小姐在练嗓子。”京家人说道,“夫人去店里了,六爷在后面钓鱼。”

  “嗯,我去看看。”傅钦原模样,似乎是好奇的,“你们帮我把糕点和渔具拿进去吧,我自己去就行,你们不用陪我。”

  京家人点头,也没多想。

  京星遥穿着一袭白色的对襟长衣,略微甩着水袖,优雅得体。

  身段好,人有清高,眉眼如画,走路的时候,颇有些步步生莲的感觉。

  她压根没注意傅钦原来了,唱了一会儿,抬手脱了衣服,挂在一侧,还一丝不苟的将衣服一一整理好,生怕压出一点皱痕。

  此时天气还有些秋燥,练嗓子唱戏破费体力,她身上已经出了不少汗,加上要穿长衣,她里面仅穿了个贴身短袖黑衣,紧身短裤,露出一双白皙修长的腿,怎么看都是赏心悦目。

  这一大早过来,就看到如此养眼刺激的画面,傅钦原喉咙莫名有些发紧。

  一点燎原的火窜上来,就灭不了了。

  京星遥身侧有京家人盯着,抬手示意她往后侧看,她转身就看到了傅钦原,也不知怎的……

  心头有些小雀跃。

  “什么时候来的?”

  “刚到,东西我帮你拿进去。”

  傅钦原打什么主意,别人不知,可京星遥心底清楚,无非是想借着搬东西进屋的功夫,和她独处而已。

  京星遥唱戏用的东西,都有专门的房间归置,两人将东西拿进去之后,京星遥弯腰,将所有东西又按照原位归置好。

  转身的时候,傅钦原不知何时,几乎是贴着她站着的,她稍微往后退了点,腰抵在桌子上,他人已经靠得更近……

  “你让开点。”

  这里是自己家,京星遥自然有些害怕,可她越是躲,某人靠得就越近……

  “你刚才唱得特别好。”

  “已经有段时间没唱了,有点生。”好不好,京星遥心底清楚。

  傅钦原忽然抓着的手,轻轻搁在自己心房处,他穿得单薄,手心可以清晰感觉到他沉稳的心跳声,“在我这里……你就是最好的。”

  京星遥却感觉到他心跳好似越来越快了。

  “你、那个……”

  “越来越快了?”他嗓子有点热,声音自然嘶哑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你安抚它一下吧。”

  安抚?

  这种怎么操作,她还在思忖着,傅钦原已经轻轻吻住了她……

  周围静极了,也没什么进一步的举动,饶是仅此而已,京星遥也觉得分外难熬。

  脑袋昏昏涨涨的,让人沉迷。

  他心脏……

  跳得更快了。

  原来不止她一个人这般紧张。

  “十点多的时候,你应该要去梨园吧。”

  “嗯?”京星遥没反应过来,梨园最近在排戏,她极少过去,他怎么忽然扯到要去园子了。

  “你要出去的对吧!嗯?”他又追问了一遍。

  京星遥反应过来,犹豫着还是点了点头。

  “那我先出去陪六叔。”傅钦原有些恋恋不舍的在她嘴角亲了两下,才转身出去。

  京星遥回房后,他心跳的触感,好似还停在手心,她拍了拍脸,看了眼时间,现在已经八点多了……

  犹豫着,她还是去洗了个头发,坐在镜子前,化了一点妆,光是挑选衣服就花费了不少时间。

  不能太张扬高调,但也要精致。

  而此时傅钦原已经到了后院,陪京寒川在钓鱼……

  近些年许鸢飞一直在控制他的饮食,过度嗜甜或者嗜咸,对身体总归不好,可京寒川好甜食,这事儿怕是改不了了。

  他此时捏着椰子糕,看向傅钦原,“你小舅来了?”

  “嗯,昨晚到的。”

  “你还记得我喜欢吃这个……”

  京寒川这些年在国外,难得吃到正宗的椰子糕。

  “一直记得。”

  “特意送来,有心了。”

  “最近一直来打扰您,我也挺不好意思的。”

  其实傅钦原来京家并不算特别勤快,只是漂亮话谁听着心底都舒服,京寒川点着头,觉着这小子的确是比小时候更加懂事了。

  待十点左右,太阳升起来,两人就收拾了东西回屋,而京星遥也已经下楼,说要去一趟梨园。

  “这个点过去?”京寒川蹙眉。

  “嗯,过去看看。”

  “我让人送你。”

  “不用,我自己过去就行。”

  京星遥还与傅钦原打了招呼,才心虚得踏出了家门。

  过了约莫五六分钟,傅钦原也说自己该回去了,“六叔,时间不早了,我也不打扰你了。”

  “嗯,那我不送你了。”

  “您留步,不用客气。”

  ……

  傅钦原离开后,京寒川吃了块椰子糕,将手指上沾染的一点碎屑洒进了鱼缸里,几条金鱼争先恐吓钻出水面抢食。

  “六爷?您在想什么?”京家人看他发呆,那神情,有些不寻常。

  “星遥今天有些反常……”

  “小姐反常?”

  “精心化了妆,她寻常去梨园都是穿得比较简洁大方的职业装,今天穿了条长裙,还特意换了高跟鞋。”

  京家人面面相觑。

  女孩子爱打扮不是很正常吗?这有什么反常的。

  “她出去多久了?”

  “大概一刻钟了。”

  “再过一刻钟……”京寒川擦了下手,“再过半个小时吧,给梨园那边的赵经理打个电话,问她今日过去没?”

  京家人点着头。

  难不成六爷是怀疑小姐骗他?

  京寒川本就敏锐,这点和严望川那是完全不同的,主要是京星遥从不和家里人扯谎,即使强装淡定,表现也难免发虚。

  “六爷,您说小姐打扮了一番……她是不是在外面有情况了啊?”

  “什么情况?”京寒川怒瞪了他一眼。

  “没事,我随口乱说的。”那人讪讪笑道,其实京星遥这个年纪,就算是谈恋爱,也很正常啊,需要反应这么大?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六爷真的不是严师兄……

  观察还是很敏锐的,小三爷,你在他眼皮底下偷鸡摸狗,真的要悠着点啊。l0ns3v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