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很撩很宠 第17章 认真的

小说:他很撩很宠 作者: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:2020-09-02 16:52:34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谢雨捏紧书包带子,慢慢往校门口走。

  说不害怕是假的,如果说之前她对陆执还有好感,那现在这点好感全部化作了畏惧。

  她们这个年龄的女孩子,对痞痞帅帅的男生又想亲近又有惧怕感。

  她磨蹭了很久过去,祈祷他们等得不耐烦已经走了。

  校门口没什么人,谢雨才松了口气,旁边的奥迪车车窗降下,露出林子川微笑的脸:“呵,上车吧。”

  ~

  林子川锁好车门,示意谢雨进去。这是一家酒吧,里面的劲|爆的音乐刺耳,从外面都听得到,谢雨脸色惨白:“我又没做什么,我不想进去,让我回去好不好?”

  林子川甩着车钥匙玩,有点不耐烦:“和老子瞎逼逼什么,让你进去就进去。”

  谢雨不敢再说了,跟在他身后进了酒吧。

  弯弯绕绕去了一个包间。

  门没锁,林子川拉开门,啧了一声:“不仗义啊,我去干苦力活,你们玩得起劲。”

  他去对面的沙发坐下,谢雨刚好看见里面的场景。

  陆执、陈东树和肖峰在打扑克。

  她站在门口,不敢过去,没一个人抬眼看她。

  陈东树催肖峰:“你快点行不行,每次就你最慢,不行就换川子上。”

  肖峰一对k摔他面前,“你他|妈才不行。”

  陆执始终没有说话,陈东树和肖峰都在抽烟,他没有。

  修长的手指拿着扑克牌,烟雾缭绕中,他眸子显得有几分淡漠,一对2甩在了茶几上。

  额前碎发搭在眉骨,许是包间有点闷,他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三颗,手中一把牌全扔了出去。

  “卧槽,又输了。我今天牌运这么霉呀?”陈东树嚷道。这时候他才抬眼看着门边脸色已经白得不像话的谢雨:“哟,谢雨同学,站军姿呢?”

  谢雨手心出了冷汗。

  她第一次知道,自己和这群人的差距有多大,是多不一样。

  她虽然有些坏心思,但出格的事情根本不敢做。而他们,离了学校那个地方,仿佛能露出森森獠牙。

  陆执长腿交叠,靠在沙发上,终于懒洋洋地抬起了眼睛。

  “谢雨?”

  谢雨手紧了紧:“嗯。”

  “宁蓁被冤枉作弊的事,你干的?”他弯了弯唇,唇边笑意微冷。

  谢雨拼命摇头:“不是我,真的不是我。”

  “你一点都不惊讶她是被冤枉的啊,看来找你还真找对了人。”

  谢雨脸色变了变。

  陈东树在旁边看好戏:“嘿,这样都可以,妹子你是有多怕,一句话就招供了。”

  肖峰雪上加霜:“嗯,你别怕呀,我们也不坏的,会记得帮你叫救护车。何明你还记得不,就前段时间还在医院躺着的那个,还是我们叫的救护车。”

  谢雨看向陆执,他十指交叠,目光冷嘲。

  仿佛他一直都是这样,不在意任何事任何人。

  谢雨说:“是余姗姗做的,我看见了。”

  包间里静了一瞬。

  谢雨什么都不打算隐瞒,她只想他们能让她回家,陆执她再也不敢想了。都不知道被他喜欢上是幸福还是不幸。

  “那天确实是我把墨水甩在了宁蓁身上,我不喜欢她,但是后来挺后悔的。宁蓁去厕所清洗墨水,当时我坐在她侧后方,余姗姗坐在她前面。我看见余姗姗拿走了她的准考证,后来又放了回去。开始我没多想,直到后来监考老师在她准考证里面发现了纸条。”

  陆执挑了挑眉:“是她啊。”

  谢雨不提,他都快忘了还有这么个人。

  “你说,做了坏事是不是该付出代价,嗯?”

  谢雨不知道他指的谁,她只能接话道:“我会去和宁蓁道歉的。”

  陆执语气淡淡的:“不用,别去恶心她。”

  他这算是明明白白的羞辱了。

  在场的几个男生心里门儿清,谢雨分明不是什么好东西。她看到余姗姗诬陷宁蓁作弊,却一直没有吭声,显然心里也是盼着宁蓁倒霉。

  “给你个机会,让你当回勇士。”陆执笑了笑,“去帮宁蓁洗刷冤屈。”

  谢雨沉默,帮宁蓁洗刷冤屈,就意味着要对上余姗姗。

  余姗姗和董雪微打架的事,至今让她忌惮。

  那不是个好惹的人,缠上了会很麻烦。

  “不愿意?”陆执的语调降了几个度,谁都看出他有点不耐烦了。

  谢雨赶紧摇摇头:“好,我会把看到的事说出来的,我可以走了吗?”

  ~

  陈东树灭了手上的烟,谢雨已经回去了。竟然是余姗姗,还真让人意外啊。

  可不管是谁,这都是执哥的锅。

  可怜执哥的小宝贝,承受各方炮火。

  啧啧,怪不得人家不喜欢他呢,执哥就是个大麻烦呀。

  陆执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他脸色不太好看。

  “陈东树,你说……”他顿了顿,“如果我变好一点,她是不是就喜欢我了?”

  陈东树沉默了片刻:“执哥,你认真的啊?”

  陈东树和陆执也是一年多的朋友了,他第一次见陆执对一个人这样上心。陈东树本来以为宁蓁对陆执来说,只是一时新鲜。陆执像历经沧桑的旅人,对什么都看得淡漠,有时候又像年龄过小的孩童,没心肝的。

  包间里烟雾散去,烟瘾有时候像刻进血液里的东西,挺难熬的。但是她嗓子脆弱,对比起来这点子瘾连屁都算不上了。

  陆执没回答。他自己清楚,他再认真不过。

  ~

  宁蓁在烦恼写检讨的事情。

  好学生遇到检讨真的挺为难的,她也没作弊,如果非要在检讨里面认错,说自己从今以后再也不作弊,她觉得好别扭。

  写检讨又不像写作文,首先得把自己犯的错讲清楚了,再保证不再犯这个错误。

  什么都没做错的情况下,她有点茫然……

  周二放学的时候,她决定……请教一下陆执。

  “陆执,你检讨写好了吗?”

  陆执手中的笔在旋,闻他偏头看向她:“忘了。”

  他根本没把这个放在心上,也没打算写什么鬼检讨。

  “可是,宋老师说,这周要交给她。”

  陆执低眉一笑:“欸,宁蓁,你是不是不会写啊?”

  宁蓁点点头,脸有点儿红:“这是第一次写。”她从小到大都很听话,别说挨处分了,老师都没有对她说过重话。

  “宁蓁,我写检讨很厉害的。”他笑吟吟道,“从三年级开始写,写到现在也算个高水平学者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这样你看行不行,你让我送你回家,我帮你搞定检讨。”

  宁蓁摇头:“不行,宋老师说要自己写。”

  她也不是那么死板的人,关键是,她不想让陆执送她回家。

  陆执眯了眯眼,若有所思。

  “你倒提醒了我还要写检讨这回事。上个提议你不同意的话,我还有个提议,我去你家拜访一下,你帮我搞定检讨。嗯?选一还是选二?”

  宁蓁欲哭无泪,早知道她就不问陆执了。

  “有没有三呀?”

  他都想掐一掐她脸蛋儿,忍住笑:“有啊。”

  “三就是,你亲我一口,自己写检讨。”

  “选一。”宁蓁后悔得肠子都青了。

  趁着宁蓁收拾东西这段时间,陆执从课桌里摸了一张笔记本纸出来。

  用黑色水性笔写了句话,夹在她那堆书间。

  夕阳暖红了半边天,少年眉眼温柔,眼里笑意浅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