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002章初现云踪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小伙计虽然全身而退,可也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,定了定神方苦笑道:“姑娘武功高强,小人甘拜下风,方才冒渎姑娘的确是小人之过,姑娘要打要骂小人都绝无怨,但千万别弄坏店里的家什啊。”

  黑衣少女闻又是好气又是好笑,忍不住轻哼一声道:“小二哥这一手‘空岚旋’的招式俊得很啊,敢问尊师高名上姓?”

  小伙计挠了挠头,讪讪的道:“哪里哪里,姑娘这一手‘雷霆震’才是真的高明,咳……莫非姑娘正是昆仑派门下弟子?”

  黑衣少女微颔首道:“既然知道我的身份,还不快些过来参见师姐?”

  小伙计略一踟蹰,却是嗫嚅着道:“这个……姑娘见谅,小人并非昆仑派门下,就算是……那个……也是不方便叫姑娘师姐的。”

  黑衣少女先前见小伙计抓住竹筷,便已觑出他身怀本派武功,之后再次试探更加确认无疑。

  此时却听他矢口否认,语又不清不楚,黑衣少女心下愕然,便试探着道:“小二哥的意思是尊师已经开宗立派,并非在昆仑山本派修行?听你口音应该是荆楚人氏,莫非便是汉阳张师伯的弟子?”

  小伙计脸上一红,期艾着道:“张大侠……小人先前的确见过,总之小人与贵派虽有渊源,但眼下还不敢自称贵派弟子。”

  黑衣少女察观色,却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,转念间又想到本派一位脾气古怪的老前辈正是在楚地隐居,总不会这小伙计是那位“洞庭渔隐”詹古书太师伯的门人?

  心中虽有猜测,这话却不便出口,否则平空矮了这小伙计一辈,叫他一声“师叔”可未免太过吃亏。

  黑衣少女一念及此,自己也忍不住暗暗好笑,于是缓和了语气道:“罢了,你既有难之隐,我便也不再多问。不过你既与本派有渊源,我总不能坐视你沦落至此,若只是一时之间周转不开,我可以代表本派先周济你些银两应急。”

  小伙计听罢直是受宠若惊,怔了怔方迟疑着道:“这个……如此厚待小人怎么担当得起,姑娘不会是在故意消遣小人吧?”

  黑衣少女不禁莞尔道:“莫要胡,没来由的消遣你作甚?我既为本派当代弟子的大师姐,那关照同门便是分内之事啊。”

  小伙计愈发诧异的道:“大师姐?——那姑娘便是‘四小美女’之一的‘美人鱼’余冰如喽?”

  黑衣少女赧然道:“什么‘四小美女’,都是好事之徒的无聊杜撰,这个且不提,但我的确是余冰如。”

  小伙计神色一整,抱拳为礼道:“小人……咳……在下慕云,向风慕义之慕,义薄云天之云,见过余姑娘。”

  余冰如正待还礼,打眼却见小伙计正直勾勾的盯着她面前那幅黑纱,直似要看透过来一般。

  这下可由不得她暗生羞恼,语气也立转严峻的道:“原来是慕朋友,看来你所患眼疾不轻啊。”

  慕云骤然得知眼前便是武林中有名的‘四小美女’之一,少年心性毕竟难以抑制,这才忍不住再次失态。

  此刻听到余冰如出诘责,他立刻便醒过神来,慌忙赔礼道:“是在下之过,余姑娘宽宏大量,莫与在下一般见识,在下保证决不再犯。”

  余冰如鼻中一哼,依旧峻声道:“本派一向戒律严明,首犯尚可宽宥,再犯决不轻饶。我今日便不揣冒昧,非得向慕朋友再讨教几招了。”

  慕云不意她说翻脸便翻脸,正待开口辩解之际,余冰如却已起身离席,呼的一掌打向他面门。

  慕云暗暗叫苦,无奈理亏之下还手不得,只能一边躲闪一边告饶道:“余姑娘手下留情,在下认输便是。”

  余冰如却是充耳不闻,但见她招式大开大阖,一双纤掌灌注沛然真力,进退之间罡风激荡,登时将慕云逼得手忙脚乱、连连后退。

  慕云见势不妙,只得展开轻功,绕着桌椅腾挪游走。

  余冰如身法略逊一筹,攻势虽盛却偏偏追之不及,一时之间倒也奈何他不得。

  慕云一面闪让趋避,一面还不忘称赞道:“余姑娘这路‘炫阳烈’劲威力无俦,在下当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。不过正所谓‘杀降不祥’,在下既然已经认输投降,便请余姑娘高抬贵手,收了神通吧。”

  他这厢倒是诚心诚意化干戈为玉帛,不想余冰如生性端严,此刻听来却只觉他是油腔滑调,分明在故意调谑自己。

  她心中的恼怒有增无减,掌势也为之一变,径将平生最得意的“冰渊凝”劲施展开来。

  这路“冰渊凝”劲招式沉凝若渊,掌中余劲绵绵不绝,正是步步为营、稳扎稳打的法门。

  慕云对这路招法也颇有心得,眼见余冰如章法严谨,暗暗喝彩之余也不敢怠慢,径使出“雷霆震”劲与之对抗。

  这冰渊凝、炫阳烈、空岚旋、雷霆震四种法门合称为昆仑四绝,互相之间亦有生克,便是凝克烈、烈克旋、旋克震、震克凝。两人招来式往斗了片刻,四绝法门也都各有施展,却仍是不分胜负的局面。

  余冰如年纪虽轻,却已在江湖中崭露头角,一向被许为本派当代弟子之中数一数二的高手。

  先前她满拟十数招之内便能将慕云制服,孰料这位同门虽然放肆无礼,修为却着实不弱,一时竟是拿他不下。

  余冰如暗暗称奇,出招更增三分威势,慕云苦于还手不得,不一刻已被逼得左支右绌,渐渐困在墙角一隅,难再施展身法趋避。

  余冰如看慕云虽然情势窘迫,却依旧只守不攻,心中气恼早已消了大半。两人于对方招式都了然于胸,激斗也愈发演变为拆招对练一般。

  少顷余冰如觑准慕云双手格挡之际空门乍现,砰的一掌正击在他胸口,登时只听慕云“啊哟”一声,踉跄退了几步之后一屁股坐倒在地。

  余冰如这一掌早已留力,原本不过是点到为止,此刻眼见慕云败得这般狼狈,她略一错愕便已心下雪亮——

  敢情这滑头小子是在耍诈,那方才他露出破绽,岂不也可能是有意为之?哼!当真岂有此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