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003章三掌之约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慕云似乎也觉出自己演技拙劣,难掩尴尬的站起身来,灵机一动捂住心口,有气无力的道:“咳……在下素有心疾,余姑娘掌力雄浑,又正中要害,在下已无再战之能,只是不知姑娘的气消了没有?”

  余冰如看他那副“西子捧心”的德性,差点被气乐了,顿了顿方冷哼道:“你究竟是何人门下,还不从实招来?”

  慕云面现难色,吱唔着道:“余姑娘见谅,此事的确不足为外人道,在下……唉……”

  余冰如仍是不得要领,心念电转间沉声道:“你身怀本派上乘武功,却不肯承认是本派弟子,此事我决不能轻易放过。除非你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,否则我只能将你带回本派,交给各位师长发落了。”

  慕云大见为难之色,正自百般踟蹰之际,却忽听身后一人冷笑道:“哦?光天化日之下,便要强行掳人?就算你们昆仑派号称领袖西武林,这也未免太过霸道了吧?”

  余冰如循声望去,敢情发话的是这客栈的掌柜。但见他三十多岁年纪,着一身褐色大褂,身形矮胖而面皮枯黄,十足一名市井小人的模样。细看时左脸上还品字形排布着三枚黑痣,着实显得有些扎眼。

  这位掌柜的先前一直在伏案打盹,身上还传来浓重的酒气,余冰如避之唯恐不及,也并未多加留意。

  但这时两人一照面,她却不由得心中一动,便即敛衽为礼道:“掌柜的请了,敢问阁下是否姓彭?”

  掌柜的先是一怔,随即面现得色的道:“嗯……小丫头倒还有些见识,不错——我便是彭观群。”

  余冰如微颔首道:“久闻崆峒醉剑大名,但今日之事纯属本派内务,彭前辈似乎并无插手的理由吧?”

  彭观群两眼一眯,不以为然的道:“小丫头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,这小子从未承认是你昆仑派的弟子,可我老彭却是真金白银雇他来客栈做工的,这么说到底是谁家的内务,又是谁没有插手的理由?”

  余冰如微微一顿,不卑不亢的道:“彭前辈此差矣,这位自称‘慕云’的朋友身怀本派武功,大家都是有目共睹,他是否承认又有何区别?”

  彭观群尚未答话,慕云已忍不住辩解道:“余姑娘明鉴,我的确不能算昆仑派的弟子,眼下这里面的缘由不好跟你说明,但我绝对没有扯谎。”

  余冰如盯了他一眼,径向彭观群道:“敢问彭前辈,这位自称‘慕云’的朋友是何时来你客栈做工的?”

  彭观群迟疑着道:“大概上月末这月初,小丫头问这作甚?”

  余冰如略一沉吟,接着又道:“本派收徒规矩极严,新入门弟子必须通过年终考校方可正式拜师,这一点彭前辈想必清楚。”

  彭观群微皱眉道:“不错,略有耳闻。”

  余冰如点点头道:“今年十月,本派名宿汉阳大侠张栋之、张师伯上山盘桓,临走前曾推荐五名少年拜入本派,可惜当时晚辈正在关外办事,未能当面拜会张师伯。”

  彭观群眉头皱紧,没好气的道:“小丫头扯这些闲篇作甚,我老彭又没打算聘你当侄儿媳妇,所以你爱去哪儿便去哪儿,我可一点都不关心。”

  余冰如也不着恼,仍是淡然道:“上月末晚辈回归本派,却听闻张师伯荐来的五名少年之中,有一名竟耐不住山上清苦,擅自溜下山去了。这名少年尚未正式拜入瑞阳师叔门下,名字便唤做祁学古。”

  她说罢径将目光投向慕云,虽然面前有黑纱遮挡,但慕云却仍能觉出内中那剪水双瞳放出的两道寒光,莫名心惊之下连忙道:“余姑娘千万不要胡猜,我可不是什么‘祁学古’,我真是姓慕名云啊。”

  余冰如没有理他,自顾自的道:“先前晚辈提到张师伯时,这位自称‘慕云’的朋友便神色有异,而如今听彭前辈说来,他现身在此的时间也刚好与祁学古下山的日子吻合,这岂非都太过凑巧了么?”

  彭观群实际也起了怀疑,面子上却还不肯服软,当下冷笑一声道:“世间凑巧的事情多了去了,何况这小子若真是那什么‘祁学古’,那他在你们山上也才学了个把月功夫,又怎么可能有这等修为?”

  余冰如缓缓摇头道:“各人资质不同,进境自然有所差别,何况既然是张师伯推荐,自身根基想必非同寻常,能与晚辈战成平手又有何稀奇?”

  彭观群一时语塞,顿了顿方沉哼道:“猜测终归做不得准,既然这小子不认,你便没理由抓人。”

  余冰如不以为然的道:“既有嫌疑便当查实,彭前辈身为崆峒派名宿,强行介入本派内务未免僭越。”

  彭观群不由得恼羞成怒,吊眉厉斥道:“好你个小丫头,这般不敬尊长,真要逼我老彭以大欺小吗?”

  余冰如毫不退缩,语带铿锵的道:“世间事抬不过一个理字,前辈若非要动手,晚辈只好奉陪。”

  彭观群愈发恼怒,吹胡子瞪眼的道:“好啊……如今的小辈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!我老彭也不用最拿手的剑法压你,只要小丫头能隔着柜台硬接我三掌不退,我便由你带走这小子!”

  余冰如略一沉吟,点点头道:“如此也无不可,只盼彭前辈而有信。”

  彭观群狠呸一声道:“废话!我老彭是何等身份,岂会跟你这小丫头耍赖?有胆便滚过来接我三掌,没胆可趁早滚你的蛋吧!”

  慕云眼见两人要为自己动手,头痛之余赶忙劝解道:“余姑娘稍安勿躁,老板你也消消气,我先前是去过汉阳不假,可真的不是‘祁学古’啊,余姑娘千万明察,切莫张冠李戴呀。”

  余冰如懒得理他,昂首阔步来至柜台前,双足暗运千斤坠之力,口中却只是淡淡的道:“请前辈赐招。”

  彭观群更不打话,呼地一掌当胸推出,直向余冰如肩头攻来。

  这一掌虽然来势猛恶,招数却平平无奇,余冰如若要化解本来不难。但双方既已约定硬接掌力,便不容她以巧克拙,当下也只能凝聚一身功力,同样是单掌迎击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