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007章谑语生隙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虽然十分不舍,但也自知无可挽回,慕云只得强作欢颜的道:“那便多谢陶兄了,陶兄这匹坐骑神俊非常,说是‘顽劣’未免也太过自谦了吧?”

  陶继武闻正自局促,杨彦平已咳声道:“见笑见笑,这两匹马日前才自边境马市购得,据说是北方胡族饲养的战马,或许的确有过人之处吧。”

  北方胡族擅于骑射,又兼当地水草丰美,所饲马匹实为天下之冠。慕云本来还纳闷华山位于平凉以东,这两人为何却自西边而来,如今既然知晓原委,这点疑惑便也打消了。

  当下计议已定,便由慕云和陶继武共乘一骑,四人座下皆是罕世良驹,这一番打马疾行,不过才到申牌时分,便已抵达平凉城左近的骆家集地界。

  余冰如早有打算,勒缰缓行之际欠身为礼道:“多谢杨前辈和陶世兄仗义相助,今日我们两人欲在这集上歇宿,不知杨前辈和陶世兄行止如何?”

  陶继武方待答话,杨彦平却已抢先道:“相逢即是有缘,我们叔侄二人也并无明确行止,贵我两派一向交好,便请余姑娘容我们再叨扰一程吧。”

  余冰如连道不敢,杨彦平则微笑着道:“这骆家集杨某曾来过多次,由此地往东南再行数里便是马市,余姑娘和祁贤侄不妨前往闲逛一番,少时再来集上的聚福客栈会合。”

  余冰如暗道这位前辈当真是善解人意,略一沉吟便点头道:“如此也好,便劳烦前辈为我们预订两间客房,稍候等晚辈和祁师弟回来再行会钞。”

  杨彦平含笑相应,陶继武却面现诧异之色,向慕云压低声音道:“祁兄不是跟在下说过,你跟余姑娘已订鸳盟,那你们两人为何还要分房而睡?”

  原来先前一同赶路之际,慕云委实穷极无聊,免不了在陶继武面前信口开河、吹嘘一番。

  偏生这位陶世兄又不通世务,身上着实也有几分呆气,竟对他这随口玩笑深信不疑。

  此时慕云听到陶继武发问,好笑之余也压低声音道:“这个陶兄你便不懂了,女儿家毕竟要有些矜持,更何况我跟余师姐还不曾正式拜堂成亲,过分亲密总归有失体统啊。”

  陶继武对他这话依旧照单全收,俊脸微红间附和道:“祁兄所极是,难怪师……咳……总之在下受教了。”

  慕云察颜观色,饶有兴味的道:“啊?陶兄想说难怪什么?莫非你也喜欢上了自家师姐?”

  陶继武脸上更红,连忙摇头道:“没有没有,在下哪有什么师姐,真的是没有啊。”

  慕云见状愈发好笑的道:“明白明白,那看来应该是师妹了吧?”

  “哈……陶兄你已经生得这般俊美,想必你师妹也是沉鱼落雁、闭月羞花,当真是好一对神仙眷侣呀。”

  陶继武这次倒没反驳,只是连耳根都红透了。正做没理会处之际,却听杨彦平郎笑道:“好啦武儿,咱爷儿俩先走一步,待会儿再跟余姑娘和祁贤侄他们叙话。”

  陶继武如蒙大赦,通红着脸应了声是,当下四人便分作两拨,华山派两人自去不提。

  慕云看着两人的背影逐渐消失,忍不住又嬉笑道:“师姐你看,这位陶兄像不像个大姑娘?哈……咱们男子汉大丈夫,行事光明磊落、豪情万丈,哪有像他这么爱害羞的?”

  说话间转身向余冰如看去,却见她面前的黑纱微微抖动,片刻方冷厉的道:“陶世兄自然比不上你的脸皮厚如城墙,哼!躲在背后随口污人名节,这样也敢自称光明磊落?”

  慕云暗叫一声苦也,想必是方才得意之下声调略高,竟被余冰如当场听出了端倪。

  这次失礼可不比先前,也难怪她会如此激愤,慕云心知眼下承认不得,索性装傻充愣的道:“啊?师姐这话是什么意思?我几时在背后污人名节了?”

  余冰如更加恼怒,戟指呵斥道:“还敢巧令色!你……你那些混账话我说不出口,你简直……哼!岂有此理!”

  慕云一计不成,转念间又可怜兮兮的道:“师姐千万息怒,我毕竟年轻识浅,说话做事难免孟浪。师姐你兰心蕙质、宽宏大量,还盼多多指点我些才是。”

  余冰如仍是气愤难平,拨转马头之际咬牙沉哼道:“不敢当!除非你就此变作哑巴,否则便不必再跟着我了!”

  她说罢再不搭理慕云,便即扬鞭绝尘而去。慕云看她如此决绝,一时之间险些连肠子都悔青了。

  明知这位“师姐”端庄严谨,为何自己却总是忍不住要犯她的忌讳,唉……这才真叫自作孽不可活了。

  正在垂头丧气之际,却听身后官道上又传来一阵急骤的马蹄声。慕云不由得心生好奇,便转头手搭凉棚望去,只见前后六骑一路紧随,正向这边飞驰而来。

  马上骑士服色一致,均是身着赭红劲装,外罩金色斗篷,腰间携有长剑。

  再仔细看原来是四男两女,年纪约摸都在二十上下,策马奔腾之间颇见飞扬意气。

  慕云见这一行皆是武林中人,倒也不欲多惹是非,于是闪身向道旁避去。

  孰料此时却猛听一个粗豪声音遥遥传来道:“喂!——前面的小子,给我站下!”

  慕云闻一怔,打眼只见这骆家集口并无旁人经过,敢情对方是在呼喝自己不成?

  他这厢犹在纳罕,六名红衣人已经风驰电掣般奔至近前,其中一名魁梧少年上下打量了慕云一番,这才满含倨傲的道:“小子倒也听话,你是本地人吗?”

  慕云察观色,也不禁心中有气,当下淡淡的道:“不敢劳兄台动问,在下并非本地人,此次只是来平凉办事罢了。”

  魁梧少年鼻中一哼,意似不屑的道:“小子当真不知天高地厚,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,凭你也配跟我称兄道弟?而且听你说话口音,多半还是个南蛮子,怪不得长这一副五短矬相,呸——晦气晦气。”

  慕云平白无故被他奚落,心中怒气一时更甚,想他慕某人虽然不敢自称高大威猛,但好歹也算得上身姿挺拔,对方这“五短矬相”的评语,当真欺人太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