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016章双姝秘至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再没想到居然是林芊萌前来窥探,慕云脑海中瞬间转过几个念头,暗忖难道是这死婆娘生怕自己不死,所以趁夜潜进来要赶尽杀绝?

  正在下意识的全身紧绷之际,却听林芊萌轻咦一声,难掩惊喜的道:“啊!……你……你已经醒了?真……真好,我真怕……你会出什么……岔子呢。”

  慕云闻一怔,依旧警惕的道:“原来是你这死婆娘,深更半夜不睡觉,鬼鬼祟祟跑来偷窥,你到底有什么居心?”

  林芊萌面现窘迫之色,垂首期艾着道:“你……不要误会,我只是……因为担心……你的伤势,一直翻来覆去……睡不着,所以才想……来看看你,正好……你的房门……又开着,我才……进来的。”

  慕云略感意外,顿了顿方冷淡的道:“不敢劳你费心,我慕某人福大命大,想杀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,漫说是你这死婆娘,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休想。”

  林芊萌虽然给他一口一个“死婆娘”叫着,却也并未恼羞成怒,仍是轻柔的道:“今天……的确是我……对不住你,但我……真的不是……故意的,还有……我也没……想到,你的武功……那么差。”

  慕云直气得七窍生烟,忍不住冷笑道:“好啊……敢情还是我自不量力了?哼!武功差不差且不说,但要论起那暗箭伤人的手段,我慕某人的确甘拜下风!”

  林芊萌呆了一呆,满脸疑惑的道:“什么……暗箭伤人?你这话……什么意思?”

  慕云依旧冷厉的道:“死婆娘还给我装傻充愣,若不是你那些同门暗算于我,我又怎会脚下不稳、自己撞到你剑上?”

  林芊萌双眼大睁,难以置信的道:“你说的是……真的?我的确……不知道,师兄他们……一向光明磊落,怎么会……暗算你呢?”

  慕云听罢愈显不忿的道:“光明磊落?我呸!当时骆家集口就只有咱们两拨人,难道还是我自己暗算了自己不成?你这死婆娘也少给我惺惺作态,我才不信你不知道这里面的猫腻。”

  林芊萌委屈莫名,强忍着眼泪道:“你不相信……那也由你,总之……我真的……全不知情,还有……你说的话……我也得查证,一定……会给你个交代。”说到最后语气中已见更咽,随即掩面转身而去。

  慕云见状倒颇觉意外,心忖这死婆娘莫名其妙来这一趟,难道只是为了说这些话,当真再没有别的险恶企图?

  林芊萌径自来到门前,方才拨开门闩,紧接着却娇躯一震,一边退后一边惊惶的道:“啊!……有人……有人过来了,我……怎么办……到底该怎么办啊?”

  慕云闻也吃了一惊,暗道这时候孤男寡女给人堵在房里,那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,情急之下不假思索的道:“赶紧来我床上,藏进被子里面,快!”

  林芊萌不禁秀靥飞红,但眼下情形已容不得她多作迟疑,一横心便闪身跃上慕云的床榻,旋即抓过被角将身子整个盖住。

  她这厢刚刚藏好,便听门外传来笃笃两声轻叩,紧接着一个娇脆女声试探着道:“祁学古、祁少侠是否醒了,小女子受贵派余姑娘之托前来探望。”

  慕云微一迟疑,低咳一声道:“多谢这位姑娘,在下已无大碍,便请姑娘回禀余师姐,让她尽管放心好了。”

  门外微微一顿,方听那女声淡然道:“如此也好,祁少侠安心休息,小女子这便去了。”

  慕云听罢才松了口气,孰料这时却赫见门扉轻启,一条窈窕倩影悄没声息的潜了进来,随后反手便落下了门闩。

  慕云大为讶异,脱口惊问道:“你……这位姑娘夤夜前来,不知有何贵干?”

  那女子摆摆手示意他噤声,接着袅袅婷婷的走近,距离床铺三尺方停下脚步。

  林芊萌紧紧缩在被中,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。慕云同样紧张莫名,待看清时却又禁不住怦然心动。

  窗外的月光映照之下,但见那女子雪肤丽色,玉貌珠晖,气质明秀,身姿娉婷,俏美中不乏优雅,娇稚里隐含端庄,真称得上一等容色、十分人才。

  那女子眼见慕云直勾勾的盯着自己,俏脸微红之际轻咳一声道:“祁少侠安好,小女子邢稚莺。方才陶大哥告知你已经醒了,所以余姐姐便差我来看看你。”

  慕云翟然一醒,脸上发热的道:“啊……原来姑娘便是先前从崆峒派手中救了在下的邢大小姐,邢大小姐侠义为怀、扶危济困,在下衷心感谢你救命之恩。”

  邢稚莺抿嘴轻笑道:“举手之劳而已,祁少侠也不必放在心上,救命之恩什么的小女子可不敢当。”

  慕云讪讪一笑,转念间却又期艾着道:“姑娘说是余师姐请你来看我,那她自己为何不肯前来呢?”

  邢稚莺眨眨眼睛,一本正经的道:“当然是为了避嫌呀,祁少侠你先前胡乱跟人家说余姐姐的坏话,余姐姐这时候若还跑来看你,那岂不是更要落人话柄?”

  慕云脸上一红,兀自迟疑着道:“这……即便是这样,余师姐也不该请姑娘前来吧?毕竟若说是为了避嫌,姑娘你同样名节要紧,深更半夜前来总是不妥。”

  邢稚莺微感窘迫,顿了顿方轻哼道:“祁少侠还真是心细如发,没错,实际是本姑娘担心余姐姐不知避嫌,深更半夜偷偷跑来看你,所以才趁她没注意,预先点了她的昏睡穴。”

  慕云闻暗吃一惊,邢稚莺察观色,不疾不徐的道:“至于本姑娘这次前来,是想请祁少侠回答几个问题,希望祁少侠坦诚相待,知无不、无不尽。”

  慕云听出她语气不善,虽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何时得罪了这位邢大小姐,但嘴上仍是极尽诚恳的道:“明白,姑娘尽管问,在下若有所知,必定不会隐瞒。”

  邢稚莺微一颔首,忽然沉声道:“你真名叫做慕云,祁学古这身份纯属假冒,对不对?”

  此语一出,慕云固是大大一滞,藏在被中的林芊萌更加瞠目结舌,竟险些当场惊叫出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