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027章借机亲近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难得小雷如此乖巧,可眼见他将自己盘中吃剩的半条鸡腿夹过来,无色真人也直是暗自扶额,连忙举箸一挡道:“岳小友的好意贫道心领了,但我等修道中人一向清心寡欲,这等油腻之物敬谢不敏。”

  小雷眨了眨眼,故作神秘的道:“好啦无色真人,咱们之间还用得着假模虚式的么?半个月前我亲眼见到你们终南三仙在咸阳城下馆子,用的还是为蜀地雹灾募捐的银子,那大鱼大肉的可真馋人呢。”

  无色真人脸上红一阵白一阵,差点忍不住要动手捂上小雷的嘴,所幸他毕竟涵养功夫高深,勉强不动声色的道:“岳小友这话太过玩笑了!贫道……咳……贫道等三人怎会如此荒唐,总之绝无此事!”

  慕云和余冰如冷眼旁观,各自也只觉啼笑皆非,慕云忽然心中一动,靠近余冰如细声道:“师姐你并非修道中人吧,那怎么看起来比这终南三仙还要清心寡欲,连素菜都没好好吃上几口呢。”

  余冰如白了他一眼,颇见无奈的道:“你还敢说,小雷是小孩子也就罢了,可你怎么也跟他一样吃相那么差?方才若是我再不知道收敛,咱们昆仑派以后不是要被人家叫做‘吃货派’了么?”

  慕云眼珠一转,愈发凑近低声道:“师姐多虑了吧,人家终南派才是真的吃货派,怎会舍得将这名头送给咱们?”

  余冰如哑然失笑,同样低低的道:“快些别贫嘴了,给人家听到成什么话?”

  两人这时已经靠得极近,慕云闻到余冰如身上淡淡的少女幽香,恍惚间好似回到了初识那晚的观音庙中。

  脑海里禁不住酒意上涌,慕云索性大胆老脸的往余冰如肩头倚去,同时含含糊糊的道:“阿……阿冰,我有点……醉了,让我……靠一会儿……”

  余冰如猝不及防,本能的想要伸手推他,但闪念间又怕碰到他胸口的伤处,就这么稍稍一迟疑,慕云的脑袋已经老实不客气的枕上她的肩头。

  余冰如刹那间惊羞交集,正在手足无措之际,却猛听小雷怪叫一声道:“阿~冰?啧……敢情铁面女你也有主儿了,小爷还以为你这样的暴力女一辈子都嫁不出去呢。”

  余冰如大为窘迫,慌忙辩解道:“我哪有……那什么的,你这小毛头不许胡说。”

  无色真人刚刚正被小雷调侃得招架不住,见状可也乐得移祸江东,于是抚须微笑道:“余姑娘不必如此紧张,少年男女相互倾慕,也是人之常情嘛。”

  这一次余冰如还没来得及辩解,便又听另一个娇俏声音嘻嘻一笑道:“余姐姐~就算你跟祁大哥情投意合,也不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亲密吧,这相拥相偎、郎情妾意的,就不怕抢了我爷爷的风头么?”

  敢情这是又来了一位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,余冰如只觉焦头烂额,无奈对着慕云的耳朵低斥道:“师弟你快起来,邢老和莺妹过来敬酒了,你这像什么样子?”

  慕云却不为所动,依旧醉眼迷蒙的道:“没事……阿冰你尽管随意,我都习惯了的。”

  敢情他还是“习惯了的”,余冰如发觉周遭目光都向这边看过来,无限窘迫之下真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。

  这时只见邢稚莺推着卧龙车来到近前,她自己固然是一脸戏谑的笑意,车上的邢振梁也满是欣慰之色,当下爽朗一笑道:“原来余姑娘已经有了心上人,这可要让不少青年才俊黯然神伤了。”

  余冰如面红似火,结结巴巴的道:“邢老……切莫取笑,祁师弟他秉性顽劣,行事一向无法无天,我们……真的不是啊。”

  邢振梁不待她说完,已自摆摆手道:“余姑娘放心,老朽心中有数,此次贵派慷慨赠予昆仑玄铁精百斤,老朽委实受之有愧,少时必当亲手为你打造一口神兵,便权当是对你二人提前的贺礼吧。”

  敢情他这“心中有数”也是自说自话,余冰如本来还待稍作谦逊,听完最后一句却直窘得无地自容。

  偏偏慕云这时又得寸进尺的往她肩窝里多靠了几分,更让她羞恼之余又生出些许莫名悸动。

  正做没理会处之际,却忽听左近一个沉浑声音冷笑道:“昆仑派不愧是西武林领袖,区区一名三代弟子也能让邢老这般厚待,可真羡煞咱们这帮无名小卒了。”

  余冰如闻一愕,当下循声望去,只见是一名身长八尺、背负大刀、满面络腮胡须的汉子正用不忿的目光打量着她。

  而他身边还坐着另一位形貌相似的大汉,只不过这名大汉背后背的却是一柄开山斧。

  余冰如正自讷讷,邢振梁却是面色如常,径向那两名大汉拱拱手道:“原来是关外的耿大侠和耿二侠,贤昆仲远道而来,老朽真是怠慢了。余姑娘请稍待片刻,莺丫头你先推我过去给两位侠士敬酒。”

  邢稚莺柔声应是,先前发话的大汉也有些尴尬,连忙站起身来抱拳为礼道:“邢老重了,在下不是有意挑刺,只不过大家一起来贺寿,礼物轻重不同也是在所难免,倘若邢老您厚此薄彼,恐怕……”

  这边小雷看他那副欲又止的模样,忍不住哂笑道:“这位老兄当然不是专门跑来得罪人的,只不过是想借机讨一口趁手兵刃罢了,不知小爷说得对不对呀?”

  那大汉脸上更红,显然是被小雷说中了心事,但一时之间又不好承认。

  他这厢正自抓耳挠腮,却见旁边那位背着开山斧的大汉站起身来,径向邢振梁一抱拳道:“我大成兄弟不会说话,耿大雄在此向邢老陪罪了。只不过这次大家远道而来,或多或少也都存了那么一点念想,邢老您应该可以理解。”

  他这话倒是说出了不少宾客的心声,场中一时之间议论纷纷,随声附和者亦不在少数。

  邢振梁游目四顾,已然心中有底,于是微微一笑道:“各位好朋友既然看得起老朽的手艺,老朽自然也不该扫了大家的兴致。今日天时地利人和齐聚于此,老朽便不揣冒昧,正好借这机会为大家卖上一把力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