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029章一击碎斧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全没料到天炉中的三昧真火竟如此霸道,众人不由得暗暗咂舌,耿大成却是面红过耳,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兵刃会如此不济,瞠目结舌间连邢振梁的一声告罪都未及时回应。

  场中忽来一阵沉寂,众人纷纷交头接耳,低声议论这三昧真火到底是何来历。

  此时却忽听小雷惊叫一声道:“小莺儿!这么个狼抗物事,你怎么能拿得动?还是让小爷来吧。”

  他说罢已自起身离座,众人跟着转目望去,只见邢稚莺正双手捧着一柄通体透亮的黑铁锻锤缓步行来。

  那锤头形制极为奇特,前宽后窄而左方右圆,各处棱边角度也不尽相同,运用之时想必自有妙处。

  眼看小雷满脸殷切的迎了上来,邢稚莺虽然心中感激,面上却只微微一笑道:“岳少侠的好意小女子心领了,只不过这柄殛星神锤是我们治剑馆的传承重器,外……旁人却是不方便触碰的。”

  她此刻虽在谈笑,鬓边却已隐现汗珠,足见这殛星神锤的分量绝对不轻。

  小雷虽然诚心要帮她分担,但听罢原委也无法可想,只能讪讪的退了下来,如此倒也连带绝了不少青年才俊跟着献殷勤的念想。

  邢稚莺继续走近天炉,众人也自发的让开一条道来,炽热的气息再加上沉重的锻锤,很快便让她汗如雨下。

  但此刻邢稚莺也只能咬紧牙关勉力前行,熊熊火光映照在她的娇靥之上,更加令人心生怜爱。

  慕云同样大起怜香惜玉之心,忍不住感叹道:“邢大小姐虽然是邢老的唯一孙女,但这么一柄大锤将来传了给她,难道真要让她也做一名淬火打铁的铸匠?咳……这未免太过强人所难了吧?”

  余冰如鼻中一哼,分明哂然道:“师弟若是不能释怀,大可尝试去帮莺妹接过殛星神锤,端看她愿不愿意将你当作‘内’人。”

  慕云脸上一热,干咳一声道:“师姐多虑了,我怎么敢对未来的师婶有什么非分之想?眼下只求师姐能将我当作‘内’人啊。”

  余冰如听他前半句倒还算规矩,可后半句却不成话了,羞恼之下一指便封上了他的哑穴,让这不住漏风的活褡裢暂且扎好袋口。

  这时邢稚莺终于来到天炉近旁,接着双膝一屈盈盈跪落,手捧殛星神锤献至邢振梁面前,恭恭敬敬的道:“请……馆主执锤。”

  邢振梁伸出右手接过锤柄,先浑不着力的挥舞了两下,这才淡淡的道:“神锤不过百廿斤重,莺丫头你就喘成这副德性,唉……看来女儿家的确是指望不上,爷爷真该尽快帮你寻一个如意郎君才是。”

  众人闻登时哄堂大笑,邢稚莺直羞得满面酡红,低垂螓首娇嗔着道:“爷爷~人家赶明儿就跟您认真锻炼力气嘛,才……才不要那什么呢,哼……”

  绝色少女娇态可人,羞涩之中别见清纯,众家青年才俊莫不看得如醉如痴,这边崆峒派的探花郎庞子健也红光满面,喜爱之中更还透出几分得意之色。

  他身旁的鱼妙荷也心中有数,于是出调笑道:“邢侄女别勉强自己啊,咱们女儿家干嘛要跟他们男人比蛮力?我瞧你还是依了邢老的意思吧,不然我们这位庞师侄先给你评一评,看到底如不如意?”

  邢稚莺脸上更红,咬着嘴唇不知该如何作答,邢振梁见状呵呵笑道:“玩笑先不开了,老朽所定的规矩之二,便是各位的兵刃必须经得起这神锤一击,倘若能维持不断便算过关。”

  众人已经领略了那三昧真火的威能,此时自然不敢再小觑这号称治剑馆传承重器的殛星神锤,尤其寻常刀剑为求锋利,形制莫不极尽轻薄,便是对敌之时也须避免碰撞,要硬抗这神锤一击又谈何容易?

  正在众人纷纷迟疑之际,却见耿大雄昂首阔步走上前来,伸手摘下背后的开山斧放在铁砧之上,接着满面严肃的道:“兄弟齐心,其利断金,在下也不怕丢人现眼,便请邢老试试这柄斧头是否够格。”

  众人心知他是给自家兄弟找场子来了,不过他这柄开山斧极是厚重,绝非寻常刀剑可比,或许真能挺过殛星神锤一击也未可知。

  邢振梁微一颔首,目光凝注间却是欲又止,耿大雄不由得脸色一沉,抱着臂膀冷冷的道:“邢老若不肯动手,那便是看不起我兄弟二人了,我兄弟二人也并非死皮赖脸之辈,这便告辞回关外去了。”

  邢振梁见他发怒,终于是轻叹一声,举起神锤便向那开山斧击下。

  说来也未见他使出多大力道,众人耳边却只听嗡的一声闷响,紧接着喀喇断裂之声传来,那柄开山斧竟是当场被击成十几块大小碎片。

  耿大雄见状登时面如死灰,愣怔了片刻才向邢振梁虚一抱拳,紧接着又抓起身边耿大成的手臂,兄弟两人连一句场面话都没交代,便要拔步离场而去。

  此时只听邢振梁扬声道:“两位贤昆仲请留步,老朽还有话说。”

  耿大雄微一迟疑,终于还是转过身来,面皮紧绷的道:“我兄弟二人今日自取其辱,原本也无话可说,却不知邢老还打算交代什么?”

  邢振梁和声道:“两位贤昆仲重了,今日在场大多是咱们西武林的好朋友,只有两位是不远千里从关外赶来为老朽祝寿,倘若老朽任由两位含怨离去,今后恐怕人人都要耻笑老朽不懂待客之道了。”

  耿大雄依旧胸中如堵,勉强不动声色的道:“我兄弟二人怎敢对邢老心生怨怼,这次我兄弟二人返回关外,也决不说您的坏话,请您尽管放心便是。”

  邢振梁欠身为礼道:“两位高义老朽衷心感激,但老朽行事也要求个无愧于心,两位若是不嫌敝处技艺粗陋,便请往后院藏兵府挑选两件趁手兵刃,权当是老朽对两位的回礼了。”

  耿大雄和耿大成对视一眼,各自都掩饰不住惊喜之色。

  须知这治剑馆的藏兵府中皆是百炼精锐,平常纵有千金亦难购得,虽然比之馆主亲手铸炼尚有相当差距,但用于行走江湖也足称得上所向披靡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