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045章妄言招祸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慕云一番歪理说罢,鱼妙荷也只觉啼笑皆非,转念间淡淡的道:“祁少侠想与本派结亲并无不可,甚至愿意改换门庭本派也十分欢迎,只不过你既然已经跟小余姑娘情投意合,又怎能随便移情别恋?”

  她这话倒真是戳中了慕云的软肋,毕竟此刻众目睽睽,他总不好像昨夜对付陶继武一样信口开河,于是也只能含混的道:“大丈夫三妻四妾也是有的,但晚辈一向知足常乐,能坐享齐人之福便够了。”

  鱼妙荷娥眉一蹙,鼻中冷哼道:“祁少侠还是少做些白日梦吧,我端木师兄座下虽有女弟子不假,但比之小余姑娘恐怕都颇有不及,所以想必也绝难入你法眼。”

  慕云见她薄怒含嗔,别有一番动人风姿,霎那间脑子一热,脱口调笑道:“无妨无妨,只要端木先生的女弟子能有鱼前辈十分之一的美貌,晚辈便心满意足了。”

  鱼妙荷万没料到他竟连自己都敢调戏,羞恼之下忿然作色道:“混账小子!你作死么?师兄你莫拦我,今天我定要好好教训这小子一顿!”

  她这下动了真怒,若非佟尚志及时拦阻,恐怕早已冲上来了。

  慕云这时才翟然一醒,自悔失之下一躬到底道:“鱼前辈千万恕罪,都怪晚辈口不择,不过晚辈确实并无不敬之意啊。”

  鱼妙荷不为所动,当下狠啐一声道:“好一个口不择,常万里那假道士自己乱七八糟,教出来的徒弟更加混账透顶,真以为我这妇道人家是好相与的么?”

  慕云知道自己那位便宜师父瑞阳子的俗家姓名正是常万里,闻无限窘迫的道:“晚辈自然不敢轻视鱼前辈,方才只是情不自禁……”

  鱼妙荷听他越说越不成话,立即打断道:“够了!混账小子根本就是欠教训,这次我绝不会手下留情,即便真被说成以大欺小,那也顾不得了!”

  慕云看她一副暴怒母狮般的戾烈模样,而自己又的确荒唐在先,登时便已怯了三分。正做没理会处之际,却听佟尚志凝声道:“师妹稍安勿躁,且先听我一。”

  慕云心道这位佟先生看起来脾气温和,多半是会从中劝解。孰料还没等他庆幸过来,便又听佟尚志波澜不惊的声音道:“师妹方才已经跟余姑娘斗过一场,这一阵便由我来领教这位祁少侠的高招吧。”

  鱼妙荷闻固是大出意料,慕云则更加瞠目结舌。众人同样议论纷纷,有的当然不免嘀咕崆峒派惯于以大欺小,有的则仍旧存了看热闹的心思,亟盼再来一场龙争虎斗以饱眼福。

  这时候邢振梁可没法再作壁上观了,便即躬身施礼道:“佟五侠和鱼女侠千万见谅,关于这桩婚事咱们稍后还可再议,眼下却不必与小辈们一般见识,以免堕了贵派的清名啊。”

  佟尚志尚未答话,鱼妙荷已哂然道:“邢老真是袒护您这位送上门来的‘孙儿’呀,那婚事暂且不提,但令‘孙儿’如此戏侮妾身,这口气我可委实咽它不下。”

  邢振梁一时语塞,沉吟间只听佟尚志淡淡的道:“邢老不必太过担心,在下只是见这位祁少侠艺业过人,想随便跟他切磋几招而已,断不会借机下重手伤人的。”

  他说罢也不理会鱼妙荷嗔怪的目光瞪了过来,接着又向小雷和蔼的道:“岳小侠似乎也与祁少侠交情匪浅,那便索性跟他一同出手如何?佟某人正是求之不得。”

  小雷撇了撇嘴,却是哼声道:“交情不交情的先不说,但小爷一向是非分明,这次纯粹是他祁学古口没遮拦,唐突了人家鱼美人,所以小爷才不陪着他顶缸呢。”

  他说罢便背着手扬长而去,慕云直看得一阵无力,心中更是慨叹不已。

  凭什么这小毛头一口一个“鱼美人”就无伤大雅,而自己只不过随口调笑了一句便惹祸上身,唉……双重标准,还是双重标准啊。

  小雷径自走回人群之中,心里犹在鄙视慕云满口妄,此时却忽听一个苍老声音满含激动的道:“啊!……果然是雷少爷么?”小雷打眼一瞧,只见一名老者正双目放光,紧紧的盯着自己。

  此老看来已经年近花甲,生得一张四喜丸子般的阔脸,脸上五花蜜饯般的眉目,鼻下烟熏腊肠般的双唇,一身荷叶粉蒸肉般的皮相,尽闪着京城烤鸭般的熠熠油光,看来着实令人食欲大振。

  小雷显然对此老并不陌生,当下冷冷一哂道:“哦?原来是厨神大人驾临,小子这厢有礼了。”

  他嘴上说着“有礼”,可实际上不仅没半点表示不说,那副情态还怎么看怎么显得“无礼”。

  原来那老者便是今日的掌勺大厨,御封厨神梁福宽,此刻他闻倒也不以为忤,仍旧挂着一脸笑容殷勤的道:“不敢当不敢当,雷少爷今日屈尊到此,莫不是大姐头有意要原谅小老儿了?”

  小雷翻翻白眼,不以为然的道:“厨神大人这话是从何说起,你老人家官高禄厚、鲜衣怒马、威风八面、名垂千古,一切都是凭自己的手段挣来的,哪里有什么亏心事要我师父原谅的呢?”

  梁福宽为之一滞,搓搓手嗫嚅着道:“雷少爷这话可真教小老儿汗颜了,当初我也是听了那孽子的撺掇,一时糊涂才离开镇子的呀。否则要让我自己来选,当然还是对大姐头忠心耿耿的。”

  小雷听罢却是哂然道:“行了吧厨神大人,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吗?”

  梁福宽信誓旦旦的道:“这都是小老儿的肺腑之啊,而且这些年我一直谨记大姐头的教诲,绝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呀。”

  小雷眉头一皱,连连冷笑道:“原来厨神大人对自己的要求仅仅是不伤天害理而已,哈……所以既然你老人家这么洁身自好,我师父便应该对你尽释前嫌了吗?”

  梁福宽听他语气不善,心下惴惴间正待解释,小雷却已一挥手道:“话不投机半句多,厨神大人最好先想想清楚,等小爷看完人家西武林两大派这一场龙争虎斗,之后再听你是如何说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