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053章蟠龙开天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温虎臣听到慕云呼唤,立刻精神一振,沉声应道:“温某人在此,感谢邢老惠赐。”

  说罢但闻劲风呼啸,一件八尺有余的长大兵刃破开火墙直冲而来,堪堪正射向温虎臣胸口。

  温虎臣见状岂敢怠慢,觑准时机双膀较力一扳一撞,立时卸下了那蟠龙紫金枪的前冲之势,紧接着只见他大手一抄,正握住寻常惯用的枪柄与吞口交界之处。

  枪纂顿地同时举目望去,霎那间却是神色陡变,半晌作声不得。

  敢情这蟠龙紫金枪侧面竟多出一道寒光凛冽的月牙形小枝,整体已经化作一柄青龙戟的模样。

  众人眼见温虎臣如此失态,再想起他刚才还指摘奚开鸷的不是,心道这才叫六月债、还得快,却看你眼下又要如何应对。

  只不过还没等温虎臣开口,便已听慕云庄重的声音道:“政统七年抗元卫国之战,温将军统帅两千勇士,于嘉峪关力阻北元铁骑万余人,坚守三月而不退。这蟠龙开天戟也正是在那一役之中因为杀敌太多而折断了戟枝,这段经历温将军想必记忆犹新吧?”

  众人虽然知晓温虎臣出身行伍,因不满上官乱政才忿然落草为寇,却从未听到过他还有这等英勇事迹。

  须知武林中人虽然不屑与官府结交,但保家卫国毕竟是同仇敌忾,此刻闻各自不由得肃然起敬。

  温虎臣双目隐隐泛红,接着却纵声大笑道:“温某已非行伍中人,这‘将军’二字不提也罢,今日多谢邢老还我这蟠龙开天戟的本来面目,温某自忖绝对不会辜负您的期望。”

  语虽然不多,却自有一片英雄相惜之意,慕云听罢也朗笑道:“温寨主不必客气,无论在朝在野,那护国安民、惩恶扬善之心总不会变,在下也衷心祝愿温寨主壮志得酬。”

  温虎臣道声惭愧,持戟退回本处。而随着三件兵刃重新锻造面世,场中气氛也更加活跃起来,众人纷纷交头接耳,猜测下一个幸运儿将会是谁。

  这边小雷游目四顾,却是嘿嘿笑道:“妙哉妙哉,看来吃货真人和他那帮徒子徒孙真的溜了,这现成便宜他们可捡不着喽。”

  余冰如看他那副幸灾乐祸的模样,不由失笑道:“就算无色真人不出面,邢老这桩人情总是要做的,否则面子上可不好看。”

  小雷正想出反驳,却忽听慕云扬声道:“小财神富先生可在?请富先生接万孽宝刀。”

  话音方落,便见一位锦袍玉带、衣饰华贵的男子排众而出,含笑相应道:“小可富裕仑在此,恭请邢老赐刀。”

  这位小财神约摸三十岁上下,相貌生得十分俊秀,举止之间也颇见雍容,手中还摇着一柄铁骨折扇,上面正反题了当世几位书画大家的墨宝,更显得他文雅之气爆棚,绝非一般庸俗商贾满身铜臭之状。

  他先前接受试炼的乃是一口大关刀,名曰“万孽宝刀”,此刀长逾一丈,重达九十九斤,可惜仍是被殛星神锤一锤击成碎片。

  众人本拟这一口大刀必定声势惊人,孰料此时却听嗤的一声轻响,一团白光穿过火墙直射到富裕仑面前。

  富裕仑早已运足力气,见状却是大为错愕,当下折扇顺势一挡,便已将那团白光夹在扇面之中。

  打开折扇定睛看去,赫见那竟是一柄精光闪烁的七寸短匕,富裕仑登时一僵,不禁惑然道:“祁少侠是否弄错了,这并非小可的万孽宝刀啊。”

  慕云微微一顿,却是淡淡的道:“没有弄错,家祖父道富先生这口万孽宝刀杂质太多,其中精华所在唯有这斩杀过东海恶蛟的刀头一线,所以万般无奈之下也只能为富先生效劳至此了。”

  众人闻忍不住哄堂大笑,小雷更笑得前仰后合,捂着肚子喘喘的道:“看来邢老真是明白人,哈……这小财神奸商一个,向来惯于以次充好,这一次被邢老当众揭穿,可算自食其果喽~”

  余冰如和邢稚莺也相顾莞尔,这时只听慕云接着又道:“另外听闻富先生擅长近身短打,如此去芜存菁也便于你发挥长处,正所谓扇匕合一、文武双全,岂不更加贴合富先生的超凡气质?”

  富裕仑虽然也觉得面上无光,但那口七寸短匕终究是出自邢振梁之手,算起来还是有赚无赔,于是就坡下驴的道:“不错,小可自然会谨记邢老的教诲,同时也多谢邢老惠赐宝……咳……惠赐宝刃。”

  他这宝“刀”化作宝“刃”,虽说是去掉了九成九的重量,但毕竟是在关键处多了一“点”。

  小雷听罢不由得连连摇头道:“小人得志,真是小人得志,连这奸商都来给小爷添堵,实在是没天理啊。”

  余冰如微微一笑,压低声音道:“这就没天理了?那小雷你可知道小财神那柄扇子又是什么来历?”

  小雷闻一怔,低头思索着道:“扇子?不就是一般的铁骨折扇么,无非还多了些酸文假醋而已。”

  余冰如缓缓摇头道:“小财神这柄扇子名唤‘定影’,那中间一段扇骨乃是北极磁石所制,可以吸附一切金铁暗器。至于扇面更是由稀有的麒麟血乌金所鎏覆,那才是真正的水火不侵、百毒辟易呢。”

  小雷听罢也不免眼红,邢稚莺却心中一动,蹙眉沉吟着道:“我听爷爷提过,武林中有一件麒麟血乌金所制的宝甲,名唤‘仁武麒麟甲’,上面还书写了一部绝世神功,余姐姐你知不知道这个传说?”

  余冰如微颔首道:“我师父倒也曾提起过,但这种事情子虚乌有,多半只是杜撰。何况武林各大门派皆有传承绝艺,正是一山还比一山高,我便从来不认为这世上真有什么能够傲视群伦的绝世神功。”

  邢稚莺听罢也暗觉有理,小雷则生出满心向往,正待继续探问细节,却忽听慕云又朗声道:“终南派无色真人可在?请无色真人接九苍古剑。”

  小雷本以为这次没人答话,不料远处人群中却挤出一名小道士,高声应和道:“家师有要急事已经先走一步,贫道常净代家师敬谢邢老赐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