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063章红袖神相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慕云离了治剑馆,一路行来却并未打听到余冰如的行踪,失望之余又想到自己先前的种种行,似乎真是有些太过冒犯了她。

  如今惹得她恼羞成怒、不告而别,这才叫自作自受,心急吃不着热豆腐啊。

  正在长吁短叹、神思不属之际,耳边却忽听一个清脆声音道:“这位公子请暂留玉趾,寒生有一相告。”

  慕云闻一怔,打眼只见道旁一人正向自己颔首示意,看来他口中的“公子”的确是自己了。

  慕云暗生纳罕,端看此人稳坐折椅之上,面前摆着一张长几,几上左置签筒、右排纸笔,几前则是一只矮凳,几侧立着一面卦幡,上面以浓墨写就四个大字——“绣口直断”。

  慕云看罢晓得这是一处卦摊,只不过寻常算命先生幡上所书应当是“铁口直断”四字,却不知这位仁兄所标榜的“绣口直断”又是什么典故?

  心中既生好奇,慕云便也依走近,跟着拱手为礼道:“这位先生是叫在下吗?咳……在下这等寒酸模样,可当不起那‘公子’的称呼啊。”

  此时天光已暗,唯见那座中之人一身纯白袍衫,闻微微一笑道:“所谓‘公子’只是敬称而已,正如公子称呼寒生为‘先生’一般,所以公子也大可不必执着于此不是吗?”

  慕云心忖此人倒也有趣,于是打个哈哈道:“先生之有理,未敢请教尊姓大名?”

  座中之人亦含笑道:“公子客气了,寒生卖卦为生,别号‘红袖神相’。”

  慕云暗暗点头,想必那‘绣’口直断便是出自他这红‘袖’神相的尊号了,如此倒也算得上贴切。

  但转念间他又微觉诧异,于是干咳一声道:“幸会幸会,先生的尊号的确雅致,但正所谓‘碧纱待月春调瑟,红袖添香夜读书’——这‘红袖’二字本来是指妙龄佳人,先生以之为号似乎有些不妥吧。”

  那“红袖神相”似是一滞,顿了顿方凝声道:“看来果如寒生所见,公子你五煞冲斗、恰逢劫数,此刻已然神思俱乱、心意不属,否则又怎么会不辨男女呢?”

  慕云登时愕然,睁大眼睛仔细看去,只见这位“红袖神相”虽然身着儒服、发拢纶巾,面上却生得盈眉凤目、绛唇点朱、桃腮潋滟、粉颊欺霜,真是好一个清丽秀致的美人儿。

  慕云不由得脸上发热,赶忙躬身为礼道:“神相姑娘恕罪,是在下想当然了,方才出无状,请姑娘莫要放在心上。”

  那“红袖神相”面色和缓,微一颔首道:“无妨,寒生久走江湖,似公子这般惊异者也不知见过多少。倒是公子你眼下确有一步劫数,便请拨冗稍坐,听寒生细细分说如何?”

  慕云方才唐突了佳人,此刻自然不好拒绝,只得依在几前坐下,俨似恭谨的道:“神相姑娘请说,在下洗耳恭听。”

  那“红袖神相”双目微阖,不温不火的道:“公子恕寒生斗胆揣测,你此去该是为了寻人吧?”

  慕云心中一动,便即点头道:“神相姑娘所不错,那你可知我寻的是何人?”

  那“红袖神相”指拈法诀,略一推算便肯定的道:“公子欲寻者乃是一名女子,而且与你关系十分亲密,可是如此?”

  慕云心下有谱,面上却故作讶异的道:“神相姑娘真神人也,那请你再算上一算,我欲寻的这名女子到底姓甚名谁?”

  那“红袖神相”抿嘴一笑道:“这便须公子你配合一下了,此处纸笔俱全,公子请随意写下一字,寒生便能从中觑出端倪。”

  慕云点了点头,拿过纸笔写了一个云字,恭恭敬敬的递给那“红袖神相”。

  那“红袖神相”接过一瞧,不禁蹙着眉尖道:“啧……公子这字果然自成一格,嗯……自成一格。”

  慕云摸摸下巴,干笑着道:“在下写的字确实丑怪,神相姑娘还认得吧?”

  那“红袖神相”淡淡的道:“无妨——‘云’者浮物也,飘泊难定之物也,看来公子正在背井离乡之中,可是如此?”

  慕云为之莞尔道:“这个自然,在下分明楚地口音,如今却到了西凉,岂不正是背井离乡么?”

  那“红袖神相”暗自一滞,勉强不动声色的道:“公子这字笔力千钧、气魄非凡,想必是江湖中人吧?”

  慕云依旧含笑道:“那也不错,在下衣着如此寒酸,谈吐却又不似寻常贩夫走卒,再加上落笔丑怪不堪,断断不会是读书人,思来想去也只能是混江湖的了。”

  那“红袖神相”又是一滞,顿了顿方正色道:“云乃是由水气所聚,而如今又正值寒冬,水遇冷则结冰,所以公子欲寻之人,名字之中是否有一个‘冰’字?”

  慕云这才一怔,心念电转间轻咳一声道:“不错,那神相姑娘可知她名字里另一个字是什么?”

  那“红袖神相”略一沉吟,纤手一拍几案道:“是了,公子眼下命犯桃花,那另一个字必定以‘女’字为偏旁。而‘云’字又有说之意,说离不开口舌,‘女’字再加‘口’字乃是一个‘如’字,所以公子欲寻之人必定是叫做‘冰如’吧?”

  慕云听这位“红袖神相”说得如此精准,反倒令人难以置信,当下便心中一动,目光炯炯的打量着她,想要自她神态之中觑出些许蛛丝马迹。

  那“红袖神相”被他看得暗生窘迫,扭脸清咳一声道:“公子还不曾回答寒生,未知寒生方才所说是否中的?”

  慕云微微一顿,忽地沉声道:“神相姑娘莫非见过我余师姐?是她请你来消遣在下的?”

  那“红袖神相”闻一怔,随即不悦的道:“公子这话好没道理,难道你不信寒生真有推算之能?”

  慕云摇摇头道:“神相姑娘收了神通吧,在下知道你必定是有备而来,还请告知余师姐行踪为要。”

  那“红袖神相”更见不忿,面凝寒霜的道:“公子欲寻的那位‘余冰如’姑娘,寒生的确已经算出她身在何方,不过寒生向来是以卜卦维持生计,公子还请先奉上卦金一两,之后寒生才能如实相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