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071章语笑嫣然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虽然只是短暂交手,但慕云已经觉出那俊逸青年能为不凡,自己想要胜他绝非易事。

  此刻耳听他放了狠话,慕云斟酌之下终是将手一背,凛然正声道:“这位竹少侠且慢,在下坚信这中间必有误会。”

  那俊逸青年看他并无出手之意,自己终究也不好强逼,但仍是眉头紧皱的道:“一面之辞不可采信,阁下再巧舌如簧也是多余。”

  慕云清咳一声道:“多不多余总须当面对质,在下跟你们走便是了。”

  那俊逸青年闻一怔,转目向商红袖望去,商红袖则看着慕云道:“所以你是答应束手就缚喽?”

  慕云摸了摸鼻子,叹口气道:“与其在这里做无谓之争,倒不如尽早澄清事实,神相姑娘以为然否?”

  商红袖微颔首道:“也罢,既然你如此自信,我们再咄咄逼人便显得不通情理了……你觉得呢?”

  这最后一句却是问那俊逸青年,语气也变得温柔了不少,眉梢眼角更加含情脉脉,尽显宛转亲近之态。

  那俊逸青年看得心头一热,原本的不快登时烟消云散,当下展颜一笑道:“商姑娘之有理,一切由你裁决便是。”

  他这一笑真好似冰河解冻,双目之中闪动着和煦的光芒,再非先前那清冷凛冽之姿。

  商红袖同样抿嘴一笑,喜悦之中还藏着几分得意之色。

  慕云见状既是艳羡又是慨叹,暗道这一双璧人将来若当真结成连理,想必也是神相姑娘当家理政,而这位竹少侠多半只剩下“由你裁决”的份了。

  那俊逸青年当然不知道慕云在暗中同情自己,意气风发之下出指如电,立时封上了他胸腹之间的数处大穴,之后才淡淡的道:“阁下最好不要耍花招,否则休怪在下辣手无情。”

  慕云不禁苦笑道:“竹少侠放心,在下身正不怕影子斜,又何须耍什么花招?”

  那俊逸青年点了点头,接着又听慕云咳声道:“还未请教竹少侠大名为何,尊师又是哪位高人?”

  那俊逸青年略一迟疑,终是冷然道:“在下竹风吟,师承暂时不便透露。”

  慕云知道他对自己仍有戒心,于是也不强求。当下便由商红袖搀起雷衡,竹风吟则押着慕云,四人径直去往前面的院落之中。

  这院落果然是属于一间客栈,商红袖当先举步上楼,来至最里面的一间客房门前,举手轻叩同时柔声道:“小妹你睡了么,大伙儿都回来了,你要的人我们也已经帮你捉到了。”

  客房之内隐约传来一声欢呼,须臾只听吱呀一声门扉顿启,紧接着一个清脆稚嫩的声音咯咯娇笑道:“袖姐你真没让人家失望,任那死淫贼多狡猾,最后还是栽在你手上了呢。”

  慕云刚刚便觉得那声欢呼有几分熟悉,此刻更加再无丝毫怀疑,只见他脸上神情半是惊喜半是懊恼,脱口呵斥道:“鄢婷你这死小贼!居然还敢倒打一耙,敢情是先前那次害我还没害够吗?”

  客房之内微微一顿,随即便探出一张笑吟吟的少女娇靥来。

  但见这少女十四五岁年纪,肌肤生得异常白皙,宛若初生婴儿般纤细娇嫩,乌黑的秀发以银色绢带绾作双丫髻,尤其显得清纯可人。

  娟秀无仑的瓜子脸宜喜宜嗔,红嘟嘟的嘴唇边露出一对浅浅的梨涡,可爱的小鼻子如玉石般莹润,一双灵动的桃花眼顾盼生辉,再配上那恰到好处的柳叶弯眉,自有一派娇娆明媚的动人气质。

  慕云方才还颇有些气愤难平,但此刻见到这少女的面,不知怎地又有些恨不起来。

  四目相对之际,只听那名唤鄢婷的少女得意的道:“死淫贼果然嘴硬,小竹你快些把他押进来,看本盟主夜审淫贼。”

  慕云给她一口一个淫贼叫得好生郁闷,心中更加疑惑不解,这旧日相识的死小贼哪招来这许多帮手,又是几时做了什么盟主?

  鄢婷却不再理会他,径自拉着商红袖回到客房之中。竹风吟面上微现错愕之色,思忖间一不发的押着慕云跟了进去。

  这时雷衡也缓过了一口气,新仇旧恨之下顺手在慕云背后重重搡了一把。

  慕云穴道受制,又兼猝不及防,一个趔趄险些当场扑倒在地。

  暗地里才叹了一句“龙游浅滩遭虾戏,虎落平阳被犬欺”,眼前便见到一双轻盈纤秀的鹅黄丝履,顺着往上是一条象牙白的六幅湘裙,几可一握的纤腰上围着碎玉绦,再上面则是一件锦绣的藕色纱衫。

  目光方移动到那天鹅般修长柔细的颈子上,耳边却忽听一声炸雷也似的怒吼道:“臭淫贼你看什么看?!再敢这么色迷迷的盯着小妹,当心老子把你那双贼眼挖出来当泡儿踩!”

  慕云心里打了个突,随即只见鄢婷笑着摆摆手道:“阿衡你别吓唬这死淫贼,本盟主自有计较。”

  慕云看她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,忍不住冷哼道:“够了!死小贼你先说清楚,凭什么诬赖我是淫贼?”

  鄢婷神色稍敛,语带哂然的道:“死淫贼明知故问,当初你把本女侠骗到慕容卓家里,暗中谋算着把本女侠卖给他们家做奴婢,这件事情可是有的?”

  商红袖等听罢各自面现愤慨之色,雷衡更加连声怒吼道:“好你个臭淫贼!小妹这么清纯可爱,你居然敢打主意卖他?!简直就是丧心病狂、死有余辜!”

  慕云自觉冤枉透顶,眉头紧皱的道:“哪有此事?我是看你一个小女孩儿无依无靠,所以想请求慕容大侠收留照顾你而已。可谁想还没见到慕容大侠的面,你便自顾自不告而别,临走居然还把我偷了个精光,这笔账我可还没跟你算呢。”

  鄢婷哪里肯信,仍是振振有词的道:“死淫贼说得好听,所谓‘收留照顾’还不是要做奴婢?难道他慕容卓家里有金山,能由着本女侠吃白食不成?”

  慕云摇摇头道:“慕容大侠仗义疏财,便多你这一张嘴又能怎地?何况当时我已经做了打算,若是人家真不收留,便将我那三十几两银子一同寄下,先供你吃穿用度一年半载,看情况再徐图后计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