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079章堪为良配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听到梁福宽曲意逢迎,小雷正待谦虚几句,此时却听那少女凉凉的道:“爷爷您别给小猴子骗了,我看他根本是打架输给了人家,然后又用什么阴谋诡计逼着人家口头认输,小猴子你说是不是这样?”

  小雷吃了一惊,脱口轻咦道:“你怎么……咳……你胡说什么?小爷怎会……”

  那少女不待他说完,已自哂然道:“还装?就凭你小猴子那点道行,你一撅那什么我就知道你要那什么那什么,哈……”

  她说罢自己也觉得好笑,忍不住掩口胡卢起来。

  小雷脸上却是红一阵白一阵,嗫嚅间只听梁福宽冷哼道:“清儿休得放肆!女孩子家家的,不知道说什么下流话!”

  那少女吐了吐舌尖,显然并未将梁福宽的训斥放在心上。

  那女童这时也醒过味来,柔声劝慰道:“小雷哥哥眼下打不过人家也没什么,等你长大以后一定能行的。”

  小雷这才面色稍霁,斜睨着那少女道:“还是我们小洁儿有眼色,哪像那个满嘴那什么的那什么,哼……肯定一辈子都找不到那什么,最后活该那什么到那什么。”

  那女童听小雷终于改口叫自己的名字,欢喜之余却又纳罕的道:“小雷哥哥,‘那什么’是什么意思,我没听懂呢。”

  那少女却是满面通红,戟指娇叱道:“死小猴子,居然敢咒姑奶奶,看我不……”

  可还没等她说出个所以然,耳边却听啪的一声脆响,随即半边脸颊火烧火燎的疼,连眼泪都跟着夺眶而出,雾蒙蒙的双眸看着面前的梁福宽,心中着实是委屈之极。

  小雷也没想到梁福宽说动手便动手,原本对那少女的不满登时都化作了同情,不由得蹙眉冷哼道:“梁厨子你怎么这么狠心,难道也跟你那宝贝儿子似的,不把小洁儿他们三个当成你家的亲缘骨肉?”

  那少女听到这话,眼泪更像断了线的珍珠般落下来。小雷见状十分自然的揽住她的手臂,又向梁福宽一瞪眼道:“枉你梁厨子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,敢情就会欺负女孩子是么?哼……真是岂有此理。”

  梁福宽立刻又堆起笑脸,满怀殷勤的道:“是是是,雷少爷教训的是,不过清儿这丫头的确是被小老儿宠坏了,以后还得靠雷少爷您多多调教她啊。”

  小雷看梁福宽变脸如此之快,也真是自叹弗如,转念间却又疑惑的道:“梁厨子你这是什么意思,你们家的姑娘自己调教就好,跟小爷有什么相干?”

  梁福宽一脸谄笑,压低声音道:“雷少爷容秉,清儿这丫头今年也已经十五了,不论武功还是厨艺都得了小老儿的真传。再加上你们两个又是青梅竹马,所以依小老儿来看,她堪为雷少爷的良配呀~”

  他这话一说出口,小雷固是暗自扶额,那少女更加目瞪口呆,一时之间竟连哭都忘了。什么‘青梅竹马’,什么‘堪为良配’——这究竟是从何说起?

  一片尴尬气氛之中,只听梁福宽兀自殷切的道:“雷少爷您别看清儿嘴硬,其实她早对您芳心暗许了。而且正是因为知道您不喜欢身材太过丰满的,所以她才终于下了狠心,逼着自个儿瘦下来的呀。”

  那名唤梁玉清的少女听罢娇靥飞红,不由得顿足嗔声道:“爷爷您乱说什么呀!这小猴子讨厌鬼一个,人家哪是为了他,分明是为了蓬莱寇三郎嘛。”

  梁福宽瞪了梁玉清一眼,自顾自的道:“清儿这是口是心非,雷少爷肯定懂的。至于年龄更不是问题,正所谓‘女大三抱金砖’,那是旺夫之相啊。”

  眼见小雷不以为然,他灵机一动又补充道:“雷少爷是明白人,年纪大的女孩儿才会照顾人呀,今天您不是还跟邢家小姐提亲了吗,她可比我们清儿还大一岁呢。”

  小雷直听得啼笑皆非,再看梁玉清躲在这位厨神大人身后,一劲儿的向自己飙出杀人的目光,他终是忍不住沉哼一声道:“停!厨神大人没其他事了吗,没其他事的话小爷便先告辞了,你们三位请。”

  梁福宽见小雷神色冷淡、拔步欲走,登时急得抓耳挠腮,一边挪身拦住,一边陪着笑道:“雷少爷您别急,这死丫头是冒犯您了。咳……不然看看洁儿?她可是最乖巧的,对雷少爷更是千依百顺呀。”

  那名唤梁玉洁的女童闻虽然似懂非懂,但她的确对小雷颇有好感。此刻只见她偷偷瞄了小雷一眼,紧接着便羞涩的垂下头去,难为情的揉起衣角来。

  小雷顿觉一阵无力,索性断喝一声道:“够了!厨神大人有什么话便痛痛快快的说出来,再这么东拉西扯、不着边际的,小爷可没有耐心陪你玩笑。”

  梁福宽为之一滞,吱唔片刻方愁眉苦脸的道:“雷少爷呀,不是小老儿不肯说,实在是……这个……不太好意思啊。”

  小雷心中有气,愈发冷着脸道:“早知道你这老家伙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,可你也犯不着拿小洁儿她们两个的终身大事开玩笑吧?这么糊里糊涂、不知轻重,真是越老越没出息!”

  梁福宽诺诺应是,却又期艾着道:“雷少爷明鉴,可小老儿也真是没其它法子了呀。不然雷少爷您开金口示个下,只要小老儿能办到,一定赴汤蹈火、在所不辞。”

  小雷冷哼一声道:“你少啰嗦,再不赶紧说正事,小爷便真要走了。”

  梁福宽见状可也不敢再试探下去,只好苦笑着道:“那……那小老儿便直说了,雷少爷,您……您可得救小老儿全家的性命啊!”

  梁福宽一语既出,小雷固是大吃一惊,梁玉清和梁玉洁也同时愣住,面面相觑间作声不得。

  小雷定定心神,眉头紧皱的道:“什么意思?是谁想要你们全家的性命了,凭你这脾气不该得罪人才对呀。”

  梁福宽依旧苦着脸道:“谁说不是呢,可即便小老儿多么谨小慎微,也背不住时运不济啊,这就叫‘闭门家中坐、祸从天上来’呀。咳……雷少爷您见识广博,想必知道那位云顶蜃楼的无缺公子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