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080章将军盛宴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小雷听梁福宽提到“无缺公子”,立刻了然的道:“原来是方兰陵那个花心大萝卜,堂堂四大公子之首,小爷能不知道么?怎么了,你得罪人家了?”

  梁福宽吓得一摆手道:“雷少爷千万别这么说,小老儿哪敢得罪方公子?只是方公子派给小老儿一份差事,小老儿却力有不逮,所以才一筹莫展啊。”

  小雷闻倒起了兴趣,当下抿嘴一笑道:“哦?无缺公子方兰陵居然都有事要拜托厨神大人,厨神大人不愧为江湖上的老前辈,真是好大的面子呀。”

  梁福宽连连叹息道:“雷少爷可别埋汰小老儿了,凭小老儿这点微末道行,那‘厨神’的名头实在是受之有愧,唉……总之虚名累人,虚名累人呀。”

  小雷愈发哂笑道:“什么‘虚名累人’,那叫‘人怕出名猪怕壮’。总之小爷猜到了,是不是方兰陵想让你整治什么菜色,结果厨神大人却不会做?”

  梁福宽虽然发窘,却也只能陪着笑道:“是是是,雷少爷真是冰雪聪明、一点即透,小老儿佩服得五体投地啊。”

  小雷干笑一声,斜眼瞟着梁玉清道:“原来是为了这个,我还差点以为是人家看上了二胖,扬要来抢亲,所以你才急着要拉郎配呢。”

  梁玉清娇靥飞红,又羞又气的道:“小……小雷你又咒我,谁……谁要配你了?”

  小雷翻翻白眼道:“什么咒你,人家堂堂四大公子之首,难道还配不起你?”

  梁玉清闻直是瘪透了心,但先前已给梁福宽打了一记耳光,这时既不敢反唇相讥,又不敢撒娇发嗲,只落得泪花闪闪,观之真是好不委屈。

  小雷暗自好笑,愈发悠悠的道:“不过我很快便想明白了,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厨神大人恐怕早把二胖包一包、捆一捆,直接丢进花轿送上门了,又何必跑来跟我献这殷勤,厨神大人你说是不是呀?”

  梁福宽一时之间说是也不对,说不是也不对,只得又堆起招牌般的谄笑含糊了过去。

  梁玉清见状更加委屈,索性狠狠一顿足,背转过身嘤嘤低泣起来。

  小雷自觉已经作弄够了这“死二胖”,于是打个哈哈道:“好了,厨神大人你且说说看,是什么菜色你做不出来?”

  梁福宽精神一振,连忙正色道:“雷少爷容秉,不知您可曾听过‘穹宇将军宴’?”

  小雷闻一怔,想了想方恍然道:“这个我有印象,你说的是咱们太祖老爷当年召集开国十七巨勋,在紫禁城里的穹宇殿封王授券的那一场宴会么?”

  梁福宽连连点头道:“正是正是,此宴由一代厨神石为天耗尽心力所整治,总共上了九九八十一道罕世名肴,另外还有一十八样绝品佳酿,共成九九至阳之数,实是我朝绝无仅有的一场旷古盛宴啊。”

  小雷不以为然的道:“那又怎样,虽说是封了王授了券,可还不是削了官夺了权?哼……说什么世袭罔替,结果没几年便杀了个七零八落,到如今除了苗王方氏,不只剩下南襄阳北晋阳那两个了么?”

  梁福宽暗自擦把冷汗,陪着小心道:“这些个功臣元勋的下场是惨了点,但雷少爷咱们不如还是先说说这个将军宴?”

  小雷唔了一声,眨眨眼道:“怎么了?难道方兰陵让你也整治一场将军宴不成?”

  梁福宽喟然一叹道:“雷少爷真是一语中的,日前方公子差人来请,说是明年二月二要给他那位娇妻庆贺二十岁生辰,到时候希望小老儿使尽浑身解数,为他们也做出这一场将军宴啊。”

  小雷听罢了然的道:“这也没错嘛,谁让厨神大人名声在外呢?何况这次若真能把无缺公子方兰陵伺候好了,以后你家岂不是得了个厉害的大靠山?”

  梁福宽顺着话意道:“那也得先伺候好才行啊,可万一要是出了差错,以方公子的脾气和手段,那小老儿还有活路吗?小老儿倒是一把年纪无所谓了,可不能叫桂芬她们娘儿们四个也跟着我受罪呀。”

  小雷闻暗骂一声滑头,但转眸看见梁玉洁那副惶惑娇怯的神情,心软之下终是轻哼道:“那又能怨得谁来?谁教你当初利欲熏心,自己执意要跑走的?你要是还在咱们家里,看谁敢动你一根寒毛?”

  梁福宽倒也真是老脸一红,一时之间做声不得,小雷却又睨着他道:“要么你大方点也成,学着人家邢老那么仗义疏财、广结善缘,也不至于像如今事到临头,却连个撑腰的都找不着。”

  梁福宽被小雷数落得无地自容,此时却听梁玉洁柔声道:“小雷哥哥,你别骂爷爷了嘛,爷爷这些日子真是愁坏了呢,你瞧他的白头发都多了好多。”

  小雷毕竟还是念着旧情,无奈叹口气道:“成吧,只当小爷是看小洁儿的面子,厨神大人有什么难处尽管说,但能不能解决小爷可不敢给你打包票。”

  梁福宽感激的道:“是是是,只要雷少爷肯帮忙就行。咳……这将军宴的八十一道菜肴共用九百九十九种食材,其中三成勉强可算寻常,另外七成却可遇而不可求,比如雪玉金貂尾……”

  小雷神色一冷,径直打断道:“好你个老家伙,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小爷呢。小爷好不容易才养活那一对雪貂儿,绝不会给你拿去献宝。”

  梁福宽听罢脸上红一阵白一阵,梁玉洁也愕然道:“对呀,那对小貂儿我还记得,真的好小好可爱,爷爷你干嘛想吃了人家?”

  梁福宽连连苦笑道:“丫头啊,要不这样的话人家便要吃咱们了,何况只要尾尖那么一点就好,也不会送了它们的性命。”

  小雷冷笑一声道:“你少欺我不懂,雪貂儿的精气神正是聚在尾尖,若是尾尖没了,就算不死也是生不如死!——这个且不说,别的食材还有什么?”

  梁福宽察观色,觉得也并非无望,当下便自怀中取出一张纸笺,一边递上一边恭敬的道:“都在这里了,只要雷少爷肯在大姐头跟前为小老儿说情,小老儿全家一定感激您一辈子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