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081章破财消灾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小雷懒得听梁福宽罗嗦,径自接过纸笺扫了两眼,接着却愕然道:“‘沧海月明珠有泪’?这又是什么奇怪食材?”

  梁福宽赶忙解释道:“这个不是食材,而是一道菜肴,咳……小老儿……那个……”

  小雷哂然道:“你做不了是吧?哈……给你食材都做不了,那还能有什么办法,小爷也爱莫能助喽。”

  梁福宽满脸谄笑的道:“别着急嘛雷少爷,小老儿虽然做不了,可咱们家里一向是卧虎藏龙啊。”

  “凭雷少爷您的面子,拜托其中一位高手帮帮小老儿,想必也不是什么难事吧?”

  小雷干哼一声道:“厨神大人太抬举我了,那便容我想想……晁天王和顾大帅肯定都会做,不然我跟他们两位说说?”

  梁福宽吸了口凉气,摸着脖子艰难的道:“小老儿这一条烂命,也不值得左相右相来取,还是不要劳驾了。”

  小雷打个哈哈道:“也是,那孟姑婆怎么样?”

  梁福宽这下连脸都绿了,结结巴巴的道:“孟……孟桂蟾?咳……这恐怕……”

  小雷点点头道:“对哦,孟姑婆一向最厌恶叛徒,好几次都想捉了你烹来下酒,所以恐怕也是不成的了。”

  眼见梁福宽尴尬得无以复加,小雷却又眼珠一转道:“还有我义父……”

  梁福宽为之一怔,面现狐疑的道:“令尊不是……?”

  小雷叹口气道:“是呀,我义父一向只会吃不会做,请他来也没用呀。”

  梁福宽为之一滞,偏还半点发作不出,顿了顿方试探着道:“雷少爷呀,咱们家里最疼您的也不是只有令尊,您不妨再想想?”

  小雷一拍脑门,连连点头道:“对了,陈阿公和蔡阿婆八成也是会的。”

  梁福宽又是一滞,禁不住嘀咕着道:“他们?那两个半路出家的,也未必强过我。”

  说罢却见小雷意味深长的盯了过来,梁福宽登时心头一凛,赶忙改口道:“小老儿是担心陈兄和蔡嫂诸事繁忙,雷少爷您再想想可还有别的人选?”

  小雷白了梁福宽一眼,淡淡的道:“厨神大人也不必妄自菲薄嘛,咱们家里比你强的也就这几位了,总不能让小爷上阵吧?”

  梁福宽大见无奈,只得讪讪的道:“雷少爷说笑了,其实小老儿的意思是……不是还有大姐头吗?”

  小雷其实早已想到,闻却是撇撇嘴道:“原来你是在打这鬼主意,真那么笃定我师父会帮你吗?”

  梁福宽俨然崇敬的道:“大姐头一副菩萨心肠,当年全凭她仗义收留,才保住小老儿全家的性命,堪称小老儿的再生父母啊。这次想必大姐头还会大发慈悲,雷少爷您也不忍心看小老儿全家遭殃吧?”

  小雷不禁扶额道:“还‘再生父母’呢,就没见过你这种不孝的儿女。也罢,那小爷便勉为其难替你带个话,不过你也别高兴得太早,我师父最近给义父气得不轻,可未必有心情帮你。”

  他说罢便将那纸笺收入怀中,想了想又道:“还有,想求师父帮忙,你自己也该拿出点诚意来,别老铁公鸡、瓷耗子似的,那样小爷都不好意思替你开口。”

  梁福宽心领神会,点头哈腰的道:“雷少爷教训的是,小老儿早有准备。这是三百两银票,您先拿去花着,不够再来找小老儿要。”

  他倒是满脸堆笑的双手捧上了“诚意”,孰料小雷却是冷冷一哂道:“这点诚意怎么够,你也太不把你们全家的性命当回事了吧?”

  梁福宽登时一滞,梁玉洁却眨眨眼睛,径自从绣囊中取出两只小元宝,外加十几枚铜板,小手抓得满满的递到小雷面前,一脸恳求的道:“小雷哥哥,我的也都给你,你就帮帮爷爷嘛。”

  小雷见状哭笑不得,接过钱币又塞回梁玉洁绣囊里,随后盯着梁福宽道:“月前川南遭了冻霜雹雨,受灾百姓已逾十万,你若真有诚意,便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  他说罢又捏了捏梁玉洁的小手,接着便转身扬长而去。

  梁福宽只得揣回银票,面露苦笑的道:“也罢,只当是破财消灾了,唉……”

  梁玉清闻顿足嗔声道:“爷爷!您怎么还是这样子,一点仗义任侠的气概都没有。”

  梁福宽一板脸道:“傻丫头懂什么,白花花的银子怎么能随便送人,今晚你差点坏了爷爷的大事,真是靠不住。”

  梁玉清脸上一红,分明不依的道:“谁叫爷爷您那么荒唐,我才不要嫁给那小猴子呢。”

  梁福宽干哼一声道:“你想嫁也得人家瞧得上啊,依我看倒是洁儿更对雷少爷的脾气,以后说不定……哈……”

  他这厢双目放光,如意算盘打得噼啪乱响,梁玉清固是看得一阵气沮,梁玉洁可也禁不住羞红了小脸,心里更加甜丝丝的不可传。

  耳听余冰如略做交代之后便匆匆离去,邢稚莺却是心如鹿撞、六神无主,只因那跟随前来的小厮不是别人,正是昆仑派擎天宫上德殿的那位入室弟子祁学古。

  莫名彷徨之下勉强镇定心神,邢稚莺便待出洞与祁学古相见。不料才到洞口又生迟疑,顺手自怀中取出一面铜镜,借着火光仔细梳理鬓发、规整衫裙,生怕被外面的祁学古看出一丝异样。

  庞子健默立旁观,也不禁暗自莞尔。此时祁学古却已经等得不耐烦了,索性干笑一声道:“好啦我的大小姐,赌气也要有个限度不是?今晚还是赶紧回去让你爷爷安心,别连累大伙儿跟着你受罪哟。”

  邢稚莺更加局促,勉强正声道:“你怎会跟着余姐姐寻到这里来的?我先前不是嘱咐过你,要你老老实实在屋里待着吗?”

  祁学古叹了口气,颇见无奈的道:“我也不想劳动筋骨啊,可绣绣姑娘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,百般央求我出来寻你。偏生她送我出门的时候,又撞见了传说中的余师姐,所以便这样喽。”

  邢稚莺心知绣绣此番受了惊吓,一时之间骇如惊弓之鸟也情有可原,万幸余冰如并不认识这货真价实的祁学古,否则若顺藤摸瓜追查出实情,那可真够瞧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