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085章原是同乡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慕云神情一僵,片刻方涩声道:“多承师姐关心,我真是……受之有愧。”

  余冰如听慕云语带更咽,倒有些莫名其妙,不禁蹙眉轻哼道:“你这孩子,没来由的作这副可怜相,倒似我作弄了你一般。”

  慕云脸上一热,无奈苦笑着道:“师姐,我应该……不算孩子了吧?”

  余冰如白了慕云一眼,不屑的道:“是么?不是孩子还那么任性胡为?还那么让人操心?还要跟别的孩子定什么约、决什么斗?”

  慕云脸上红一阵白一阵,难掩尴尬的道:“原来师姐都听到了,那真是……唉。”

  余冰如哂然道:“我又不是聋子,怎么可能没听到?不知你们两位决斗了多久,最后谁输谁赢?”

  慕云听余冰如语带讥诮,更觉得脸红耳热,只能讪讪的道:“其实也不是我想决斗,真的是小雷太过难缠,我不过是陪他玩玩,不然只怕他又要闹个不休。”

  余冰如一面饮罢残酒,一面不以为然的道:“跟小孩子都能斗起气来,还连累我给人家恨乌及屋。好我的祁师弟,你英雄出少年,可真有能耐啊。”

  慕云被讥讽得哑口无,只好诺诺应是。余冰如见状总算稍稍消气,站起身来道:“走了,你的马也在外面。唉……早知道便只等这时候才出来,也不必寻你那么久。”

  慕云想到本来是自己欲寻余冰如,结果却要她费神来寻自己,登时更觉一阵感愧。

  余冰如察颜观色,不由得莞尔道:“怎么了?又想哭鼻子了?啧……还真是孩子哟。”

  慕云窘得无以复加,勉强正声道:“没有,师姐多心了,那个……我先去帮师姐开路。”

  他说罢便逃也似的夺门而去,余冰如见状更加好笑,摇了摇头也随后举步跟上。

  双骑并辔走了一阵,余冰如忽然心中一动,随口问道:“你先前说有事要跟我说,到底是什么事?”

  慕云顿感一阵心虚,转念间顾左右而它的道:“没什么,我只是想问师姐,你跟小雷交情可好?”

  余冰如轻哼一声道:“若不是今天你招惹了他,我们的交情自然是极好的。对了,先前倒真的忘了问你,你到底是怎么冒犯小雷来着?”

  慕云正中下怀,连忙恭敬的道:“这正是我想跟师姐说的事啊,我先前不过是抱了抱那小毛头,还是好心帮他驱寒。没想到他立刻便炸了毛,莫名其妙的非要找我决斗,师姐你评评理,这能怪我吗?”

  余冰如闻也是一怔,沉吟片刻方嗯声道:“总之你肯定也有错处,否则小雷绝不会针对你。另外他既然能跟你决斗,想来手臂上的伤势没什么大碍了吧?”

  慕云听得醋意横生,索性干哼一声道:“人家岳雷少侠好得很呀,今晚一通拳脚打得我哭爹喊娘,最后还是乖乖奉上了家传至宝,才勉强保住这条性命呢。”

  余冰如啼笑皆非的道:“还说自己不是孩子,那干嘛跟别的孩子计较,真没出息。”

  慕云只觉一阵气沮,颇见无奈的道:“师姐,咱们先不谈孩子成不成?”

  余冰如为之一滞,但眼见慕云似乎也没有什么其他意思,便轻咳一声道:“师弟身怀云逸八舞的轻功绝技,修为之高连我都望尘莫及,更何况区区一个小雷呢?你不会当真丢了咱们昆仑派的面子吧?”

  慕云得到余冰如的称赞,快意之余还不忘自谦道:“哪里哪里,我也不过是初窥门径而已,勉强能保证逃命的时候不给人家逮到罢了,又怎么及得上师姐的真功夫能克敌制胜呢?”

  余冰如微颔首道:“总之闻道有先后、术业有专攻,师弟既然有这等际遇,自然应该多加珍惜,有朝一日必定能够出类拔萃。”

  慕云恭敬的应了声是,余冰如却又轻叹一声道:“其实我心中也有件事情,如今越想越觉得不妥,唉……你们这些不懂事的。”

  慕云察观色,觉出余冰如叹息中还带着几分羞意,心旌摇荡之下不由得激动的道:“师姐有事不妨直说,我……一定懂的!”

  余冰如闻一怔,随即轻啐一声道:“你懂个什么,不关你事。”

  慕云听得心凉了半截,面红耳赤间又听余冰如迟疑着道:“师弟,若是由你来评判,庞子健这人品行是否可靠?”

  慕云的心又凉了半截,满怀颓丧的道:“师姐难道是对那位探花郎有意?那我还真的是……咳……不好说。”

  余冰如大大一滞,不由得扬眉冷斥道:“你哪来这作死的念头,我岂会……你简直讨打!”

  慕云见余冰如疾厉色,一颗心登时又全热了,当下喜笑颜开的道:“是我作死,哈……我就说那姓庞的肯定配不上师姐嘛。”

  余冰如看慕云得意忘形,暗自扶额间又嗔斥道:“背时砍脑壳的细娃儿,歪嚼果儿苕话,真没措得。”

  她这番话说来口音却已完全不同,慕云登时目瞪口呆,难以置信的道:“你……师姐你……啊?”

  余冰如冷哂道:“还说什么北边的姑娘家那么出挑,南边的就不成了么?哼……真是个没眼色的。”

  慕云回过神来,无比兴奋的道:“哎呀!师姐你竟然是我的同乡,难怪我一见你便觉得亲近!”

  “不过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,真那么嫌弃我吗?”

  余冰如看慕云一脸哀怨,愈发哂然道:“问你自己,是不是讨人嫌。”

  慕云尴尬一笑道:“不管讨不讨嫌,总之是他乡遇故知,这就叫缘分啊。”

  余冰如含笑道:“你这孩子……若是我弟弟还在的话,也该如你这般大了,不知你是几月的生辰?”

  她这厢一派“慈爱”之意,慕云却只觉哭笑不得,满脸兴奋之色也被这声“弟弟”切割得支离破碎。

  正在暗自长吁短叹之际,却忽听一个惶急声音隐约传来道:“……我们真的不是呀,你别再纠缠了好不好,快些放我们走吧!”

  这声音听来甚是娇软柔细,其中还带着莫名的委屈和惊惧。慕云听罢只是心中一动,余冰如却目现错愕之色,这……怎会是她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