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089章结友千金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听到慕云满口奉承,梁玉冰忍不住扑哧一笑,转念间却又自嘲的道:“若是当真能够自保,这所谓的‘福气’不要也罢。何况小女子只是个讨债索命的赔钱货,又有什么‘洪福齐天’可?”

  慕云听得一怔,不禁皱起眉头道:“梁小姐这话好没来由,究竟是谁说的这混帐话?”

  梁玉冰叹了口气,垂首幽幽的道:“这句话么……正是那位御膳房总管梁大人、先父梁知味亲口所说。”

  慕云为之一滞,难掩讶异的道:“怎么会这样?咳……梁小姐见谅,在下的确不知令尊已经过世。”

  梁玉冰苦笑一声道:“祁兄误会了,先父如今正当盛年,身体也十分康健,恐怕离过世还早着呢。”

  慕云愈发吃惊,讷讷间只听梁玉冰轻叹道:“祁兄不必疑惑,家母数年前便已遭到梁大人休弃。咱姐儿仨也不招人待见,只好忍辱含羞,跟着家母托庇于祖父羽翼之下,因此才称梁大人为‘先父’。”

  慕云恍然一悟,同情之余却又有些碍口的道:“原来如此,那令尊为何……?”

  梁玉冰淡淡的道:“据先父所说,家母身犯多、善妒、无子三大罪状,所以按照七出之条而论,自然是该休弃的了。”

  慕云闻暗暗摇头,心道这所谓“三大罪状”分明都是强加于人,看来这位梁大人富贵忘本,倒真是个凉薄之徒。

  梁玉冰似乎也有些不自在,低头歉然道:“没来由的便跟祁兄谈起这些琐事,祁兄恐怕已经觉得小女子不成体统吧?”

  慕云一正色道:“梁小姐多心了,这等私密之事都愿意坦诚相告,足见梁小姐对在下推心置腹,在下受宠若惊才是真的。”

  梁玉冰腼腆一笑道:“朋友之间自然应该推心置腹,藏着掖着不但自己难受,于对方也不尊重。祁兄若当真愿意折节下交,小女子才要说声受宠若惊呢。”

  慕云初时的确对这位文文弱弱的大小姐有所疏远,但这番谈说下来却是不知不觉隔阂尽消,当下便洒然一笑道:“罢了,既不用受宠若惊,也不用折节下交,梁小姐当我是朋友,我也绝不相负便是。”

  梁玉冰粉脸泛红,由衷喜悦的道:“如此甚好,其实不瞒祁兄,小女子对游历江湖、行侠仗义一向也颇为向往。怪只怪小女子平日里养尊处优,断不能像祁兄你这般刻苦练功,唉……想来真是惭愧。”

  慕云摆摆手道:“梁小姐出身富贵之家,原本也用不着舞刀弄枪。日后你若真想出门游历,我一定尽力护你周全。”

  梁玉冰眼前一亮,抿嘴轻笑道:“君子一,快马一鞭,到时候祁兄可不许推脱。”

  慕云打个哈哈,转念间又轻咳一声道:“梁小姐这么早便来寻我,可是有何要事?”

  梁玉冰翟然一醒,垂首赧然道:“是小女子忘形了,方才有家丁禀报,说余姑娘天还没亮便出府而去。小女子只怕是舍下招待不周,所以才来向祁兄探问,可知余姑娘究竟是为何出走?”

  慕云同样大感意外,怔了怔方狐疑的道:“师姐居然天还没亮便出去了?这……对了,昨晚我看她跟绣绣姑娘私下嘀咕了一阵,或许会跟这件事情有关?”

  梁玉冰沉吟着道:“的确如此,祁兄果然心思灵巧,那咱们这便去找绣绣询问。”

  两人计议已定,随后结伴前往绣绣的宿处。这小丫鬟毕竟无甚阅历,又兼眼下心神不宁,吱唔片刻之后终于和盘托出。

  慕云听罢既是好气又是好笑,心忖自己这位“义妹”倒真是翘家翘惯了的,连祖父六十大寿的正日子都不忘闹别扭,最后居然还要连累“师姐”出去寻她。

  梁玉冰虽然隐约觉出不妥,但权衡之下也并未点破,只是温软语的安慰了绣绣几句。须臾有仆婢来请,三人便一同往正厅用早饭。

  正厅之中金碧辉煌,虽然只是一餐早饭,却已称得上食肴精细、水陆齐全。圆桌之旁人影端坐,正是昨夜曾见过的梁福宽祖孙三人。

  梁玉冰正待为双方引荐,梁玉清却已双目圆睁,站起身来拿手一指道:“哎——你不是昨天晚上昆仑派那个谁,怎么会来我家的?”

  梁福宽同样有些意外,但他毕竟久历江湖,稍一转念便心下有谱,起身之际呵呵笑道:“原来是瑞阳道长的高足祁少侠,昨晚小老儿一心一意关照雷少爷,对少侠确实有些怠慢了,还请少侠见谅啊。”

  慕云连忙躬身道:“前辈重了,昨晚在下自觉面上无光,只能匆匆告别,想来多有失礼之处,还望前辈海涵。”

  梁福宽打个哈哈,接着便招呼三人落座。绣绣自忖身份低微,坚持只在一旁侍立罢了。

  梁玉冰又将昨夜之事简略说过,梁福宽听罢后怕之余也衷心感激,席间便不住的为慕云夹菜,看向他的目光里也着实多出几分玩味。

  慕云自打进入厨神府,麾下大将“胃国公”便已全盘沦陷,这时自然也毫无抵抗之能,不过片刻又吃了个肚儿溜圆。

  正不免有些感愧之际,却忽听梁玉清咳声道:“那个……祁少侠,昨晚你跟小猴子打架,到底谁输谁赢,是不是你故意让他来着?”

  慕云暗自擦把冷汗,正待硬着头皮继续瞒哄,梁福宽却已沉声道:“清儿,不许无礼。”

  梁玉清吐吐舌尖,凑近梁玉冰咬着耳朵道:“大姐你可要当心哟,这个祁少侠滑头得很,说谎都不带脸红的,我可不要这样的人做姐夫。”

  她这话的声调恰到好处,在座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,梁玉冰固是窘得粉面酡红,慕云也忍不住苦笑连连。

  满拟梁福宽定要呵斥他这位心直口快的孙女,孰料此时却见他面带微笑,慢悠悠的道:“祁少侠昨日认祖归宗,小老儿也替你衷心欢喜。这平凉城中以你我两家声望最盛,只盼日后也能守望相助啊。”

  这话听起来倒也冠冕堂皇,但其中显然还夹着别的意思,连年幼的梁玉洁都似有所悟,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好奇的打量着慕云,浑似在品评未来姐夫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