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093章赠笛还情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慕云正打算和盘托出,转念间却又有些顾虑。小雷见他沉吟不语,心痒难搔之下故意凉凉的道:“哦……难道老古你是瞒着铁面女,偷偷溜出来跟小狐狸精幽会的?”

  慕云听得啼笑皆非,正待出辩解之际,却忽听清脆的笑声自楼梯口传来道:“好你小慕,还真是个贪财鬼,就算咱们请你也不用这么早来吧,是不是故意连早饭都没吃呀?”

  笑声中只见那位“美若天仙、惊才绝艳、风情万种、侠义无双”的鄢婷女侠穿花蝴蝶般翩然而来,娇美无方的脸上满是谑意,水葱般的纤指还在粉颊上轻轻刮了刮,倒显出那搽了凤仙花汁的嫩红指尖。

  慕云也不知怎地,竟是脸上一热、怔在当场。鄢婷见他不答,单手叉腰之际嘟起小嘴道:“死小慕,婷姐跟你打招呼都敢不理,才出点小风头,尾巴便翘起来了么?”

  眼见慕云依旧讷讷,小雷却是撇撇嘴道:“看来还真让小爷说中了,这小狐狸精真要美死个人。不过‘小慕’又是什么鬼名堂,老古你的名字不是叫‘祁学古’吗?”

  慕云暗自擦把冷汗,鄢婷这时也留意到了小雷,不由得笑嗔道:“自己来还不够,倒是会借花献佛。小慕你快老实交待,是不是打算把这位岳家小阿弟也拐来卖去?”

  慕云充耳不闻,只是干咳一声道:“怎么你一个人来了,神相姑娘他们呢?”

  鄢婷来到慕云身边坐下,抿嘴轻笑道:“袖姐正跟小竹腻歪着呢,本女侠可警告你,不许打袖姐的主意,否则有你好看。”

  慕云闻暗叫冤枉,小雷却愈发狐疑的道:“怎么又跑出一个袖姐来?老古你这家伙看着其貌不扬,没想到还真是个花心大萝卜。哼……小爷得空儿可得跟铁面女说说,免得她稀里糊涂上了你的当。”

  慕云被鄢婷和小雷挤兑得一个头两个大,无奈正声低斥道: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我对阿冰一心一意,此心天日可见,鄢婷女侠、雷少爷,你们两位还请口下留德吧。”

  鄢婷扑哧一笑,眉飞色舞的道:“小阿弟你可真是慧眼如炬,这么快便认清了小慕的真面目,咱们两个也算英雄所见略同了吧?”

  小雷睨了鄢婷一眼,不咸不淡的道:“不敢当,小爷看你应该还没及笄呢吧,小小年纪涂脂抹粉的,还学人家招摇过市,可当心被叫成小狐狸精哟。”

  他这厢一派老气横秋,鄢婷好笑之余却也禁不住嫩脸微红,顿了顿方调侃道:“是~本女侠当然比不上小阿弟你,小小年纪便敢上门跟人家提亲,也不怕被叫成小登徒子哟。”

  她这话可真戳中了小雷的痛处,霎时只见他小脸一绷,冷冰冰的道:“男未婚、女未嫁,小爷凭什么不能提亲?总强过某些没羞没臊的小狐狸精,明知道别人已经成双成对,还硬要插进来搅风搅雨。”

  鄢婷向来自诩人见人爱、花见花开、男女不论、老少通吃,况且方才也不过是一句玩笑话而已,却真没料到小雷会炸了毛,当下既是羞窘又是委屈,直落得瞠目结舌。

  慕云见状也大为尴尬,连忙劝解道:“好了好了,你们两位先歇一歇,喝杯茶消消气。还有鄢婷女侠,昨天你许诺还给我的东西,今天可带来了吗?”

  鄢婷这才回过来神来,低头啐声道:“死小慕,小气鬼,有什么值钱的好东西了?哼……本女侠才懒得带你那些破烂家当,等阿衡带来再还给你吧。”

  慕云松了口气,不禁面现欣然之色。小雷却也心中一动,踟蹰片刻方讷讷的道:“对了老古,昨天晚上你给小爷那东西,到底算送还是算借,以后要不要小爷还你?”

  慕云哑然失笑,当下满怀诚恳的道:“昨晚我都已经说过了,那东西于我而不过是锦上添花,于你而却是雪中送炭,所以送给你又有什么打紧?”

  小雷轻哼一声道:“那小爷也说过了,拿人手短、吃人嘴软,人情债最欠不得。所以你到底要小爷帮什么忙,这便痛痛快快说出来,别再藏着掖着。”

  慕云心中仍有顾虑,只怕被小雷当作市恩贾义之徒,于是依旧慨然道:“雷少爷多心了,我的确是觉得跟你特别投缘,所以才有心助你一臂之力,可不是存心要图谋你什么。”

  小雷年纪虽小,心思却是七巧玲珑,眼见慕云一味搪塞,便自袖中取出一支晶莹短笛,托在掌心递给他道:“你不肯说也罢,但小爷绝不占你的便宜,这支‘忆瑾’笛便当作交换,你必须给我收下。”

  慕云识得这便是昨日小雷仗以磕坏冰心剑的那支短笛,看来的确是稀世奇珍不假。但他本意是结交小雷,这时便一正色道:“雷少爷太客气了,这笛儿我绝不能收。”

  孰料小雷却似吃了秤砣铁了心,同样立意非送不可。两人一时之间你推我让、各不妥协,反倒惹得旁观的鄢婷两眼放光,满心盼望着能将那支‘忆瑾’短笛收入囊中。

  慕云渐渐招架不住,无奈干咳一声道:“雷少爷若真的过意不去,便当作是我借给你的好了。其实这珠子养在你身上,吸收你体内的阴寒之气,对它自身也大有好处,等你痊愈之后再还给我也不迟。”

  小雷闻一怔,紧接着却脸色发白,结结巴巴的道:“什……什么?你……你要我……养着?你……你这个珠子……到底是……”

  慕云看小雷一副惊羞交集的模样,自己只觉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。鄢婷同样莫名其妙,兀自沉吟着道:“什么珠子养着的,难不成是河蚌要生珍珠?”

  小雷本来已经是满心惶恐,闻立刻完全失控,忍不住怒斥道:“你!小狐狸精!”斥声中那支短笛早已脱手掷出,似离弦箭一般直射向鄢婷的眉心。

  这一下小雷激怒过头,出手极是狠辣,两人中间又只隔了一张桌子的距离,鄢婷想要闪避也已经不及。

  所幸慕云眼疾手快,劈手抓去同时又扳着鄢婷的座椅向后一仰,间不容发之刻毕竟还是化险为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