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100章地冥鬼使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慕云见到杜泽韬惨死在九阴玄煞印之下,一时之间早已乱了方寸,全不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  此刻面对佟尚志的全力一击,他竟然生不出半点躲避之念,眼看这一掌便要将他打得五脏移位、重伤当场。

  千钧一发之刻,倏见一条黑影疾掠过来,奋起全力双掌齐出,堪堪正迎上佟尚志的厉掌。

  两人这番皆是毫无保留,结果自然是高下立判,只听余冰如唔的一声痛哼,仰身飞跌之际冲口便喷出一道血箭。

  慕云见状惊怒交集,急忙上前接住余冰如的娇躯,打眼却见她双目紧闭,竟已昏厥过去。

  慕云又恸又悔,正待扑向佟尚志,此时却见鱼妙荷无声无息的潜至他身后,随即凝力一指正点中他背心灵台穴。慕云心神激荡,这一下全没防备,当场应指而倒。

  佟尚志面凝似铁,大步流星赶上前去,便要一掌结果慕云的性命。

  鱼妙荷见状却伸臂一挡,接着郑重其事的道:“师兄且慢,这人总归是昆仑派的弟子,咱们毕竟得顾及苑盟主的颜面。何况邢侄女如今下落不明,终究还得要向这人拷问才有眉目,所以断不能轻易杀了他。”

  佟尚志翟然一醒,随即又听邢振梁沉恸的声音传来道:“鱼女侠说得不错,古儿……唉……祁少侠尚未承认罪过,不教而诛甚为不妥,佟五侠还请三思而后行。”

  佟尚志略一沉吟,终是寒声道:“也罢,先问到邢侄女的下落为要。至于杜师侄……唉……庞师侄你们先收敛了杜师侄的遗体,俟后再向这万恶魔物讨还血债!”

  庞子健脸色铁青,颤抖着应了声是。姚琳却早已禁不住泪流满面,全没想到朝夕相处的同门竟然就此天人永隔,哀伤之余更生出千般怨恨,直欲将慕云食肉寝皮。

  时近亥初,乌云掩月,平凉城西的义庄之中,十数具棺木死肃并列。

  内中所放者皆是路倒游尸,只待期限之内无人认领,便由官府出钱收埋,葬于城外乱坟岗中。

  然而蓦地,其中一具棺木里却传来一阵嘶鸣,嘶鸣声由轻而重、由缓而急,甚至还夹杂着令人牙酸的磨擦响动,竟似是有什么体形硕大的畜牲正在撕咬尸体一般。

  浓重的腥腐气息随着声响迅速蔓延开来,甚至盖过了这义庄之中本来便弥久不散的尸臭,暗红色的血液自残损的棺木底部缓缓渗出,冷月之下尤其显得邪诡非常。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嘶鸣声终于渐渐转为沉闷的低喘。此时倏见一条暗影闪身进入庄内,觑目间轻轻一叹道:“跟随许久的仆从,你竟然也能下得了口,果真是无情得很啊。”

  棺木之中微微一顿,随即只听干涩声音冷厉的道:“废物,不堪重用。吃了,是他荣幸。”

  暗影似是一滞,无奈苦笑道:“这等荣幸代价太大,你那四名仆从恐怕承受不起,倒是你的伤势可有恢复?”

  干涩声音沉哼一声,颇见愤懑的道:“秃驴,岂能伤我?你,不必,假惺惺。”

  暗影摇摇头道:“何必强撑呢,那黄山派的准提禅剑号称释家正法,恰能克制你的魔道功体,否则你又怎会惨亏至此?”

  干涩声音愈发动怒,当即厉喝道:“混账!我,几时惨亏?!秃驴,逃走。抓回来,死!”

  暗影不禁扶额道:“四名仆从尽遭斩杀,连你自己也已成强弩之末,我生平所见嘴硬之人,实在以你为最。”

  干涩声音愤怒得连连嘶吼,半晌方粗喘着道:“地洞,太深。秃驴,不能上来。明晚,等我再去。秃驴,死!”

  暗影叹了口气,凉凉的道:“你恐怕要失望了,那两人已经脱离地洞,此刻正在城中。”

  干涩声音大大一滞,惊怒交集的道:“不可能!你!难道是你,插手?!”

  暗影眉头一皱,轻轻一哂道:“这话是从何说起,咱们毕竟是盟友,我有什么理由要跟你作对?”

  干涩声音依旧不忿的道:“盟友,假的!你,到底,想要什么?”

  暗影愈发皱眉道:“守望相助,贵在诚心,何必说得如此绝情?敝处与贵处拥有相同目标,若是真能精诚合作,未来必定大有可为。”

  干涩声音冷哼道:“神宫,我,不代表。你,寻我,无用。”

  暗影微颔首道:“但你的确出自鬼府神宫,所以若是你能向贵处表达敝处合作的诚意,那敝处必定感激不尽。”

  干涩声音嗤之以鼻,片刻方倨傲的道:“神宫,不需要,蝼蚁。你,又算什么?”

  暗影淡淡的道:“天南碧血,不灭铁旗。贵处若非沉潜太久,已经对武林大势完全陌生,便当知敝处绝非蝼蚁之辈。”

  干涩声音显然有些不耐烦的道:“我,先杀,秃驴。其他,暂且,不管。”

  暗影沉吟着道:“看来你对那人的确恨之入骨,罢了……既然身为盟友,我助你将他杀除便是。”

  干涩声音却斩截的道:“不!我,自己的,女人。自己,抢回来。你,不能,插手。”

  暗影倒有些意外,心念电转间试探着道:“看来你对那位邢大小姐颇为中意……难怪并未像先前一般杀而后奸。”

  干涩声音咬着牙道:“她,我的。别人,休想!”

  暗影于对方的脾气已是了如指掌,却仍迟疑着道:“可你如今伤势未愈,勉为其难实属不智。即便你非要独自动手,也该先休养一段时日再作计较。”

  干涩声音不悦的道:“我,行事,与你,无关。”

  暗影心下苦笑,只能讪讪的道:“那我便预祝你旗开得胜了,待你顺利解决这桩麻烦,咱们再商谈贵我双方的合作事宜。”

  干涩声音鼻中一哼,忽地沉声道:“你,名字。”

  暗影微微一怔,随即莞尔道:“相识一段时日,总算听你问到了这个问题,哈……在下吴主,幸会幸会。”

  干涩声音沉吟着道:“吴主?……嗯?!”

  暗影打个哈哈道:“你不要多心,此‘吴’主并非彼‘吾’主,倒是你自己呢,如今可否说出你的真实姓名?”

  干涩声音冷冷一哂道:“我,无名。仍旧,呼我,棺中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