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105章且醉非醉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虽然被不无妒忌的姚琳讥讽为“天生地造的柴禾妞儿”,但林芊萌的厨艺当真令人刮目相看。这一餐下来众人直是赞不绝口,倒把这腼腆姑娘羞得整晚都抬不起头来。

  眼见时近掌灯,众人便各自回房安寝,慕云则由佟尚志亲自看押。他这厢倒是问心无愧,又兼整日车马劳顿,沾枕片刻便睡意来袭,自寻周公论道去也。

  佟尚志乐得清净,照例盘膝打坐运功。正在趋近于物我两忘之际,却忽听笃笃的敲门声盈耳传来,随即便是鱼妙荷略显慵懒的声音道:“师兄,是我。”

  佟尚志微觉诧异,顿了顿方凝声道:“师妹,天色不早了,有什么事明日再说如何?”

  鱼妙荷哧的一笑道:“师兄是心虚了么,今天被八师兄编派了一顿,咱们以后是不是见了面都不带打招呼的呀?”

  佟尚志听得啼笑皆非,无奈咳声道:“瓜田李下,尤须自重,师妹还是请回吧。”

  鱼妙荷轻哼一声,凉凉的道:“若是问心无愧,管什么瓜田李下,师兄你难道当真对我别有用心,所以才不敢相见?”

  佟尚志明知鱼妙荷是激将,索性淡淡的道:“师妹玩笑了,我只是为你的名节着想。”

  鱼妙荷似是一滞,片刻方轻叹道:“名节……是啊,像我这种克死未婚夫婿的扫把星,师兄不想见也情有可原。”

  佟尚志不意引出鱼妙荷这番感慨,想要安慰却有些词穷,这时又听她幽幽的道:“罢了,那我也不讨人嫌,这便回房去了。”

  佟尚志才松了一口气,紧接着却忽听砰的一声,似是有什么撞在了门板上。

  佟尚志暗暗皱眉,几番思忖终是起身打开房门,错眼间赫见一条红影直直向他怀里投来,无奈之下只得侧身一让,却也顺势展臂将对方扶住。

  门前之人自然是鱼妙荷了,此刻只见这位俏佳人云鬓散乱、玉颊通红、柳眉春展、杏眼流波,薄薄的嘴唇微微翕张,正发出一声低低的娇吟。

  饶是佟尚志自忖心地澄明,但当此阵仗也不由得脸上一热,踟蹰间只听鱼妙荷笑嘻嘻的道:“不用那么点小手段,还真骗不开师兄的门,哼~假道学。”

  檀口轻启之际,隐约透出淡淡的酒气,佟尚志恍然一悟,不禁摇头道:“师妹喝醉了,我让姚师侄给你煮一碗醒酒汤。”

  鱼妙荷站直身子,嫣然一笑道:“我哪里醉了,凭八师兄那点酒量,我喝他三个都不成问题。”

  佟尚志暗自苦笑,讷讷间只听鱼妙荷曼声道:“怎么样,门都开了,不请我进去坐坐?”

  佟尚志暗忖若再拒绝,反而显得自己心中有鬼,于是张手一让道:“罢了,师妹请进。”

  鱼妙荷志得意满的道:“这才像话,那我叨扰啦。”

  佟尚志看着鱼妙荷走进房中,一面敞开房门,一面咳声道:“师妹和八师弟看来相谈甚欢,想必尽释前嫌了吧?”

  鱼妙荷抿嘴一笑道:“那还用说,八师兄一向是刀子嘴豆腐心,二两黄汤下去怕他不掏心掏肺。”

  “师兄你以后也乖觉些,别一开口便是训斥,这样才不至于吃闭门羹呀。”

  佟尚志脸上发热,含糊的唔了一声。鱼妙荷同样粉脸酡红,掠了掠耳边的鬓发道:“师兄,你知道八师兄刚跟我说了什么?”

  佟尚志随口道:“自然是向你道歉了,他今日口没遮拦,委实不该。”

  鱼妙荷瞟了佟尚志一眼,低头涩声道:“不对,八师兄是跟我说——让我不必再守着这‘小嫂子’的名分,尽早嫁人才是正经。”

  佟尚志颇觉意外,片刻方轻叹道:“师弟能有此心,也不枉大家同门一场了。”

  鱼妙荷依旧低垂着螓首道:“嗯……师兄你听了这话,可有什么打算?”

  佟尚志愕然道:“什么打算?师妹你想说什么?”

  鱼妙荷抬起头来,眼波流转间柔声道:“师兄……五哥,打小便是你最疼我,你……真的没有打算?”

  佟尚志心知肚明,却是苦笑道:“师妹又玩笑了,这‘五哥’的称呼我愧不敢当。但你那‘五哥’已经出家修道,师妹若是想嫁给他,恐怕绝非易事。”

  鱼妙荷脸上红一阵白一阵,难掩幽怨的道:“师兄说话总是这么直来直去,也不怕伤了我的心?”

  佟尚志咳声道:“师兄妹之间无须拐弯抹角,比如你今夜若想救走那人的徒弟,我一定会全力阻止。”

  鱼妙荷不禁扶额道:“说你直还真是……罢了,那我也打开天窗说亮话,昨日之事这姓祁的少年分明是遭了陷害,师兄难道真的看不出来?”

  佟尚志淡淡的道:“是否遭了陷害权且不论,但这少年以地冥魔族绝技杀害杜师侄,此事证据确凿、绝无疑义,所以他必须接受本派制裁。”

  鱼妙荷娥眉紧蹙,缓缓摇头道:“那少年抵死不认,恐怕个中还有缘由,师兄这结论未免下早了。”

  佟尚志欲又止,终是含糊的道:“一切由掌门师叔和大师兄裁夺,咱们只负责押送这少年回山。”

  鱼妙荷轻轻一叹道:“掌门师叔正在闭关,大师兄又一向耳软心活,那一切还不是全凭三师兄裁夺?杜师侄可是三师兄的爱徒,这少年哪里还有活路?”

  佟尚志沉吟着道:“三师兄虽然暴戾,但毕竟兹事体大,想来他也会有所顾忌。”

  鱼妙荷冷哼一声道:“师兄说这话,自己是否相信?”

  佟尚志无奈的道:“那么你请二师姐相劝,三师兄必定会听。”

  鱼妙荷愈发没好气的道:“二师姐那淡泊性子,等我请动了她,这少年恐怕早被三师兄挫骨扬灰了。”

  佟尚志没法反驳,想了想又道:“那小师妹……”

  鱼妙荷老实不客气的打断道:“师兄一味敷衍我,是非要葬送这少年的性命么?明日这少年固然难逃一死,小余姑娘多半也会受到牵累,以她的性子只怕凶多吉少。”

  佟尚志不能再推脱,只好叹口气道:“那么依师妹之见,此事该如何处置?”

  鱼妙荷等的正是这句话,微微一笑间干脆的道:“简单,我的意见便是——放他们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