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113章黑翎焚风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鱼妙荷一语既出,佟尚志却是皱眉道:“师妹太放肆了,眼下你们岂有讨价还价的余地?”

  鱼妙荷不以为然的道:“师兄还得理了不成,那要不要去立一面道德牌坊?”

  佟尚志也不知想起了什么,登时脸上发热,终是轻叹道:“罢了,你带我去林中找小余姑娘,我助她暂时修整心脉,日后再延医诊治。”

  慕云还待据理力争,鱼妙荷却向他使了个眼色,接着略欠身道:“师兄能为通神,只要真是用心襄助,小余姑娘的伤势必定能大有好转。”

  佟尚志点了点头,随即又冷然道:“师妹最好安分守己,若是再敢耍什么花样,可休怪我将你五花大绑,押回山上治罪了。”

  鱼妙荷垂下螓首,幽怨的道:“师兄慧眼如炬,我哪还敢再耍什么花样?你想绑我尽管动手,用不着找借口。”

  佟尚志摇了摇头,径自向林中走去。鱼妙荷无声一笑,目光中分明露出几分狡黠的意味。

  雪深道险,足印依然,只见两条人影循迹而行,正是庞子健和林芊萌。

  足足追了大半个时辰,眼看已经离开安口镇十里有余,庞子健终是疑窦丛生,索性唤住林芊萌道:

  “林师妹且慢,再往前面便是回平凉的路了。若是鱼师叔带着那两人,气虚力乏之下只有足印越来越深,绝没有越来越浅的道理。所以方才分岔的时候,多半是咱们追错了,彭师弟追去的才是正路。”

  林芊萌略一迟疑,小心的道:“可……要是他们……分头走,那或许……两边……都有人呢?”

  庞子健闻一怔,脸上发热的道:“这也不是没有可能,但那两人各有伤患在身,应该是不会分开的。”

  林芊萌点头道:“庞师兄……之有理,那咱们……这便……回去吧。”

  庞子健察观色,不禁皱眉道:“林师妹,咱们这次不慎追错了路,我看你反而还挺欣慰嘛。”

  林芊萌轻啊一声,红着脸道:“没……没有,我哪里……欣慰了。”

  庞子健冷着脸道:“你不必掩饰,当时在邢老寿宴上,你便跟那魔物眉来眼去,这一路行来又对他颇多照顾,这些我都看在眼里。”

  林芊萌更加着慌,低垂着头道:“真的……没有,我只是……误伤了他,有点……过意不去。”

  庞子健神色略缓,郑重其事的道:“没有最好,那魔物凶残成性,当日你若真毙了他,倒是一件好事。”

  林芊萌诺诺应是,庞子健看得暗暗摇头,想了想才又道:“罢了,我得赶紧回去襄助彭师弟,但为免意外你再追下去一段。倘若真的发现那魔物的踪迹,万万不可心慈手软,实在不行便发讯号求助。”

  林芊萌自然无有不从,眼看庞子健返身疾驰而去,她才如释重负的吁了口气,一面向前挪步,一面自自语道:“但愿……真是追错了……唉。”

  话刚说出口,却又想到当日在治剑馆中发生的事情,杜泽韬悲惨的死状历历在目。林芊萌不由得生出几分愧疚,但不知怎地就是恨不起慕云来,毕竟他可不只是本派的仇人,更是传说中的万恶魔物啊。

  林芊萌思来想去,正有些神思不属之际,却忽见前面的脚印又逐渐变得沉重起来。她心中禁不住怦怦直跳,着实害怕就此撞上慕云等人,一时之间竟只想转身落荒而逃。

  但心里这样想着,脚下却偏偏不听使唤。这样满怀矛盾的又走了一阵,前方赫然出现一大滩暗红色的血迹,满地积雪已被血水尽皆融化,只余刺鼻的血腥气味弥散不绝。

  林芊萌惊骇莫名,强忍着惧怕上前查看,只见那血迹似是猛然喷溅而出,想来是突然间遭到了重击的缘故。

  林芊萌虽然腼腆,行事却颇有法度,当下顺着血溅的方向仔细望去,果然发现些许蛛丝马迹。

  不远处的一株老树之上,正有一支漆黑如墨的巨箭对穿而过。端看此箭长逾七尺、粗如儿臂,箭簇形如狼牙,整支箭上都覆盖着黑乎乎的血迹,连箭尾翎羽都染成了暗红色,倒像是在血水里浸过似的。

  正在满心惊异之间,却又留意到箭路之上还有两株老树已被射穿,林芊萌更觉不寒而栗,委实不知是何等强横的力道,竟能射出这般凶劲的利箭。

  但更令她担心的却是那中箭之人的安危,眼见前方的斑斑血迹向着远处延伸而去,林芊萌终是一咬牙全力追上,而她的脸色也瞬间变得苍白无比。

  一路上只见地面的痕迹愈趋杂乱,鼻中也尽是挥之不去的血腥气,直令林芊萌几欲作呕。白惨惨的凄月伴着冷飕飕的寒风,更让她全身瑟瑟发抖。

  然而即便满心胆怯,林芊萌却仍未停下脚步,反而鬼使神差的更加紧追不舍。这样走了盏茶工夫,正在心急如焚之际,耳边却猛听一个疾厉声音响起道:“丫头速退!”

  林芊萌骤闻人声,着实吓了一跳,可还没等她回过神来,便见一道乌光霹雳电闪般划过眼前。狂烈的劲风带起刺耳的嗡鸣,直如山呼海啸一般,让她忍不住尖叫出声来。

  箭!正是先前见到的那种巨大黑箭!脑海中才闪过这个念头,便听到树木摧折的喀喇脆响。伴随着利箭破体的沉重闷哼,一道人影已自前方一棵大树顶上直直坠了下来。

  人影噗的一声落在雪地上,再没有半分声息,只见雪花伴着血花,弥漫起一片愁云惨雾,当真好不凄凉。

  林芊萌虽然暗中推断过这黑箭的威能,但此刻真正身临其境,她才确实感受到此箭的沉猛霸道。那是最纯粹的杀意,斩断一切生机,绝无任何转圜。

  骇怕之余又心中一动,林芊萌猛然意识到先前那声提醒正是由那人坠落之处发出。如此岂不是说那人是为了她才暴露行藏,以致于被黑箭射落下来?

  林芊萌一念及此,不由得大生愧悔,蓦地拔剑出鞘,扬声呵斥道:“是谁……行凶伤人?有胆……现身一见!”

  片刻间无人相应,林芊萌略一踟蹰,终是一面全神戒备,一面挪近那坠落之人身边察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