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118章醉剑往事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彭观群被皇甫鹰扬说得好像玩物一般,一张脸立刻胀得红如猪肝,锵的一声掣出长剑,破口大骂道:“小狗不知死活!看老子先送你下去!”

  皇甫鹰扬冷笑一声道:“相好的真想跟我动手?啧……不好不好,万一你没留神给我弄得缺胳膊少腿儿,那我娘把玩起来可要兴致大减了。”

  彭观群气得三尸暴跳,哇哇大叫道:“好小狗!你……你狂!老子看你能狂到几时!快拔你的剑!咱们今天不死不休!”

  眼看两人一不合便要大打出手,林芊萌直是又惊又急,鼓足勇气上前施礼道:“彭师叔……息怒,大哥……也是侠义中人,求你们……不要……”

  彭观群哪将林芊萌放在眼里,横眉立目的道:“不关你的事!你给老子闪开,免得白挨剑!”

  林芊萌却是半步不退,仍然执拗的道:“彭师叔……明鉴,大哥……刚跟那恶人……决斗,眼下还……伤势未愈,您……不该……趁人之危啊。”

  彭观群登时一滞,气急败坏的道:“好啊!胳膊肘往外拐是吗?你真跟这小狗勾搭上了?!”

  林芊萌又是羞恼又是委屈,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。皇甫鹰扬见状更生义愤,当即冷哂道:“我说相好的,你自己心里龌龊,可别给人家好好的小姑娘乱扣帽子,要打架的话尽管来,本巨侠奉陪到底。”

  彭观群正中下怀,立刻持剑逼上。林芊萌忧心如焚,索性屈膝跪倒在两人中间,呜呜咽咽的道:“彭师叔……千万三思,所谓得人饶人……不是,得处……人饶……”敢情她这一紧张,舌头更打了结。

  皇甫鹰扬听林芊萌半晌都说不出一句囫囵话,也直是忍俊不禁。彭观群更加眉头紧皱,心中暗骂不已。

  正在夹缠不清之际,却听远处有声音传来道:“林师妹……前面是林师妹吗?林师妹等等我啊。”

  说话间已看清来人形貌,敢情正是彭轶辉,他趋至近前打眼一扫,立刻关切的道:“林师妹你怎么跪着?呃……叔父,您怎么也在这儿?”

  彭观群没好气的道:“瞎了眼的小混蛋,才看见你叔父吗?”

  彭轶辉大为尴尬,期艾间只听彭观群冷哼道:“小混蛋跑来做什么,一刻都离不开这妞儿?”

  彭轶辉更加局促,赶忙解释道:“先前侄儿追错了路,回头时碰上庞师兄,是他命侄儿来接应林师妹的。”

  彭观群点了点头,接着只听林芊萌涩声道:“彭……彭师兄,快帮我……劝劝师叔,别……难为……皇甫大哥。”

  彭轶辉精神一振,赶忙顺着道:“是啊叔父,林师妹都这么说了,您不如听她的吧。”

  彭观群怒火又起,忍不住呸声道:“小混蛋不知轻重,你识得什么‘皇甫大哥’?光是听了这妞儿的一句话,便敢不问青红皂白的忤逆我?”

  彭轶辉脸上发热,低头斟酌着道:“侄儿不敢忤逆叔父,只是林师妹向来是非分明,应该不会……”

  彭观群一巴掌甩在彭轶辉头上,气呼呼的道:“你想说我是非不分吗?你知道这小狗是什么人?!”

  彭轶辉忍痛跪倒,却是茫然的摇了摇头,彭观群见状满怀恨意的道:“他老子是没羽黄衫客,他老娘是雪箫碧玉姬,这下你应该明白了吧?”

  彭轶辉大吃一惊,满脸崇敬的道:“原来前辈是狄大宗师的公子,令尊与本派掌门太师叔同列神州七剑,都堪称当今武林中的绝顶高人啊。”

  皇甫鹰扬干咳一声,点了点头权作回应。彭观群却险些气歪了鼻子,当即厉声叱喝道:“住口!你这小混蛋真的全都忘了?!”

  眼见彭轶辉仍是一副懵懂模样,他终于忍不住咆哮道:“小混蛋!你真的忘了是谁害我,让我成了整个崆峒派的笑柄,最后落到被先师开革出教的下场?!”

  彭轶辉面现惶恐之色,吭吭哧哧的道:“侄儿……侄儿确实没有印象,叔父您不是自己请求下山,来为我爹和二叔守墓的吗?”

  彭观群为之气结,骂骂咧咧的道:“混蛋佟老五,哪个要他帮老子遮掩?你这小混蛋也是,小时候跟你说的全都忘个干净,满脑子只想着怎么讨好这妞儿。”

  他这厢骂得顺嘴,彭轶辉可直窘得满面通红。皇甫鹰扬冷眼旁观,干笑一声道:“彭侄儿啊,你想不想知道,我是怎么‘害’了你叔父的?”

  彭轶辉看了彭观群一眼,这才讷讷的道:“嗯……还请前辈明示。”

  皇甫鹰扬点了点头,慢条斯理的道:“说起你叔父,年轻的时候可真是自命风流,一见到美女便百般搭讪,相好的我没冤枉你吧?”

  彭观群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,皇甫鹰扬则呵的一笑道:“十年前中岳太室山武林大会,正是武林正义盟重组的时节。话说你叔父当时也去了,结果好死不死的被他撞见我娘,惊艳之下好一番纠缠呀。”

  彭观群可听不下去了,只见他脸色黑中泛红,狠呸一声道:“那是老子瞎了眼睛,哼!一想到跟你那死鬼老娘调过情,老子便恶心得要死!”

  皇甫鹰扬冷冷的瞥了彭观群一眼,接着又道:“我娘不想跟他多话,便赏了他一记没羽箭,还警告他七日之内不可动武。但他却不听劝,非要去大会武斗场上扬名立万,结果……呵……”

  皇甫鹰扬冷笑了几声,这才悠悠的道:“前两战倒还像那回事,于是他便愈发纵情声色,却不知如此一来内伤更深。结果第三战刚开打,他便嘴歪眼斜、口吐白沫的栽在台上,直似发了羊癫疯一般。”

  彭观群胀红了脸,忍不住怒喝道:“你他娘的少添油加酱,老子几时纵情声色了?!”

  皇甫鹰扬并不理会,只是淡淡的道:“我家老头一看便晓得内情,于是好心又赏了他一记没羽箭。”

  “这下他可算还了魂,整个人好像打了鸡血一般,绕着满场滴溜溜乱转,一手酩酊诀耍得淋漓尽致。那武当派的虚谷小道士半招还手不得,只好弃剑认输,啧……当时相好的你可真是出尽了风头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