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123章扶风鹿糕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精纯真元在体内运转片刻,余冰如终于苦痛渐消,转念间却又羞意横生,轻轻推拒道:“好了,你放开我吧。”

  慕云不为所动,反而关切的道:“师姐不必客气,还是小心为上。”

  他嘴上说得冠冕堂皇,身体却趁机更加贴近过来,余冰如禁不住心如鹿撞,无限窘迫之下涩声道:“你这孩子,怎地偏要缠我,真是不知轻重。”

  慕云眼珠一转,坏笑着道:“什么孩子,叫你声师姐还真的摆起架子来了,哼……那以后我便只叫你阿冰,至于你也不准再叫我师弟,干脆……”

  余冰如半点抗拒不得,眼见慕云如此孟浪,惊羞慌乱之下双眸一闭便欲晕去。

  慕云见状索性搂紧余冰如的腰身,跟着不容置疑的道:“不准再晕,否则我可真要‘趁人之危’了。”

  余冰如心中有气,横了慕云一眼道:“你哪来这么大胆子,居然敢威胁我?”

  慕云悠悠的道:“这个嘛~正所谓色胆包天,我也是情不自禁啊。”

  余冰如气笑不得,定了定神方冷哼道:“你不是向来‘色大胆小’吗,原来也敢‘包天’?何况你又没见过我的容貌,哪来什么美色给你动心?”

  慕云讪讪的道:“阿冰你别听老板胡诌,我那个……根本没什么‘色大’,不过是先前有位高人指点过我,说我今年年底一定能遇上红颜知己,而且是能白头偕老那种,所以……”

  余冰如哑然失笑,不无揶揄的道:“所以你便勾三搭四、到处留情,不管是见到什么女子,都要跟人家胡乱表白?”

  慕云脸色一整,郑重其事的道:“阿冰尽管放心,我保证只对你一个表白过,总之我认定了你,非娶你为妻不可。”

  余冰如虽然性情端严,但到底是个怀春少女,闻不由得芳心悸动,低眉嗔声道:“全是鬼话,只有呆子才会信你,也只有你这呆子才会信那什么‘高人’。”

  慕云察观色,诧喜之余微笑着道:“事实如此,不能不信,阿冰我跟你说,那位高人确实非同凡响,你如果有缘得见,也一定会心生敬仰的。”

  余冰如听慕云之凿凿,倒也有些好奇,于是沉吟着道:“真有这等高人?那敢问他高名上姓、形貌如何?”

  慕云迟疑着道:“名讳我一直想不起来,只记得是一位文士打扮、仙风道骨的佛门高僧。”

  余冰如闻错愕当场,此时却忽听外面扑哧一笑,敢情正是鱼妙荷的声音。

  余冰如脑中轰的一声,登时羞得真欲晕去。慕云可也大吃一惊,忙不迭的窜出车外,却正迎上鱼妙荷那张笑吟吟的芙蓉俏面。

  慕云只觉耳热心跳,结结巴巴的道:“前……前辈……好快。”

  鱼妙荷抿嘴一笑道:“小子方才表现不错,情话便该躲起来说才对,当着外人可得收敛一些。”

  她说罢也不理慕云那副尴尬像,径自上车吩咐道:“再走一日便能到扶风城,咱们进城换了马再走,之后经咸阳往长安,最多两日便到地头了。”

  慕云应了声是,便即催马前行,隐约只听车内传来鱼妙荷的戏谑声音,哈……看来这回阿冰又要主动“昏迷”了吧。

  果然正如鱼妙荷所料,次日马车便来至扶风城,这扶风城远在古周时期便是京畿所辖,向以盛产猛将闻名。传说城北法门寺还藏有至宝佛骨舍利,只是如此圣物无人得以亲见罢了。

  三人有意隐匿行藏,入城之后便一路直奔马市而去,西凉自古多名马,此地当然也不在话下。

  少时顺利换过马匹,三人也不多耽搁,便穿街过巷径往东门而去。

  时值午后,艳阳高照,又兼年节将至,街市之中别见喜庆气氛。

  各式各样的叫卖吆喝四面八方砸将过来,直把个慕云看得眼花缭乱,听得心痒难搔,馋得后悔不迭,暗忖昨日着实应该少买些馒头才对。

  勉强压下心头饥火,目不斜视的打马疾行,慕云正待将那些热情的招徕当作耳旁风,却忽听一个绵软娇嫩的声音传来道:“鹿糕~刚出锅的鹿糕~各位客官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咯~”

  这声音听起来极其悦耳醉人,软糯之中又透着十分婉转。慕云不由得循声望去,但见前面摊前正伫立着一位身着粗布襦裙的少妇,敢情这叫卖声便是发自她了。

  这少妇细看也未见得有多少姿色,声音却着实甜美过人,只见她面前的摊位上摆着两只方形大箩筐,其中一只已经见了底,另一只里面则放着一块块油酥酥黄亮亮的烙馍,这大概便是所谓“鹿糕”了。

  眼见马车走近,少妇更是打起精神娇唤道:“这位大哥要鹿糕吗,咱们扶风城的鹿糕远近闻名,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咯~”

  慕云被唤得心头一软,索性拉住马缰,随口问道:“鹿糕是吗,这个怎么卖?”

  少妇眉花眼笑的道:“这位大哥,我家的鹿糕可是祖传手艺,咱们本来是卖五文钱一块,买五块算您二十文,买十块算您三十五文,您要不干脆多买一点咯~”

  慕云给这一番软语弄得全没招架之功,想想也不过几文钱的事,便干咳一声道:“那来十块吧。”

  少妇愈见欢喜,软软的应了声是,随后手脚麻利的张罗起来。

  慕云仔细看去,只见这鹿糕形如满月,约摸杯口大小,厚薄接近寸许,背面微微隆起,正面中间则凹陷下去,里面印了一幅朱红色的梅花鹿图案,看来这便是“鹿糕”之名的由来。

  慕云正觉得有趣,却忽然听到一声婴儿的啼哭,循声一望才见少妇的摊位后面还摆了一张小凳,凳上躺着一名未满周岁的婴儿,此刻正自呜呜咽咽的踢蹬哭闹。

  少妇也吃了一惊,一边张罗一边不好意思的道:“让大哥笑话了,我家孩儿年纪小,家里又没人带,这才……哎!”

  敢情是说话的时候走了神,刚夹出来的几块鹿糕都掉在了地上,少妇顿时露出心疼之色,红着脸一迭连声的道:“对不住对不住,这掉下去的鹿糕都脏了,可不能再卖给客人,我这便重新给大哥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