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126章贾氏希仁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思忖间忽然心中一动,慕云当即振声道:“对了前辈,我刚刚算了一下,二十两银子半年滚到一百五十两,那应该是每月五分利了。咱们大梁律条明文规定,每月利钱最多两分,多出来的可不作数。”

  鱼妙荷摇摇头道:“这不是废话么,律条以内的还叫什么高利贷?不过浑小子倒有些见识,难道你自己也借过不成?”

  慕云微窘道:“我当然没借过,只是年前考秀才的时候,记得读过相应的律条。”

  鱼妙荷大感意外,饶有兴味的道:“哦?那你是考上了呢还是没考上?”

  慕云呵呵一笑道:“惭愧,也不过是随便读了点经史数律,但承蒙考官抬爱,我眼下也是有功名的人了,参见县官可以不跪。”

  他这厢满口谦逊,胸脯却下意识的一挺,脸上也隐现得意之色。

  鱼妙荷好笑之余倒也有些佩服,便揶揄着道:“不错,祁秀才果然是个读书种子,日后你加官进爵、封妻荫子,可别忘了报答恩人呀。”

  慕云连连摆手道:“那还是算了,再往上考举人和进士得有安邦定国的才第,我这闲云野鹤的性子可学不来。”

  鱼妙荷不禁莞尔道:“此差矣,依我看庙堂上的老爷们,多数也没安邦定国的才第。”

  “无非是‘三年清知府、十万雪花银’罢了,所以祁秀才大可不必妄自菲薄嘛。”

  慕云挠头苦笑道:“话不是这样说,总之官府要能解决最好,咱们还是将事情如实上报,想必知县大人会秉公直断。”

  鱼妙荷气笑不得,横了慕云一眼道:“浑小子你纯粹是读书读傻了,若不是有官府在背后撑腰,他龚海通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放高利贷?到时候县官大老爷治你个诽谤诬告之罪,我倒要看你跪是不跪?”

  慕云心头一凛,正在暗自嘀咕之际,却见篷车帘幕一掀,那位蜻蜓嫂探出头来,满含感激的道:“大侠、女侠,我……好了。”

  鱼妙荷微笑道:“阿妹不必着急,你家孩儿饿了许久,要喂饱些才好。”

  蜻蜓红着脸道:“不……不用了,求女侠你行行好,把三哥弄醒吧,我……我还得跟他走。”

  鱼妙荷娥眉一蹙,正待出劝慰,此时却听慕云轻咦一声道:“前辈,那是‘正主’来了吗?”

  鱼妙荷循声望去,但见街心处果然有几匹轻骑疾驰而来。那当先之人年龄在四十上下,身长八尺却又瘦如竹竿,最出奇的是他坐骑得胜钩上所挂非刀亦非枪,看起来竟像是一支铁浆的模样。

  鱼妙荷脸上微现讶异之色,慕云也疑惑的道:“这是……好像不是龚帮主吧?”

  鱼妙荷微颔首道:“虽然不是正主,但也能算是‘副’主了。”

  说话间那几匹轻骑已经风驰电掣般来至近前,当先那瘦长汉子打眼一扫,随后便忙不迭的滚鞍下马,趋上前来郑重抱拳为礼道:“原来是鱼女侠驾到,在下贾希仁有礼了。”

  鱼妙荷淡淡的道:“原来是贾副帮主,真是久见了。”

  贾希仁勉强一笑,低头看看依旧昏迷不醒的“三哥”,小心翼翼的道:“手下的弟兄有眼不识泰山,无意间开罪了鱼女侠,请鱼女侠千万海涵。”

  他说罢又一抱拳,鱼妙荷却是漫不经心的道:“不敢当,只是妾身心中还有些疑虑,想请贾副帮主赐教。”

  贾希仁恭声道:“请鱼女侠示下。”

  鱼妙荷点点头道:“多谢贾副帮主,妾身只想借问一下,贵帮是从何时开始做这高利贷生意的?”

  贾希仁面现茫然,分明无辜的道:“鱼女侠这是从何说起,咱们五蟒帮怎会做那等断子绝孙的生意?”

  鱼妙荷闻一愕,旁边慕云更忍不住插口道:“贾副帮主还请明鉴,方才贵帮这位‘三哥’亲口道,半月之内便将二十两银子滚作一百五十两,那不是高利贷又是什么?”

  贾希仁面色不变,微一颔首道:“这位小兄弟是鱼女侠的朋友吧,今日一会实在是三生有幸。至于咱们这位皮兄弟入帮时间不长,帮内事务恐怕还不熟悉,方才应该是一时口误,这才让两位误会了。”

  慕云听得心中有气,不由得抗声道:“哦?但在下方才听闻,这位皮老兄身为贵帮供奉,那职司应该不低,当真是入帮时间不长,还不熟悉帮内事务吗?”

  贾希仁讪讪一笑道:“敝帮‘供奉’的确是高等职司,不过帮主他老人家一向豁达大度,最喜欢破格任用年轻人才。这位皮兄弟入帮时间确实不长,希望鱼女侠你们见谅。”

  慕云暗自气结,心道这根油条比起“三哥”来怕是炸得更老,甚至早已成了精也说不定。

  鱼妙荷一直冷眼旁观,这时微微一哂道:“那么依贾副帮主之见,我这位阿妹的相公到底欠了你们多少银子?”

  贾希仁大手一挥,颇见慷慨的道:“田家小嫂子既然是鱼女侠的姐妹,那咱们怎么还好意思追账?大伙儿都来作个见证,我姓贾的亲口承诺,田聚财欠的账从此一笔勾销。”

  此语一出,慕云固是又惊又喜,那早已躲在车中的蜻蜓也激动得掀帘而出,三步并作两步来至近前,颤声探问道:“贾……贾副帮主您说的,是真的吗?”

  贾希仁满脸堆笑,一派亲切的道:“当然是真的,大丈夫一既出、驷马难追,岂能信口雌黄?即便田家小嫂子信不过贾某人,也总该信得过鱼女侠吧?”

  蜻蜓登时欢喜得说不出话来,鱼妙荷则轻咳一声道:“既然如此,那阿妹的相公……”

  贾希仁心领神会的道:“鱼女侠若不放心,便随在下一行,咱们当面销了字据,再把田小哥送回来,如此可好?”

  鱼妙荷看看慕云,脸上露出迟疑之色。贾希仁不明就里,接着又殷勤的道:“正好咱们五蟒帮今天要宴请贵客,鱼女侠也请拨冗赏光,让在下尽心招待。”

  鱼妙荷一颦眉道:“哦?贾副帮主是让妾身去陪酒么?”

  贾希仁唬了一跳,赶紧赔罪道:“在下怎么敢呢,是在下这张臭嘴不会说话,万请鱼女侠见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