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128章秽语狂徒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听到慕云质疑,余冰如立刻摇头道:“师弟涉世未深,遭人蒙蔽也情有可原,但项胜宇手下良莠不齐,无端害民者着实不少,我前次往关外历练之时便深有体会,可不是随便指摘于他。”

  慕云不好再辩,眼珠一转咳声道:“阿冰之有理,不过你怎么还是没完没了的叫我师弟?咱们不是说好了吗,以后叫我的表字‘慕云’啊。”

  余冰如为之一滞,难掩羞恼的道:“谁跟你说好了,还什么‘表字’,真是酸丁。”

  慕云一本正经的道:“怎么能叫酸丁,我可是有秀才功名的,取个表字又有什么不对?”

  余冰如还待驳斥,却忽然瞥见鱼妙荷隐含笑意的目光瞟了过来,登时便窘得作声不得。

  慕云也立刻醒悟,这些“情话”应该是躲起来说才对,于是干咳一声,同样不再多。

  三人跟着贾希仁穿廊过进来至正厅,只见宽阔的厅中早已布置妥当。除去正中主位之外,左右各有一排三席,桌上已经摆好香茗蜜饯、干果五仁,正厅中央则以一只大铜炉生着熊熊炭火。

  鱼妙荷见状讶然道:“这是……你们还请了旁人吗?”

  贾希仁干笑道:“旁人是没有,不过项王的使者既然自称‘三教魁首’,或许会是三人同来也说不定,所以在下才吩咐如此排设。”

  鱼妙荷这才恍然道:“贾副帮主果然思虑周详,龚帮主他老人家有你辅佐,可真是如虎添翼了。”

  贾希仁躬身施礼道:“鱼女侠谬赞了,承蒙帮主他老人家抬举,在下岂敢不尽心竭力?”

  正在寒暄之际,只见一名精壮汉子来到门前,低头恭声道:“启禀副帮主,项王使者到了。”

  贾希仁神色一整,团团作揖道:“那便请三位稍坐片刻,在下先去迎接项王使者,少时再一同把酒欢。”

  三人各自还礼,眼见贾希仁匆匆出门而去,鱼妙荷却是沉吟着道:“看来项胜宇真是野心不小,异军突起不过年余,便坐上了北方绿林道的头把交椅,如今竟又谋划把一双铁拳打到咱们西武林来了。”

  余冰如附和道:“不错,家师曾经提起过,说项胜宇其人龙非池中物,恐怕终有一日要卷起武林风暴,咱们江湖同道着实应该小心防备才是。”

  慕云听她们两人如此说来,自己终究也有些嘀咕,鱼妙荷察颜观色,似笑非笑的道:“小子莫非不服气?还是担心暴露了行踪,惹来我们崆峒派的追杀?”

  慕云苦笑一声道:“前辈说笑了,是否暴露行踪也不争这一时,我只是好奇龚帮主看起来也不过三四十岁年纪,怎么你们张口闭口都叫他‘老人家’呢?”

  鱼妙荷忍俊不禁的道:“小子口是心非,这话题转得忒也生硬。不过也难怪你好奇,人家龚帮主偏乐意旁人这么叫,才好显得他老成持重、高高在上嘛。”

  慕云和余冰如闻直是啼笑皆非,三人正落座闲聊之际,却忽听一个尖细声音自门口传来道:“美!果然够美!当真配得上本公子了,哈……”

  不及转念间倏见一条白影电射而至,恰巧落在鱼妙荷面前,一伸手便搭上她的肩头,接着嘿嘿一笑道:“美人嫁了吗?嫁了也不打紧,本公子免费送你老公去见他祖宗,然后咱们再作一对长久夫妻。”

  这一下变生不测,慕云和余冰如回过神来,当即起身同声呵斥。

  鱼妙荷更是气得粉脸通红,咬牙冷厉的道:“狗爪子拿开,否则待会儿教你自己吃下去!”

  语气虽然冰冷,但鱼妙荷心中着实骇异,只因她向来自负轻功非凡,即便克敌力有不逮,自保也绰绰有余。孰料这次她竟连对手的影子都没看清,便已经无端遭了轻薄,可见此人的身法实非寻常可比。

  这时但见一张胖嘟嘟的娃娃脸笑嘻嘻的贴在鱼妙荷面前,一双白多黑少的贼眼肆无忌惮的扫视着她的娇躯,厚唇咂动间还露出一点鲜红的舌尖,分明是一派垂涎欲滴的模样。

  鱼妙荷正自惊怒羞恶齐涌心头,却听那白衣人暧昧一笑道:“不要害羞嘛美人,自己吃多没意思,只要你从了本公子,本公子随时都给你吃。”

  鱼妙荷险些气炸心肺,岂容那白衣人再口齿轻薄,怒叱声中立刻举掌攻出。

  那白衣人叫一声好,见招拆招之际还不忘调笑道:“美人身手不错,这样便更有意思了,哈……”

  鱼妙荷全力进攻,数招之间却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,端看对方形貌也不过二十五六岁的模样,却已经是她平生罕见的绝顶高手,本来还存着的三分好胜和三分自信,这时候竟是不知不觉便烟消云散了。

  慕云和余冰如眼看鱼妙荷尽落下风,各自也直是又惊又怒,慕云当即跨上一步,厉声呵斥道:“哪里来的狂徒!再不住手便休怪我不客气了!”

  那白衣人却是充耳不闻,任意挥洒间兀自调笑道:“美人别担心,本公子可真舍不得伤了你,只想先在战阵上杀得你一败涂地、俯首称臣,之后再在床笫间搞得你丢盔弃甲、溃不成军。”

  鱼妙荷气得几欲吐血,一咬牙径自袖中掣出那对分水峨嵋刺,随即尖叱道:“狂徒!今天教你死无葬身之地!”

  那白衣人见状也从腰间摸出一把剔骨尖刀,接着嘻嘻一笑道:“好得很,拳脚不过瘾,兵器本公子也乐于奉陪,美人咱们再来打过。”

  慕云见两人兵刃相向,生怕鱼妙荷有失,当下也顾不得自己功体有缺,便要挺身上前夹攻那白衣人。

  所幸正在此时,忽听贾希仁气喘吁吁的声音自外间传来道:“童先生且慢!——童先生请高抬贵手,童先生……咳……童先生稍安勿躁啊……”

  那白衣人眉头一皱,无奈只得撤身收刀,跟着嘿嘿干笑道:“罢了,和尚道士卖了人情,可真害苦了本公子。美人你先别急,咱们稍后再叙。”

  鱼妙荷仍是俏脸通红,狠啐一声道:“叙你奶奶的大头鬼!有胆再来打过!”

  她虽然也自知并无胜算,但此刻气恨难平,嘴上却万万服软不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