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131章再逢四侠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暗自好笑之际,鱼妙荷微微掀起车帘向外观望,只见一名身高八尺有余的雄伟大汉正拦在当路。其人面上虽是满布浓髯,但仔细看来也不过十七八岁年纪,敢情还是个少年悍匪。

  这虬髯少年身边还立着两条人影,左边是一位俊逸不凡的年轻武士,右边则是一位秀美无方的清雅书生。

  鱼妙荷见状暗暗称奇,端看这两人明珠美玉一般,难道竟也是贼徒一党?

  正不免有些惋惜之际,忽然又听一声娇稚而清脆的叱声传来道:“阿衡你笨死啦,人家是要你出其不意把人放倒,你这样大叫大嚷的干嘛?”

  叱声中一条娇小倩影已自那虬髯少年身后闪了出来,但见她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嗔怪表情,纤足一顿又娇哼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快动手呀。”

  这少女看起来也不过年方及笄,着一身轻盈亮丽的雪白衣裙,外罩一件珍异华美的银狐裘,头戴雪貂绒帽,足蹬绣雪锦鞋。一张俏美无仑的瓜子脸宜喜宜嗔,整个人美得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般。

  鱼妙荷只看得一眼便禁不住心生怜爱,但转念间又更加迷惑起来。听这少女方才所说的话,原来打劫的主谋竟然是她,这可真是奇哉怪也了。

  鱼妙荷兀自沉吟不语,那虬髯少年吃了少女的嗔怪,可也颇觉委屈,搓搓手期艾着道:“小妹,我看书上说的打劫,都得先报这四句话啊。”

  那少女气笑不得的道:“真是榆木疙瘩不开窍,以后还是照旧卖你那膀子力气吧。哼~快些打发了这两个面瓜,咱们再去找臭蛇帮的晦气。”

  那虬髯少年挠了挠头,转向抬木箱的两名汉子,撒气似的怒吼道:“你们两个面瓜听到没有?识相的便放下东西,滚回去给你们老大报丧,不然小心雷爷爷揍得你们满地找牙!”

  两名汉子面面相觑,还是前面那汉子冷笑着道:“各位朋友,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,你们也不妨上眼瞧瞧,那边可是咱们五蟒帮凤翔府分舵的堂口,你们这么明目张胆的闹事,难道是想找死不成?”

  那虬髯少年岂会受这威胁,二话不说蓦地扬拳击出,正打向前面那汉子的面门。

  可是说也奇怪,这一拳分明还没有真正打到,那汉子却不由得浑身一颤,双膝一软便跪倒在地,翻翻白眼当场晕了过去。

  后面那汉子直是始料未及,一边用尽全力托住木箱,一边气急败坏的叫道:“你们几个不要欺人太甚,我可告诉你们,车里面是崆——呃!”

  话才说到一半,这位也步了前面那位的后尘。那虬髯少年随手夺过木箱,自自语的道:“空的?怕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吧?小妹你先等等,我去看看车里面还有什么好东西。”

  那少女略一迟疑,转眸望向身旁的秀美书生,那秀美书生却是若有所思,忽然一正色道:“这位车夫小哥可否抬起头来,让我等一观真容?”

  这一出口全是女子声调,车中的鱼妙荷正自暗暗点头,却见慕云不知何时低低压下了皮帽,身子也努力缩成一团,一副吓得不敢作声的模样。

  此刻听到那秀美书生问话,他可是愈发缩得厉害,真恨不能有个地缝儿钻进去。

  鱼妙荷本已打算出面,见状却不由得心下生疑,于是悄悄捏了捏余冰如的手掌。余冰如自然心领神会,便点头示意知晓。

  她们两人这厢打定主意要作壁上观,慕云可直是窘得脑门冒汗,这时那少女也似有顿悟,失声轻呼道:“小慕?!真的是你呀!”

  慕云哧了一跳,脱口惶声道:“不是!你们认错人了,真的不是我。”

  那少女扑哧一笑,步履轻盈的走上前来,粉拳一捶慕云的胳膊,随即嗔怪的道:“死小慕,死淫贼,做了坏事便假装不认识,啐,真下作。”

  慕云脸上发热,结结巴巴的道:“你……你别胡说,我先前又没真的……怎么了你,咳……总之你们忙你们的,我先走了,咱们后会有期。”

  那少女哪里肯依,捉住慕云的胳膊娇哼道:“少来,这次任你五遁齐全也别想跑了,本女侠的便宜可不是白占的,你想不负责是白日做梦。”

  慕云闻又是尴尬又是惭愧,勉强定定神道:“鄢婷女侠你高抬贵手,这次先放我一马,我保证绝不会不负责,以后一定结草衔环报答你。”

  敢情这四位打劫之人便是当日的四侠盟全员了,盟主鄢婷老实不客气的赏了慕云一记白眼,跟着小嘴一扁道:“还敢满口搪塞,今天你要么乖乖答应入伙儿,要么咱们便把你这死淫贼揍到答应为止。”

  慕云苦笑连连,委实不知该如何回答。这时商红袖也走上前来,面带微笑的道:“一别不过数日,祁兄竟沦落至此,可要我等略尽绵薄么?”

  眼见慕云依旧讷讷,鄢婷却是轻哂道:“这死淫贼肯定又做了坏事,结果给人家扭送官府,罚得身无分文,没奈何才干起了老本行。哼……让你不听婷姐的劝,这下现眼了吧?”

  慕云听鄢婷左一个死淫贼右一个死淫贼,心中直悔当日酒后失德,想辩驳都有些底气不足,万一再让余冰如生出误会,那可真是悔之无及了。

  思来想去终是下定决心,随即只见慕云一正色道:“承蒙鄢婷女侠看重,先前有所得罪,的确是在下之过。等到情势稍稍好转,在下一定登门致歉,到时再商量入盟之事如何?”

  他这番话说得冠冕堂皇,骨子里却着实透着生分。鄢婷听罢讶异之余又生委屈,雷衡更忍不住怒吼道:“姓祁的你别给脸不要脸,小妹……”

  鄢婷赶紧扯了雷衡一把,不许他再说下去,此时一直未曾开口的竹风吟也上前一步,扬眉冷哂道:“也罢,祁兄既然不肯折节下交,那咱们也没有理由纠缠不放,祁兄请便吧。”

  商红袖和竹风吟并肩而立,缓缓点头道:“正所谓患难见真情,祁兄心中瞧不起咱们,所以即便落魄也不愿跟咱们推心置腹。如此所谓致歉也不必了,大家今后形同陌路便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