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134章论定美人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眼见龚海通和雷衡先横眉立目的掐了起来,竹风吟忍不住皱眉道:“阿衡你先退下,莫与龚帮主争执。”

  雷衡尚未答话,鄢婷却已尖声道:“不行!阿衡你快上啊,你那霹雳刺是打算留着过年吗?!”

  雷衡毕竟还是偏向鄢婷,听到她的命令立刻猱身扑上,双拳之中着实颇见风雷激荡。

  龚海通见状更加暴跳如雷,一横心同样冲入战团,两人再度联手与童桦斗在一处。

  虽然说是联手,实际却未必强过单打独斗。只见童桦身形挪移,步态从容潇洒,脸上也满是波澜不惊之色。

  反观雷衡和龚海通却互为掣肘,十招之中倒有七八招是奔着对方去的,各自也直是瘪透了心。

  雷衡久战无功,一腔怒火渐渐达至顶峰,拳势之中紫电异芒闪动,相隔尺余都能迫得人须发直竖。

  童桦虽然随手便能化解,心下却是暗暗称奇,蓦地脑中灵光一现,脱口呵斥道:“好个霹雳刺,好个殛空毁剑式!原来你这小子竟是‘殛空’上官铎的后辈传人!”

  雷衡不明就里,兀自忿忿的道:“什么上管夺下管抢的,你这混蛋要不给小妹道歉,雷爷爷一定电到你死去活来!”

  童桦暗自失笑,连连摇头道:“小子有眼不识荆山玉,难怪把一门旷世绝技练得似是而非。哈……本公子一向博闻强识,竟也险些被你蒙混过去。”

  雷衡无暇答话,只是一味猛攻,童桦不敢与他肢解,眼珠一转凉凉的道:“我说龚帮主你呀,年纪一大把,武功却差得离谱,还不如这愣小子呢。”

  龚海通闻险些气晕过去,一时之间怒从心头起、恶向胆边生,趁着雷衡又是一招不慎挥拳打来,他索性也不再避让,同样凝力一拳照直打去,满拟先将这愣小子揍个七荤八素,也免得他执意来搅局。

  霎时两拳交接,只听砰的一声闷响,龚海通原地岿然不动,雷衡却蹬蹬蹬连退三步。看来内力修为毕竟取不得巧,以硬碰硬之下还是少年人吃了亏。

  不过貌似占了上风的龚海通却是惊骇莫名,只觉全身好似过电一般麻痹酸软,兀自举着拳头怒喝道:“小子使得什么妖法!老子怎地动弹不得?!”

  雷衡吃了龚海通这一拳,五脏六腑同受震荡,正在回气不及之际,却听童桦纵声长笑,单足点地一跃而起,正落在雷衡头顶,双足也踩住他的双肩。

  雷衡顿觉巨力临身,一双臂膀再也举不起分毫,恼怒之下大喝一声道:“混蛋!滚下来!”

  童桦脚下加力,口中悠悠的道:“想要本公子下来也可以,小子你乖乖跪下,磕三个响头便好。”

  这时早有大批五蟒帮众闻讯赶来,将四周围了个水泄不通,只是他们似乎得到了谕令,并无一人上前干涉。

  雷衡是个倔强性子,众目睽睽之下更加不肯示弱,只是咬牙切齿的道:“做你奶奶的清秋大梦!雷爷爷跪猪跪狗都不会跪你!”

  童桦脸上戾气一盛,嘿嘿冷笑道:“小子倒是好一副硬骨头,本公子便看你能撑到几时。”

  两人这一番较劲,童桦胜在居高临下,内劲到处着实有千钧之势。但雷衡暗承地利,少林绝学大金钟护体神功也绝非凡俗可比,竟是半点不落下风。

  童桦向来自视甚高,眼见几番加力都压不垮雷衡,终究也有些恼羞成怒,索性飞起一脚踢向他左边的太阳穴。

  雷衡肩头压力骤减,暴喝声中虎腰猛挺,左拳顺势砸向童桦的膝盖。

  这一下两人再非较力,毕竟还是童桦的能为高出许多,冷笑声中双脚连环踢出,前一招立刻将雷衡的攻势荡开,后一招跟着重重踢在他的背心之上。

  雷衡只觉背后一阵剧痛,差点当场仆地跌倒,童桦却得势不让人,凌空一脚又踢向他脑后的玉枕穴。

  情势危殆之刻,倏听一道劲风破空生啸,直射向童桦的后颈要害。

  这一招的时机拿捏得恰到好处,童桦无奈只得中途变招,半空中拧腰缩身一让,紧接着顺势长臂一伸,堪堪将那道劲风截在手里。

  雷衡侥幸逃过一劫,头晕目眩之际早被一人搀住,细辨时正是商红袖。只见她一手扶着雷衡,一手则骈指对着童桦,粉脸紧绷之际分明严阵以待。

  童桦却并没有再针对两人,而是将目光转向对面的竹风吟,嘿嘿一笑道:“黄山派狄老儿的没羽箭,这才有点意思。”他说罢缓缓摊开掌心,手中落下丝丝灰粉。

  竹风吟面沉似水,不卑不亢的道:“阁下手段狠辣,又兼出不逊,在下虽然学艺不精,却不容你肆意妄为。”

  童桦打个哈哈道:“听说狄老儿的独子最近下山游历,莫非便是小子你了?”

  竹风吟冷然道:“阁下不必自作聪明,在下竹风吟,请教阁下高招。”

  童桦一拍脑门道:“是了,狄老儿的独子虽然年轻,可算下来也已经年近三十,不会是这等少年模样。不过既然能下黄山,小子想必也得了狄老儿几分真传,那本公子倒真要领教领教了。”

  竹风吟剑眉一轩,正待慨然应战,商红袖却看出童桦能为不凡,有心替心上人再试探一阵,于是截口娇喝道:“且慢,想跟竹兄动手不难,可你得先过本姑娘这关。”

  童桦睨了商红袖一眼,露出一脸邪笑道:“中美人不要着急,本公子当然愿意跟你过招,只不过地点可不是这里,而是在屋里的床上才对,哈……”

  商红袖又羞又怒,勉强一正色道:“只会口齿轻薄、欺侮女流之辈,算什么英雄好汉?另外竖起你那双狗耳朵听真了,本姑娘姓商,可不是姓钟。”

  童桦愈发暧昧的道:“非也非也,此中并非彼钟。中美人你看,你们小妹算是小美人,那位崆峒派的鱼女侠则是大美人,至于你可不是中美人吗?”

  商红袖正自无语,鱼妙荷也冷哂道:“妾身人老珠黄,充其量老美人罢了,这大美人的称呼可不敢当。”

  童桦哈哈一笑道:“大美人不要误会,这所谓大中小是以胸脯尺寸论定,这下你该满意了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