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137章妙语引战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竹风吟听了童桦一通指摘,羞愧之下喃喃自语道:“仗剑不持剑……我真的做错了么?”

  商红袖赶忙柔声劝慰道:“你莫听这厮信口诋毁,咱们先记下这笔账,等你将来艺业有成,再向他加倍讨回。”

  竹风吟却依旧满面怅惘,一时之间竟似痴了。商红袖见状又是伤心又是懊恼,忽然低头一口咬在他手背之上。竹风吟登时痛得眉峰猛攒,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哼。

  鄢婷和雷衡哪敢怠慢,赶紧双双趋近过来,随即只听雷衡埋怨道:“袖姐,虽然小竹输了,可你也不该这样啊,书上说胜败乃兵家常事,大不了从头再来嘛。”

  他身怀大金钟护体神功,这一阵已无大碍,商红袖听罢也点头道:“不错,败了一场便灰心丧气,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?我商红袖认定的人,不能这么脓包。”

  鄢婷也趁势帮腔道:“是嘛小竹,凭你的天资本领,只要再稍微练练,肯定能打得这臭贼跪地求饶。想当年越王勾践卧薪尝胆,还十年生聚、十年树木呢,咱们不用十年,赶明儿便能让他知道厉害。”

  竹风吟听众人百般劝慰,感动之余勉强挤出个笑容道:“多谢商姑娘你们提点,方才的确是我失态了。今日咱们技不如人,不必自取其辱,这便先行离开吧。”

  商红袖等人也自觉面上无光,各自点头之际正待相偕离去,此时却听龚海通怒吼道:“那愣小子!你们要滚蛋本帮主不拦着,可你得先给本帮主解开这妖法!”

  雷衡正满心郁闷,哪有心情理会龚海通,倒是商红袖微蹙眉道:“龚帮主稍安勿躁,你那并非穴道被封,只须静待一刻便好,再运气冲解只会加剧麻痹之感。”

  龚海通将信将疑的哼了一声,接着却又听童桦阴阳怪气的道:“慢着,小兔爷儿既然败了,本公子又大发慈悲饶了你的性命,那中美人算是输给本公子了吧?”

  竹风吟胸中浊气一涌,横眉怒喝道:“狂徒!你若敢欺侮商姑娘,我便与你拼了!”

  童桦撇了撇嘴,不屑的道:“口气还这么大,真想把小命交待在这儿吗?”

  四侠盟众人同感激忿,各自怒形于色之际,却听鱼妙荷冷笑一声道:“项王使者好大的威风,当真欺咱们西武林无人吗?”

  童桦打眼一扫,干咳一声道:“岂敢岂敢,本公子对贵派一向都十分敬仰。至于这位新来的大美人,应该是‘五毒仙子’展姑娘吧?哈……果然是大美人啊。”

  鱼妙荷想起童桦那一番“大中小”之论,一时之间也自气笑不得。那位“小师妹”——“五毒仙子”展玫苓却是不明就里,闻淡淡的道:“这位公子说笑了,小女子蒲柳之姿,哪敢自称‘美’呢?”

  童桦眯缝着眼,不无阿谀的道:“展姑娘千万莫要妄自菲薄,像你这位鱼师姐美则美矣,却有些不解风情,而展姑娘你可不一样,一看便是知情识趣之人呀。”

  展玫苓虽然对童桦那副尊容并不感冒,但这话听起来倒也受用,于是微微一笑道:“这位公子谬赞了,眼下本派有一些内部事务急需处理,公子你贵人事忙,想必也不会有心情插手吧?”

  童桦打个哈哈道:“那是自然,本公子绝没有对贵派不敬之意。既然这次展姑娘分身乏术,等下次咱们再叙交情也不迟。”

  鱼妙荷听得娥眉紧蹙,心中暗骂童桦这厮果然狡猾如狐,知道不占上风,便立时收起了那份狂作。原本正是打算挑拨他跟自家同门争斗起来,但如今双方都无意动手,那也只好豁出去了。

  心念电转间早已打定主意,鱼妙荷当即沉声道:“三师兄,这名‘谙屠生’童桦是河东巨寇项胜宇的爪牙,方才他曾当众调戏折辱于我,这件事你敢不敢管?”

  此语一出,崆峒派两人各自一怔,申屠厉还未及答话,那边却已激怒了龚海通,只听这位五蟒帮主哇哇大叫道:“好你个杀千刀的狗淫贼童桦,居然敢调戏阿荷?!老子待会儿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!”

  鱼妙荷知道龚海通对自己有意,脸上发烧之际却是嗔声道:“龚海通你给我住口,谁许你叫我‘阿荷’的?今天是我们崆峒派跟这厮的恩怨,轮不到你插手。”

  龚海通登时噎住,只能瞪着童桦暗暗运气。此时展玫苓也冷了脸色,颦眉正声道:“敢问童公子,我师姐所说是否属实?”

  童桦心知抵赖不过,于是干笑一声道:“大美人见谅,本公子方才也是情不自禁,真心想要娶你为妻。正所谓‘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’,这不算什么大罪吧?”

  龚海通闻更气得三尸暴跳,满含戾烈的道:“放屁!姓童的你这混蛋算什么东西,也敢来打阿荷的主意?阿荷你别拦着,今天我一定要把这混蛋揍成肉饼!”

  他这厢义愤填膺,若非霹雳刺的禁制未解,恐怕早已冲上来与童桦一决雌雄。

  鱼妙荷暗自扶额,勉强正声道:“好个‘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’,若非你这厮逼人太甚,我脸上这道伤口又是从何而来?”

  童桦登时噎住,展玫苓先前一直站在鱼妙荷身后,闻立刻走上前来。打眼一扫已然心下有谱,只见她径自怀中取出一只玉瓶,蘸了一抹药膏涂在鱼妙荷脸上。

  这药膏颇具神效,鱼妙荷脸上的伤口不仅立刻愈合,伤处更加平滑柔润,色泽也与周围无异,根本看不出半点划伤的痕迹。

  鱼妙荷道声多谢,展玫苓却低嗔道:“师姐怎么又来这一手,敢情不是自己的药便不心疼?”

  此时才看清这位“五毒仙子”的形貌,她约摸正值花信年华,身姿曼妙而丽影倩然,着实也是个美人胎子。

  云鬓高挽,肤如凝脂,白皙的俏脸上两只梨涡若隐若现。仅盈一握的腰畔斜挂一只五彩玲珑袋,戴着乌蚕手套的左手正放在腰间,婀娜之中更透出过人的娇娆。

  鱼妙荷苦笑一声,提高声音道:“我也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,总之有人欺负了崆峒派的弟子,三师兄你到底管是不管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