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142章以牙还牙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鄢婷一张嫩脸气得通红,竟是偏头一口咬向申屠厉的手腕。

  申屠厉又是好气又是好笑,索性也不避让,只是淡然道:“的确后果严重,不过我总归还负担得起,你……嗯?!”

  话到中途却陡然刹住,随即只见鄢婷一把打落申屠厉的手掌,一面向后跳开一面揉着肩膀,还不忘连声斥骂道:“臭大个儿!妨主货!挨刀货!让你知道本盟主的厉害,哼!”

  商红袖等人见状直是诧喜莫名,展玫苓却着实大跌眼镜,再看申屠厉竟已僵立不动,神色中更透出难忍的痛楚。

  方才连断筋错骨之痛都浑若无事的巨人,此刻却痛得变颜变色,目光之中更加满含惊怒。

  展玫苓稍作观望,便已心中有数,径向鄢婷沉声道:“好个诡诈丫头,想不到你竟也是用毒的高手,快将解药拿来!”

  她说罢柳腰一拧,如雾似幻般欺至近前,探手便锁向鄢婷的咽喉。鄢婷自然躲闪不过,所幸竹风吟见机得快,一道无形剑气应指而发,反斩向展玫苓的手腕。

  这无形剑气最是纯正劲锐,展玫苓情知硬接不得,无奈只好闪身收掌退开。

  竹风吟趁机将鄢婷拉到身后,接着一抱拳道:“展女侠还请息怒,小妹年幼无知,实在班门弄斧了。但展女侠自己便是医毒圣手,那何不亲自为申屠三侠解除毒患?”

  展玫苓暗自一滞,眼见申屠厉已经痛得大汗淋漓,焦躁之下不由得厉声呵斥道:“你们莫要欺人太甚,识相的便老实奉上解药,否则可休怪我以牙还牙!”

  竹风吟看到展玫苓将手伸进五彩玲珑袋,只怕一不合便要放出毒物伤人,情急之下方待冒险出手,却忽听鄢婷脆声道:“想要本盟主帮臭大个儿解毒也行,可你们得答应放了小慕,否则一切免谈。”

  展玫苓微微一怔,转眸斜睨着慕云道:“哦?这小子其貌不扬,又兼畏缩怕事,全没半点男子气概。没想到他居然人缘不差,竟有这么多人要为他开脱。”

  慕云也颇觉意外,闻却又心中有气,便即反唇相讥道:“我有没有男子气概,不劳你展女侠品评。倒是你三师兄气势盖天,一出手便欺侮稚龄少女,哼……贵派真是好大的威风啊。”

  展玫苓登时语塞,柳眉轻蹙间也不理会慕云,只向鄢婷道:“这小子杀害本派弟子,本派必欲除之而后快。你们看起来只是局外人,又何必非要趟浑水?”

  鄢婷看看慕云,理直气壮的道:“什么局外人,小慕是我们五侠盟的成员,本盟主当然有责任保护他的安全。何况袖姐刚刚也说了,人家小慕又没承认杀人,你们这分明是草菅人命,怎么能够服众?”

  她这话说得四侠盟余众面面相觑,展玫苓也大为意外,沉吟间只听慕云苦笑道:“好了婷儿,还有竹兄、神相姑娘、雷老弟,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,但咱们毕竟是萍水相逢,你们不必为我惹上强敌。”

  鄢婷大大一滞,嫰脸胀红之际恨声斥骂道:“死小慕、白眼狼、大笨蛋!枉本盟主那么赏识你,你……什么叫‘萍水相逢’?难道你心里当真瞧不起咱们,非要跟咱们划清界限不可?”

  慕云笑得更苦,低眉讷讷的道:“当然不是,只不过像我这样的死淫贼、贪财鬼、小气鬼、臭酒鬼、啰嗦鬼……妨主货,又怎么值得你……们这般厚待?”

  鄢婷想笑却又笑不出来,一时之间反倒红了眼圈,顿足更咽着道:“你……死没良心的、乱没风水的,欠本盟主的债你还没还清呢。本盟主不要你死,你绝对不准去死,听清楚没有?”

  慕云还待劝解,商红袖却已截口道:“虽然萍水相逢,但毕竟是不打不相识。展女侠请恕寒生多一句嘴,慕兄的为人咱们十分清楚,绝非那等凶狠滥杀、事后又不敢承担罪责的小人。”

  竹风吟也点头道:“商姑娘说得不错,慕兄或许对咱们心存疏远,眼下还难以推心置腹,甚至根本没把咱们当成朋友。咱们却是一片赤诚之心,绝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慕兄遭人构陷。”

  慕云听得喉头发更,张张嘴却说不出半个字来,雷衡见状把脸一沉道:“大丈夫行得正、走得直,婆婆妈妈的作甚?还是你当真杀了人,觉的没法面对咱们,所以才不敢跟咱们结交?”

  慕云愈发哑口无,此时只听展玫苓沉哼一声道:“够了!你们快将解药交出,否则我立刻毙了这小子!”

  她说罢径将手掌按在慕云脑后的玉枕穴上,只须劲力微吐便能让他殒命当场。敢情她是看出鄢婷对慕云情谊深厚,吃定她不敢玉石俱焚。

  鄢婷见状直恨得牙根发痒,正做没理会处之际,却见展玫苓神情一僵,脱口惊呼道:“啊!——师姐你做什么?!”

  鱼妙荷收回点中展玫苓背后灵台穴的手指,满含歉意的道:“小师妹勿怪,我不能让这少年死在三师兄手上。”

  展玫苓胀红了脸,气急败坏的道:“师姐你糊涂啦!干嘛还要维护这冒名顶替的小子?”

  鱼妙荷幽幽的道:“与他的身份无关,我相信他没有杀死杜师侄,自然不能让三师兄草菅人命。”

  展玫苓气得柳眉倒竖,眼见鱼妙荷先后拍开慕云和余冰如的穴道,心中直是哀叹这一局当真输得冤枉。

  胜负之势陡易,四侠盟众人却是喜出望外,鄢婷径自上前捶了慕云一记,笑靥如花的道:“好你死小慕,本盟主早知道你运气不坏,才没那么容易死于非命,嘻……真是祸害遗千年。”

  慕云尴尬一笑,随后向鱼妙荷郑重躬身施礼道:“多蒙前辈照拂,我……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前辈的厚恩。”

  鱼妙荷眼帘低垂,只是淡淡的道:“请你这位小女伴帮我三师兄解毒,便算是报答我了。”

  慕云闻一怔,想要解释却又有些碍口。鄢婷更忍不住嫩脸飞红,垂首期艾着道:“那怎么成,这臭大个儿的武功高得离谱,我们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。真要解了他的毒,那小慕岂不是死路一条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