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152章宗师剑决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司马御冷目睥睨,缓缓点头道:“昆仑派的路数,果然都似苑昆仑一般,只会狼奔豕突、苟且偷生。不过如此也好,若是猎物太过孱弱,咱们这场赌斗反而要欠缺趣味了。”

  慕云听狄苍穹和司马御来语去,都将他的性命当作玩物一般,激忿之下忍不住放声怒喝道:“两个老匹夫!有本事来杀我啊,谁要杀不了我,谁是婊子养的乌龟王八蛋!”

  狄苍穹和司马御各自一滞,慕云却已状似癫狂,嘶声冷笑道:“什么大宗师,什么西疆剑帝,什么神州七剑!不过都是些是非不分、恃强凌弱的老贼!我慕云居然死在你们手里,真是老天爷不长眼!”

  司马御面沉似水,蓦地又见金风乍起、白虹暴涨,威势竟比方才不知强横了多少倍。

  慕云连反应都已不及,只觉喉头极寒破体,直欲将他的三魂七魄尽皆绞碎。

  正在命悬一线之际,却有一道祥和之气拂过全身,慕云喉头的寒意瞬间消弭于无形,本已僵硬的躯体也蓦地重获生机,连精神都为之一振。

  慕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生还是死,或者是在生死之间徘徊,一片迷蒙混沌中只觉周围金风飒飒、罡气纵横,想必无一不是令人叹为观止的绝世剑招。

  初时慕云还有心领略观摩,但十几招过后便禁不住头疼欲裂。狄苍穹和司马御的剑决似有招又似无招,似有意又似无意,正是羚羊挂角、高妙无方,再非慕云能够稍加揣测。

  满腔激愤早已烟消云散,慕云心中只余深深的沮丧,古人云: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”,他这条命却好似风中残烛,恐怕撑不到夕阳西下了。

  耳边断木崩石之声愈演愈烈,魔音禅颂也再度响彻四野,生与死的界限愈发模糊不见,这一刻与下一刻再无分别,连时间都失去了存在的意义。

  自己的生死非但不可掌握,甚至已经不可琢磨,慕云只觉一阵无力感袭上心头,恍惚间又想起崖下的余冰如,莫非当真是情深缘浅、造化弄人?

  正在自怨自艾之际,手边却忽然感觉到一阵熟悉的凉意,慕云不由得心头猛震,凭着感觉轻轻抚摸过去,登时再无半分犹疑,那分明竟是先前对战狄苍穹时失落的秋水神剑!

  身处当世两大宗师决战的漩涡之中,慕云本已将生死置之度外,孰料秋水神剑却在此时失而复得,直教他满心惊异莫名。

  尤其秋水剑身之上还传来一道祥和真气,循经走脉帮慕云冲破瘀阻、疗复伤势。慕云觉出这道真气属于释家正宗,霎那间已是心下雪亮。

  这一阵全凭狄苍穹以无形剑气力阻司马御的杀招,否则慕云便有百十条命也早送尽了,如今他又勉为其难助慕云疗伤,这份恩德更加重如泰山。

  慕云一念及此,只觉愧悔难当,不住暗骂自己是狗咬吕洞宾、不识好人心,先前竟屡屡对狄苍穹出不逊。不过眼下他正跟司马御全力相搏,自己又怎能连累他分心旁顾,如此一来岂不大增此战凶险?

  正在慕云担忧之际,果然只听司马御长笑道:“狄兄的剑法的确不曾懈怠,只可惜你毕竟年迈力衰,所以此战的胜负恐怕已经不存悬念。”

  狄苍穹却是淡然道:“吾平生大小战役数百,其中败者也有数十,再加这一阵本来无妨。奈何今日天命归吾,将遣神兵助吾,如此何敢败?”

  司马御听罢自是不以为然,慕云却蓦地福至心灵,当下紧握手中的秋水神剑,暗中凝聚全身真力,只待神兵天降,力助狄苍穹一阵。

  此时狄苍穹和司马御已经斗到三百招之后,出手也都再无丝毫保留。

  司马御的飞剑化形入影、化影入光、化光入神,周遭唯觉剑意纵横,却不见剑光缭绕,分明已经逼近崆峒红魔陆界平“无极神通”之妙境。

  狄苍穹的无形剑气却是渐显磅礴,初时只如三尺青锋,此刻已似风轮巨斧,剑招挥洒大开大阖,势如山崩海啸,正是自创绝学“倾五岳神剑”。

  双方这场对决几近白热之际,倏听狄苍穹振声喝道:“斩!”喝声中双手剑指齐出,恰似流星赶月,汇成一把擎天巨刃,当头奋力劈向司马御。

  司马御岂敢怠慢,心意到处飞剑凌空倏转,横里怒迎对方攻势。霎时只听铿锵巨鸣,四周景物当场摧折如糜,两人都被对方的雄力所慑,各自禁不住气息猛滞。

  而正在这稍纵即逝的一刻,陡见慕云奋身一跃,秋水神剑灌注毕生修为,嗤的一声猛刺向司马的御咽喉,这一剑蓄势已久,堪称志在必得。

  变生不测之际,才见宗师修为,司马御虽惊而不乱,右手食中两指齐出,循着剑势牢牢夹住秋水剑身,正是崆峒派绝学破煞三式之“灵犀锁”。

  孰料慕云竟似早有预料,间不容发之刻顺势放开秋水神剑,紧接着一指穿云破石疾点司马御胸口。

  司马御再要因应已是不及,只得勉强凝聚护身真气,硬抗慕云这一招突袭。

  这招穿云破石的指力专破内家罡气,饶是司马御的内功修为已经达到宗师之境,但连遭压制之下仍是大打折扣,胸口一阵刺痛,已然受了内伤。

  司马御再没料到自己竟会在慕云手下吃亏,霎时直是惊怒交集。慕云却得势不让人,倏起一掌又攻向他面门。

  狄苍穹暗叫糟糕,脱口惊喝道:“少年人不可!”

  可惜他这声提醒为时已晚,司马御早已驱动御皇真气,飞剑如同霹雳电闪,轰然怒斩慕云颈后。

  慕云觉出剑风酷烈,登时直惊出一身冷汗,哪还敢再乘胜追击。当下只见他脚步一错,旋身直面攻来的飞剑,袖中一道碧芒迎着剑势全力封出。

  随即只听叮的一声脆响,慕云虽然逃脱断喉之厄,却仍被剑上的巨力撞得踉跄暴退,忽然脚底踩空,径向莲花峰下坠落。

  狄苍穹见状眼神一凛,撮唇发出一声鹰唳。司马御趁机压下伤势,接着冷冷一哂道:“狄兄所谓的天降神兵太过不自量力,此番他已落得粉身碎骨,这彩头却是本座的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