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157章神鹰救驾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慕云被司马御一剑震落莲花峰顶,霎时只觉周遭呼呼风响、掠面生疼,躯体完全不听使唤,只怕顷刻间便要落到峰下,当场摔个粉身碎骨、血肉横飞。

  似曾相识的经历蓦地闪过脑海,慕云恍惚间竟颇有些感慨,上次全靠“仙女姐姐”机缘巧合相救,但自己却偏偏惹恼了她,又怎敢奢望她再神兵天降?

  正在万念俱灰之际,慕云却忽觉砰的一声砸到了什么东西,而那东西也顺势往下一沉,堪堪卸去一大半撞击的力量。

  但饶是如此,慕云仍被冲得气血狂涌,喉中腥甜再也压抑不住,冲口溅出一朵朱泓。

  这一口瘀血喷出,慕云的神志也为之一清,定睛处赫见一片色作苍灰的羽翼,正在平展硬挺的御风翱翔,眼前的景物不断飞逝,只留下一片奇幻色彩。

  慕云大吃一惊,还未及理清混乱的思绪,便觉飞行速度明显放缓下来。紧接着背后一道大力掀至,他顿时身不由主的翻身落下,当场摔了个四脚朝天。

  虽然疼得龇牙咧嘴,但总好过粉身碎骨,慕云勉力挺腰坐起,待看清时更加瞠目结舌。

  原来他那位“救命恩人”身长六尺、翼展逾丈、金目睥睨、喙如钢构、爪似利刃,赫然竟是一只大到离谱的巨鹰!

  慕云艰难的咽了一口血沫,却不知该如何向这位“救命恩人”致谢,正在满心踟蹰之际,忽听余冰如惶急的声音传来道:“师弟!你……可还好么?”

  慕云翟然一醒,一撑地站起身来,循声望去正对上余冰如那满含关切的目光。他霎那间胸中暖意如潮,竟有些更咽的道:“我没事,阿冰你别担心。”

  说着话慕云已经走上前去,出指解开余冰如的穴道。他此前连经恶战,早已气虚力乏,而余冰如僵立偌久,也自动转不灵。两人只得互相搀扶着来至道旁坐下,面面相觑间感慨莫名,只落得半晌无语。

  直至呼吸逐渐归于平稳,才听余冰如讷讷的道:“早听闻狄前辈夫妇豢养了一对外域神鹰,体形之硕大不逊于常人,所以他毕竟还是主持公道了么?”

  慕云一挑大拇指,满含赞许的道:“阿冰果然聪明,要不是狄前辈维护,我早被司马御杀死几百次了,不过我倒没听说过狄前辈养鹰的事情,刚才可着实吓了一大跳。”

  余冰如不禁莞尔,想了想又肃然道:“以后不许你再自作主张,咱们早说好要同生共死,你却放我一个人在这儿煎熬,以后你要还敢像这样鲁莽,可别怪我咬舌自尽。”

  慕云听余冰如语气严重,只好讪讪的道:“是,谨遵‘师姐’法旨。不过咱们要真死在一起,那可没人来收尸了,到时候暴尸荒野,未免太过凄惨。”

  余冰如气笑不得,白了慕云一眼道:“你这孩子净说丧气话,这次情况这么凶险,咱们都挺过来了,可见命不该绝、五行有救,以后莫再妄自菲薄。”

  慕云点头称是,接着又呵呵一笑道:“五行有没有救我不知道,但这次全靠狄前辈相救倒是真的,待会儿等他老人家得胜而回,我一定要郑重致谢。”

  话音方落,却听几声嘎嘎的鹰唳传入耳中,打眼只见那巨鹰闲闲的扇了扇翅膀,一双眼睛牢牢盯着慕云,隐约竟似有几分不满在里面。

  慕云暗自纳罕,低声向余冰如道:“阿冰你说,这家伙不会听得懂咱们说的话吧?难道他是在埋怨我只谢狄前辈,而忘了他的功劳?”

  余冰如也觉得难以置信,同样低低的道:“应该不会,即便再神异的灵禽,又怎么可能识得人语?”

  慕云正待附和,却见那巨鹰把目光转向余冰如,又不满的叫了两声,爪钩还在地上重重的敲了敲,好像在警告她别信口胡。

  这下连余冰如都大吃一惊,小心试探着道:“这位……鹰兄,多谢你搭救敝师弟,滴水之恩我们必当涌泉相报。”

  那巨鹰双眼凝注,片刻方高高昂起头颅,颇见得意的清唳了一声,之后又拍拍翅膀,俨然一派“此等小事不在话下”的傲岸姿态。

  慕云和余冰如不由得啧啧称奇,慕云忽然一拍大腿,又是痛惜又是担忧的道:“坏了,我那口‘秋水’神剑被司马御抢走了,万一他拿来对付狄前辈,那可大大不妙。”

  余冰如登时一滞,脱口惊问道:“师弟当真跟司马御动手了?但你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?当时的情形到底如何,你赶快说给我听,不许有丝毫隐瞒。”

  慕云自知失,只好将先前之事删繁就简的说了一遍,饶是他已经略过许多凶险体验,余冰如却还是听得冷汗涔涔,忍不住埋怨道:“你这孩子真是不自量力,司马御的飞剑岂是你能抗衡的,唉……”

  慕云脸上发烧,吱吱唔唔的道:“我原本以为他吃我一招穿云破石,即便不重伤也难以再运使飞剑,谁想他的功力那么精深,我一不小心才着了道。”

  余冰如仍是后怕的道:“万幸有小雷送你的那支‘忆瑾’笛儿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,你呀……总是让人操心。”

  慕云招架不住,只好岔开话题道:“对了阿冰,你先前也受伤不轻,可要我帮你疗伤?”

  余冰如摇了摇头,没好气的道:“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鬼心思?哼……眼下咱们的伤势都不打紧,端看狄前辈能否降伏司马御,若是……天不从人愿,那便万事皆休了。”

  慕云心中一动,故意兴冲冲的道:“不如这样吧阿冰,反正咱们都帮不上狄前辈的忙,倒不如赶紧驾车跑路。听说慕容大侠跟狄前辈交情匪浅,咱们搬他来救驾可好?”

  余冰如察观色,愈显不屑的道:“试探我是么?狄前辈对咱们恩义深重,咱们若是就此一走了之,即便今日侥幸逃得性命,日后又如何能够心安?”

  慕云听罢拊掌笑道:“好好好!阿冰果然是我的知己,我原本还担心你劝我保命要紧,现在看起来真是多虑了。”

  余冰如心下莞尔,却是凉凉的道:“哦?那你这么忖度我,可称不上是我的知己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