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167章伪善负心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场中登时只余死一般的寂静,小雷愣愣的站在陵桓倒落的躯体之后,直盯着他后脑勺上依旧汩汩流出的鲜血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  此时只见红衣女子合十道:“阿弥陀佛,小女子听从大师的教诲,又积了一件功德,只可惜大师却看不到了。”

  小雷回过神来,盯着红衣女子,难以置信的道:“是你杀了恶和尚?”

  红衣女子抿嘴一笑道:“小兄弟在埋怨我多此一举吗?呵……不过也对,看小兄弟方才显露的身手,要收拾恶和尚想必绰绰有余,倒是我太过小觑你了。”

  小雷面色灰败,片刻方涩声道:“你……为什么?”

  红衣女子并不回答,只是和声道:“好啦,恶人都除尽了,咱们还不下去吗?”

  小雷登时一滞,忍不住断喝道:“什么恶人?!你干嘛助纣为虐?”

  红衣女子看了看仆倒的褐衣人,琼鼻一哼道:“小兄弟想为这厮打抱不平?自命侠义却见死不救,像他这等伪君子,较之真小人更加可恶,难道不该死?”

  小雷听得一震,垂首哑声道:“你都知道了?”

  红衣女子微颔首道:“不错,鹂娘妹子都告诉我了。小兄弟的确好心,这厮却差你太多,实在不配称侠。”

  小雷一副魂不守舍的哀戚模样,兀自喃喃的道:“那也不该害死他啊,何况他先前都跟我道过歉了,承认是他的过失,你怎么能不问青红皂白便害死他?”

  红衣女子听得一怔,片刻方哂然道:“那又怎样,小兄弟年轻识浅,不晓得江湖上那些伪君子最擅长口是心非阳奉阴违,我看这厮多半也是相同路数。”

  小雷无心争辩,只是哽咽着道:“你非要这么想,我也没有办法,反正他已经死了,我总该……呜……”

  他说着终是忍不住痛泣失声,想来与褐衣人也不过是萍水相逢,却不知为何竟会如此伤心难抑。

  红衣女子秀眉一颦,顿了顿方轻叹道:“你这小兄弟还真是爱心泛滥,也罢,这厮大概还有一口气,你若真有办法,便将他救活吧。”

  小雷闻一震,失声惊叫道:“真的?!你……刚才没打死他?”

  红衣女子轻哼道:“谁打死他了,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逞强乱来,这才弄得剧毒遍走全身。若不是他最后那一掌收了几分内力,只怕早已死掉七八回了。”

  小雷无心听红衣女子絮叨,当下急忙趋至近前,将三粒丹药纳入褐衣人口中。接着勉力抬起他的身子,推血过宫催化药性,神色中分明满溢着激动和诧喜。

  片刻之后,褐衣人脸上的黑气渐渐转淡,鼻息也恢复了平稳。小雷松气之余却也不敢怠慢,又自随身革囊中取出一副银针,开始细心的为褐衣人针灸驱毒。

  这番功夫虽然无须耗损内力,实际却更加耗费心力,尤其不能有半点马虎。等到最后一针刺落,小雷已经累得气喘吁吁汗出如浆,真想就此躺倒,好好睡上一觉。

  红衣女子一直在旁边观看,此刻眼见褐衣人已无大碍,不禁赞许的道:“小兄弟小小年纪,医术可当真不凡,看来这厮的确命不该绝,唉~真是老天爷不长眼呢。”

  小雷听红衣女子满口调侃,也直是哭笑不得,喘了口气方讷讷的道:“这玄墨鸡冠花的毒性强韧得很,没有对症之药根本解不了,我只是暂时帮他压下毒性而已。”

  红衣女子哦了一声,漫不经心的道:“不管怎样,你也算仁至义尽了。这厮命中缺德,合该有此一劫,不如放他在此自生自灭,咱们两人一起下山去吧。”

  小雷微微一愕,迟疑着道:“咱……咱们?”

  红衣女子点了点头,似笑非笑的道:“怎么?难道姐姐不配跟你称一声‘咱们’?”

  小雷尴尬不已,红着脸道:“不是,我只是……总之……咱们真的要一起吗?”

  红衣女子看小雷期期艾艾的模样,忍不住掩口轻笑道:“好啦,不逗你了,等到咱们下了山,把你交给鹂娘妹子,以后便各走各的,我可也不想打扰你们小两口。”

  小雷失望之余又大惑不解,兀自挠着头道:“鹂娘?谁是鹂娘?什么小两口?”

  红衣女子听得一滞,冷目盯向小雷道:“连人家的名字都没记在心上,你还真是个小负心汉。”

  眼见小雷依旧茫然,她只好苦笑着解释道:“算了,权当你是施恩不望报好了。鹂娘便是你先前所救的那名女子,如今人家正在下面捱着冷风等你呢,你还不赶紧跟我下去?”

  小雷恍然一悟,随即直窘得浑身无力,想了想方讪讪的道:“姐姐千万别误会,我可从没跟她说过小两口什么的,不如你帮我劝劝她?”

  红衣女子似是一滞,鼻中冷哂道:“哦?原来你是这种态度?”

  小雷听红衣女子语气不善,心里咯噔一下,他可算是领教过这位姐姐的脾气了,急中生智之下连忙解释道:“姐姐别想岔了,我是觉得自己才这么点年纪,岂不是要耽误人家那个……鹂娘的青春么?”

  红衣女子面色稍霁,轻嗯一声道:“你这话倒也有理。”

  小雷才松了口气,却听红衣女子又道:“那便先定亲好了,正好我有兴致,可以做你们的媒人。”

  小雷吓了一跳,结结巴巴的道:“定……定亲?!不不不,这绝对不行啊,不是——姐姐你听我说……”

  他这厢急得脸都绿了,红衣女子却不容置疑的道:“便这样决定了,小兄弟我可警告你,姐姐行走江湖最恨两种人,一种是伪君子,另一种是负心汉,你最好别犯在我手里。”

  小雷大大一滞,无奈苦笑道:“姐姐放心,我肯定不是负心‘汉’,不过咱们能不能打个商量,把这人也送下去?”

  眼见小雷拿手一指依旧昏迷的褐衣人,红衣女子却是摇摇头道:“你何必这么在意这伪君子,我刚才可说过……”

  小雷不等红衣女子说完,已自决绝的道:“姐姐不肯答应便算了,反正我们这里一个是伪君子,另一个是负心汉,都是你最恨的人,索性任你处置便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