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168章煌爵古寺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红衣女子看小雷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德性,心中颇不以为然,眼珠一转便道:“你跟这伪君子真有那么深的交情?放他自生自灭已经算宽大为怀,得寸进尺小心适得其反。”

  小雷心下惴惴,察观色间讷讷的道:“姐姐侠义为怀,怎么会见死不救?我保证这家伙今后一定痛改前非,否则要再犯到姐姐手里,我便不维护他了。”

  红衣女子秀眸斜睨,想了想方又道:“侠义为怀也得看对谁,比较起来我更愿意是非分明。既然这伪君子不顾鹂娘妹子的死活,我便给他来个以牙还牙,看他有没有鹂娘妹子那样的运气来保住性命。”

  小雷听罢登时一滞,接着赫见红衣女子长臂一伸,抓起褐衣人的身躯,无比潇洒的运劲一丢,径将他往不远处的崖下丢去!

  小雷霎那间目眦欲裂,惊叫声中疾冲上前,却哪还来得及救下褐衣人的性命?

  荒凉孤峰之上,但见一座废弃庙宇矗立,周遭所见唯有蒿草及膝鸟粪遍地,颓墙败瓦之间低悬残匾,上面影影绰绰可见三个大字,正是——“煌爵寸”。

  透过寺门往里面看去,满眼所见也都是尘封土积蛛网封绕帐幔褴褛神像残损,虽然正值午后阳光最盛之时,却依旧显示出一片驱之不散的晦暗气象。

  这等所在若照常理而,自然应该是人迹罕至,但此刻后进之中赫见两条人影端坐。

  其中一人犹在闭目运功,正是进入物我两忘之境的慕云,另一人则身段婀娜,分明是先前被神鹰“撕碎”的余冰如。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慕云终于功行圆满,蓦地只见他睁开双眼,目光之中神采奕奕,显然内伤已经大为好转。

  但定睛处由不得慕云暗吃一惊,脱口便道:“咦?这是什么地方?咱们不是在莲花峰下吗?”

  余冰如背靠供桌,见到慕云醒转,总算松了口气,当下和声道:“师弟稍安勿躁,听我跟你说。”

  慕云满心疑惑,迫不及待的道:“究竟怎么回事,狄前辈打赢司马御了吗,是谁带咱们过来这里的?”

  余冰如横了慕云一眼,嗔怪的道:“你一下子问这么多问题,教我怎么回答,能不能冷静一点?”

  慕云暗叫惭愧,无奈讪讪的道:“是我失态了,不过阿冰你这么气定神闲,看来咱们是否极泰来了?”

  余冰如轻笑道:“算你还有些小聪明,咳……这便乖乖听我说。”

  慕云点了点头,耐心听余冰如将前事讲述完毕,之后却惑然道:“阿冰你是说那对‘神鹰侠侣’帮了咱们?可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  余冰如莞尔道:“这原因你倒不妨猜上一猜,或许那‘神鹰侠侣’是咱们的故人呢?”

  慕云挠了挠头,苦笑着道:“故人?我之前是遇见过绝代高人,但这对‘神鹰侠侣’真是连半点印象都没有啊。”

  余冰如愈发好笑的道:“我谅你也猜不出来,那如果这对‘神鹰侠侣’纯属杜撰呢?”

  慕云心中一动,迟疑着道:“所以说这对‘神鹰侠侣’是假的?但能驱使狄前辈的神鹰,一定是黄山派的门人。”

  余冰如微颔首道:“的确是黄山派的故人,这下你总该猜着了吧?”

  慕云咳声道:“看来是竹兄仗义出手了,唉……这下我可又欠了他们五侠盟的人情。”

  余冰如附和道:“谁说不是呢,那几位五侠盟的朋友对你当真是青眼有加,几次三番挺身相助,满怀诚心结纳于你,这份情谊你可得牢牢记在心上才是。”

  慕云点头称是,接着又道:“既然是‘神鹰侠侣’,那名女子想必是神相姑娘了,他们二位的确珠联璧合,简直羡煞旁人。”

  余冰如微微一顿,却是摇头道:“师弟想岔了,那名女子其实是鄢姑娘。”

  慕云忙吃了一惊,难掩讶异的道:“什么?阿冰你看清楚了?那名女子居然是婷儿?不是神相姑娘?”

  余冰如讷讷的道:“本来我也以为竹少侠和商姑娘是一对,但眼下看来只怕是咱们都会错意了。”

  慕云张口结舌,片刻方猛摇头道:“不会不会,竹兄对神相姑娘一往情深,没道理转脸便移情别恋。咳……既然是做戏,那自然全都是假的,婷儿绝不可能跟竹兄搅在一起。”

  他嘴上虽然说得万分笃定,神色中却透出十足的犹疑和彷徨。余冰如见状暗自哑然,故意淡淡的道:“先前你跟我说和鄢姑娘只是萍水相逢,那人家的真实心意你是否明白?”

  慕云此刻心绪不宁,兀自沉吟着道:“不错,婷儿的心思的确不好捉摸。当初她任性妄为,险些害得我卖身为奴,可如今不知怎地,却又这么仗义,倒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了。”

  余冰如察观色,心中更多了几分惆怅,当下勉强一笑道:“人家不是说赏识你吗,那当然要笼络你呀,这下若再请你加入五侠盟,你好意思不答应么?”

  慕云脸上闪过一丝失落,摇头苦笑道:“这个怕是没机会了吧,人家五侠盟的人都凑齐了。尤其咱们不告而别,婷儿多半还在恼我,怎么可能再来请我。”

  余冰如无声一笑道:“你这话才叫矫情了,若是人家鄢姑娘还在恼你,又怎会亲自赶来帮你逃脱追捕?说不定少时等他们两人回来,便要请你再重组个‘六侠盟’什么的呢。”

  慕云依旧苦着脸道:“阿冰你不知道,婷儿向来喜欢玩闹,这次恐怕只是一时兴起,想跟着竹兄体验一下驾鹰的感觉罢了,绝不会是专程为我这不识抬举的‘死小慕’来的。”

  余冰如听得啼笑皆非,连连摇头道:“你呀,还真是不识抬举,那驾鹰的感觉我亲身体验过,着实不是玩闹的。人家鄢姑娘忍着风霜之苦一路追来,你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,这岂非忘恩负义?”

  慕云听余冰如这阵不遗余力的替鄢婷说话,猛然间也意识到了什么,惶恐之下连忙岔开话题道:“阿冰别只顾着调侃我,刚才我还听你说起过,狄前辈和司马御早已离开了莲花峰,那又是怎么回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