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镇魔录 第0172章吾名陵昭

小说:神州镇魔录 作者:冰炎红龙 更新时间:2019-11-18 21:38:42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红衣女子猝不及防,整个娇躯立刻摔在榻上,无巧不巧还一头正撞中褐衣人受伤的肩膀,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呼。

  褐衣人也不比红衣女子好多少,伤处一撞痛入骨髓不说,身上的压力也迫得他气息猛滞。尤其掌中那从未体验过的奇妙触感,更把他窘得满面烫热,心中也绮念横生。

  红衣女子感觉到褐衣人的异样,羞怒之下正要再出狠手,此时却听褐衣轻叹一声道:“非要杀我?”

  红衣女子咬牙道:“不错,你该死!”

  褐衣人为之一滞,片刻方喟然道:“世间情爱无非过眼浮云,沉沦其中只是自寻烦恼,我此后不再见你,你也不必为我煎熬,只须将岳雷埋骨之处告知我便可。”

  他倒是颇为难得能说出这许多话来,红衣女子听罢却险些气晕过去,方才她明明是虚与委蛇,目的只在脱身。孰料这厮还真以为她是深陷情网不得解脱,身为出家人却如此自命风流,分明更是该杀。

  红衣女子正自积蓄力量,欲图暴起反制,这时忽听门扉嘎吱一响,随即小雷兴奋的声音传来道:“姐姐果然在这儿,我已经跟鹂娘——啊……你们这是在做什么?”

  榻上的两人各自吃惊不小,褐衣人固是难以置信的盯着小雷,一时之间分辨不出他是人是鬼。红衣女子也窘得没了主意,浑不知该如何解释。

  小雷察颜观色,似乎也有所顿悟,当下快步走上前来,一脸幽怨的道:“姐姐怎么还想着要杀他,即便要杀也等他身上的毒都解了,然后再公平决斗不成么?不然你看我的面子,再饶他一次好不好?”

  他说话间难掩心疼的瞄着褐衣人肩头的伤处,脸上也尽是哀求之色。榻上的两人各自为之一滞,四目相对之刻,却忽然生出几分微妙的默契。

  褐衣人先不着痕迹的放开了手,红衣女子趁机轻轻巧巧的掠下榻来,径向小雷一笑道:“你呀,总是太过好心,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。索性等这伪君子好了,我再来寻他的晦气,眼下咱们便别过吧。”

  小雷见红衣女子如此爽快,又依依不舍的道:“姐姐是不是生气了,我其实也是为你好呀,不行等用过饭再走吧?”

  红衣女子拍了拍小雷的肩膀,一片和蔼的道:“你别多心,我是真有要事得去办。”

  小雷唔了一声,神色中却颇为不信。红衣女子心头一软,想了想又和声道:“好啦,你也体谅我一下,今天跟你们纠缠了这一阵,恶和尚杀得多此一举,伪君子却又杀之不死。”

  “好不容易想做回月老,还碰上你这小负心汉。总之忙活半天什么都没办成,自己的事情倒全耽搁了,你说我冤不冤?”

  小雷听罢也只觉啼笑皆非,无奈期艾着道:“那不知姐姐要办什么事,如果我能帮忙……”

  红衣女子摆了摆手,径直打断道:“还敢说帮忙?你别老是跳出来拦着我教训伪君子,我便要烧高香了。咳……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咱们后会有期。”

  她说罢便爽朗一笑,取回玉锥扬长而去。小雷被调侃得粉面晕红,半晌才偷偷瞄了褐衣人一眼,却见他分明神情呆滞,脸上也大见郁郁之色。

  小雷冷眼旁观,忍不住酸溜溜的道:“唷~你这家伙是不是迷上人家了?”

  褐衣人翟然一醒,颇不自在的咳声道:“休要胡,绝无此事。”

  小雷气笑不得,索性一本正经的道:“休要遮瞒,定有此事。”

  褐衣人脸上的尴尬之色一时更甚,片刻方讷讷的道:“听她方才所,陵桓可是已经死在她手中?”

  小雷撇撇嘴道:“是啊,不过那恶和尚死了也活该,只是不知他从哪里得来的玄墨鸡冠花。”

  他随后便将前事约略说了一趟,褐衣人听得神色数变,最后沉吟着道:“难怪她称我伪君子,原来如此。”

  小雷一正色道:“那也没冤枉了你,总之行走江湖道义为先,不然武功再好也白搭,早晚要给人家捉住狠狠教训。这次算你运气好,碰上小爷才能逢凶化吉,下次要是再犯,只怕连小命都保不住。”

  褐衣人微颔首道:“的确如此,这次多谢你相助,先前无礼之处还请海涵。”

  小雷不意褐衣人郑重其事的道起谦来,连忙摆摆手道:“不用不用,你这人我也算看透了,无礼不无礼的原本也不打紧。”

  褐衣人温然一笑,目光中流露出亲切之意,小雷被他看得局促不已,当下干咳一声道:“对了,你的法号到底叫什么?”

  褐衣人微一迟疑,终是涩声道:“陵昭。”

  小雷哧的一笑道:“这法号实在古怪,一不留神还以为是北边那个昭陵呢。不过你既然是俗家弟子,那俗家姓名又是什么?”

  陵昭没搭小雷这茬,只是摇摇头道:“姓名不过是身外之物,何必纠缠?”

  小雷难免失望,又兼心痒难搔,索性两眼一瞪道:“你这家伙真是莫名其妙,难道自己的名字见不得人么?哼……这么扭扭捏捏讳莫如深,哪像是男子汉大丈夫?反正我才不叫你那坟墓似的法号。”

  他这厢虽然口出激将,陵昭却仍是含笑不答。小雷情急生智,干哼一声道:“好吧,大不了咱们交换,你肯不肯?”

  陵昭微觉意外,眨眨眼道:“你不是叫岳雷?”

  小雷翻翻白眼道:“谁说要用我的名字交换了,哼~那位红衣姐姐的姓名,你想不想知道啊?”

  本以为这招杀手锏丢出去,必定能将对方手到擒来。孰料陵昭听罢全无反应,只是淡淡的道:“不想。”

  小雷大大一滞,脱口嗔斥道:“你!你怎么能这样?难道是中了什么咒语,名字说出来会死吗?喂!——我问你话呢,喂!”

  陵昭依旧相应不理,反而径自解开衣襟,看样子是打算料理肩头的伤处了。

  小雷心中一慌,连忙背转过身,狠啐一声道:“小气鬼,让你不说,那小爷只当你是姓‘喂’了,哼!”

  陵昭的动作蓦地顿住,抬起头来深深的盯了小雷一眼,这才饶有兴味的道:“为何转过身去?”